蝦米再見:生於理想,建於沼澤,死於其他(組圖)


“2021年3月5日0點起,除網頁端音螺平台音樂人授權服務維持運營外,(蝦米)其他運營均停止,關閉服務器,屆時及以後將無法登錄。”

“不予置評”後,蝦米的告別正式進入倒數。浩瀚、詳盡、專業的蝦米曲庫將不復存在。 “哪怕把蝦米變成一個沒有播放器的音樂博物館也好”的願望落空。服務器的關閉意味著徹底死亡,十二年來眾人苦心編寫的國內最全音樂百科辭典即將消失。蝦米曾引以為傲的社區精神,則在更早的時候就已煙消雲散。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蝦米音樂的關停公告

蝦米的故事,是一個音樂理想主義者與資本聯姻失敗,最後遭棄的典型樣本。但在它十二年的生命週期中,也曾闖出過若干似有希望的路,為一大批真正的音樂愛好者提供過精神家園,幫助過一眾優秀的新音樂人找到聽眾和前路。它也錯失過機會,敗於版權大戰,失去資本的青睞,在頻繁的管理層變動和內耗中消磨掉理想和銳氣,終於謝幕。

蝦米的敗局早已埋下伏筆,對它投入過感情和時間的人只盼轉機。 2019年6月,蝦米併入阿里大文娛旗下的創新業務事業群。同年9月,阿里以七億美元入股網易云,成為網易云音樂有史以來拿下的最大規模的投資。阿里此舉幾乎等於宣布放棄蝦米,扶持主打評論區社交的網易云成為頭號選手。辛酸的是,蝦米曾擁有全國最活躍、專業的音樂社區,卻在2015年前後削弱音樂社區功能,缺乏遠見地放棄了獨門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