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健康消息

從騙走三倍日薪、到銀行存款剩零頭…失智長輩財產竟遭無良看護侵占



從騙走三倍日薪、到銀行存款剩零頭…失智長輩財產竟遭無良看護侵占 1
【早安健康/鄭嘉欣(宇皓法律事務所律師)】

無良看護日薪六千

妻子過世後,李伯伯開始了鰥居的孤單生活。女兒跟著外籍女婿在海外打拚,一年難得返家一次;兒子跟媳婦工作、住家都在外縣市,也不是不孝,但總覺得格格不入,住在一起,恐怕難免有更多的口角摩擦,不言不語是委屈了自己,真要開口,又難免掀家門不和。

兒子想想也對,費心找來一位日間看護阿姨,白天來、傍晚走,家裡倒也整理得乾淨舒適,三餐、水果總是不愁。

「要回去啦?我今天該付妳多少錢?」

「兩千元,李伯伯。」

「好。」他從皮夾裡掏出兩張千元大鈔,交給了日間看護阿姨。

早餐是三明治跟豆漿,午餐有青菜、魚湯,尤其滷得油亮亮的五花肉,入口即化,最得李伯伯歡心。年紀越大牙齒咀嚼功能退化,無法再品嚐些帶嚼勁的美食,李伯伯想起手藝精湛的老伴,總會準備些合宜適齡的佳餚,自責起以前怎麼人在福中不知福,還會挑剔桌上飲食不合胃口。

「這滷肉真好吃,油花均勻,滷得透味,軟嫩得很。啊!對了,我還沒付妳錢吧?多少?」

忙著收拾殘羹、擦抹桌子的看護阿姨,停下手中的抹布說:「兩千。」最近,她發現李伯伯咀嚼功能退化許多,拿筷子的手也逐漸不靈光,何止吃燒餅掉芝麻,很多習慣動作,逐漸返老還童,入嘴的食物總不斷「沿路」掉在桌面、地上,弄得四處髒兮兮,得又擦又抹找麻煩。衣服總沾到食物殘羹、油漬,頭髮因不肯洗、太久沒洗,泛出黏膩油光,跟過去那個舉止紳士、愛乾淨、儀容整理得一絲不紊、體體面面的李伯伯簡直天差地別。

「李伯伯,晚餐擱在餐桌上了,你要記得吃,吃完把碗盤擱流理台,我明天上午再來收拾,我先離開了」。

「好,謝謝。」

看護阿姨還在玄關穿鞋子,李伯伯突然走過來。

「欸,我給妳費用沒?多少?」

「還沒,兩千元。」

李伯伯趕緊折回房間,從皮夾裡掏出兩千元,隨手交給了看護阿姨,內心還充滿感激地目送她離去,再小心將門鎖上。多虧了兒子找到這能幹的看護阿姨,自己才能過得舒適自在,比起跟兒子媳婦同在一個屋簷下生活,總不免得看他們臉色,還不如單身一人過日子,是孤獨了點,卻少了份事事委曲求全。

隔天。「李伯伯,早,你昨天忘了給我費用啦!」看護阿姨一進門,打了招呼就先算帳。

「是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怎麼這麼糊塗,最近腦袋真的不怎麼靈光。可不能讓妳做白工,多少錢啊?」

「一天兩千元啊!你忘了?」

「我這可都犯糊塗了,一覺醒來,別說夢裡情境忘得一乾二淨,老伴到底來看過我沒?跟我交代什麼沒?都不記得……總覺得腦袋像被掏空一般,昨天吃了啥、做了啥、電視看了啥,也真全忘了……」李伯伯敲敲自己的頭,帶著自我解嘲的語氣。

「別多想了,先吃早餐吧!」

看著桌上的地瓜稀飯、醬菜、麵筋,「昨天不是才吃過稀飯?怎麼今天又一模一樣?」李伯伯忍不住抱怨。

「沒有啊!昨天是三明治、豆漿,你忘啦?我特別繞到隔壁巷子早餐店買的。」

「三明治?什麼口味?我沒印象。」

這一天,看護阿姨又伺機領了三倍的工資六千元,心滿意足嘴角帶笑地離開李伯伯家。

發現異狀的看護,伺機領走三倍日薪後,竟又進一步和理專聯手,哄騙李伯伯做投資規劃……


「李伯伯,中美貿易大戰,這美元貶值得厲害,你都不怕資產縮水喔?」李伯伯邊吃三明治,麵包屑、蛋屑,像雪花一般落在桌上、地上,豆漿也滴得衣服、袖子到處都有。看護阿姨到廚房拿抹布,眼中盡是嫌棄。

「咦?那我老本不就越來越少?」

「對啊!現金不保值啦,我鄰居小孩在銀行當理財專員,幫他們家賺好多好多錢,我是沒什麼錢啦,不像伯伯有錢,還可以理財。」

李伯伯有些困惑。

「哎呦,李伯伯你看你,就是不想看兒孫臉色,更該好好理財,你沒聽人家說,你不理財、財不理你喔?」看護阿姨又哄又拐的要李伯伯帶著雙證件、印章、幾本存摺,提款卡,一起去找她鄰居小孩「用小錢輕鬆賺大錢」。

銀行貴賓理財室裡,燈光美、氣氛佳,容貌美麗、身材姣好的年輕理財專員笑吟吟地迎上來,奉上熱茶,親切甜美地招呼著:「李伯伯,早啊,您想規畫什麼樣的投資?您想要的投資報酬率估計是多少呢?」難以抗拒的笑容與溫柔的語氣,讓李伯伯毫無心防。

「嗯、嗯、我太太之前存了些美金,但聽說最近貶值得厲害,想問看看怎麼樣比較好。」

「大概多少錢呢?」

「嗯、不多、就有一點。」

「把存摺給理專小姐看看嘛,這樣人家也好幫你規劃規劃。」

看護阿姨打開包包拿出幾本李伯伯的存摺。

理專迅速翻過每本存摺,滿臉笑咪咪:「我們可以來投資、操作買賣外匯,獲利應該不差哦!」理財專員笑起來一抹溫柔的唇型弧線,還真有點神似李媽媽年輕時候,李伯伯看著看著,竟然有點目眩神迷了。

「可是,我最近記憶不太好,眼睛老花也很嚴重,那些匯率、數字都小小的,看電腦又很傷神,怎麼投資呢?」李伯伯很坦誠說出自己的擔憂。

「沒有問題,李伯伯可以在我們這邊開戶,再將其他銀行帳戶內的存款,一併轉匯到我們新開的外幣帳戶來,再由我幫您操盤買賣外匯。」

「可是,我現在腳常常沒有力氣,比較少出門了,沒辦法常到銀行來。」嚴重退化的膝關節,讓李伯伯為難。

「您可以把銀行帳戶的存摺、印鑑章、提款卡等都交給我保管,授權給我,全權幫您理財,就可以免去您奔波的勞累與麻煩。」

「對嘛,她是我鄰居黃小姐,從小看到大,又不是不認識。」看護阿姨把身分證、健保卡、存摺、印鑑,一起推給理專。

「好,那您稍候,我馬上來開戶。」

理專拿出厚厚一疊表格:「這邊、這邊,還有這邊,我用鉛筆打勾的部分,都要您親自簽名、蓋章喔!」

密密麻麻的那麼多張條款書,即使戴上老花眼鏡,對於李伯伯來說仍然吃力,複雜的法律用語、權利義務條款、授權書、委任書等,他實在無法仔細閱覽。沒一會兒,李伯伯就眼花撩亂,手也痠、人也乏了,索性把文件往理專面前一推:「妳幫我蓋章吧!」

「對嘛,這樣有人幫你理財,你就萬無一失的安心了。」看護阿姨和理專交換個詭異的微笑,帶李伯伯回家。

直到兒子回家探望,家中不再整潔、存摺不翼而飛,才發覺事情不對勁…


奇怪著最近老爸為什麼一直不接電話,連看護阿姨的手機也不通,小李夫妻帶著一雙兒女回來探望。開了大門進到客廳,小孫子飛奔著找爺爺撒嬌,迫不及待看爺爺這次會準備什麼驚喜的禮物。不料才到爺爺房門口,一股異常難聞的異味撲鼻而來。

「媽咪,爺爺身上好臭喔!」

「怎麼那麼臭?一點都不像爺爺家了啦!」

小李進房間一看,爸爸竟然是傻坐在床上,身邊尿床的痕跡一灘又一灘……對於孫子的叫喚,似乎也無動於衷,還直傻笑。小李夫妻忙著先幫老父親換洗乾淨,帶他到客廳坐下。

「好餓啊!想喝水……」

小李妻子打開冰箱,竟找不到東西可吃:「先叫外送吧!」

小李衝進書房翻箱倒櫃的找東西,沒一會兒,臉色鐵青的衝出來:「爸你最近錢夠用嗎?你的帳戶存摺呢?我在抽屜、櫃子裡都沒看到,快拿給我,我幫你拿去銀行刷看看,餘額還有多少。」

「存摺?」李伯伯似懂非懂的反問著。

看著老爸的反應,小李心頭一慌,趕緊先到離家最近的分行詢問。櫃檯人員要小李出示本人跟李伯伯的相關證件,填妥委託書、申請書,才協助辦理存摺遺失補發。

幾家銀行跑下來,小李驚訝到冷汗直流,看著刷完的存摺:「這本剩下318元?這本剩64元?這本匯出美金18,000?22,000?20,000?33,000?50,000?」小李驚訝到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數字:「這個匯進款項的帳戶是誰的?」

「很抱歉,因為個資的關係,我們沒有辦法提供。」銀行櫃檯小姐公式化的客氣婉拒。

衝回家,妻子忙著邊大掃除,邊換洗床單被褥……

「爸,你這美金帳戶的錢是匯給誰?怎麼都沒有剩半毛錢了?這可是媽媽生前拚命省,幫你存下的老本──」太不可思議了,小李的語氣越來越氣急敗壞。

李伯伯低著頭,坐在沙發上打著盹。

急著查明真相的小李,只能叫醒父親,帶著他到警察局報案。接著趕到醫院檢查,報告出來後,李伯伯經醫師診斷,罹患了中度阿茲海默症。


法庭交鋒錄

「你是怎麼發現李先生罹患失智症而有可乘之機的?」檢察官問看護阿姨。

「我沒有!李先生很正常,是他自己說要理財的。」

「妳就把他介紹給認識的理財專員?」

「對,不過,是他自己決定要委託理財專員的,跟我可沒有關係,檢察官可別誤會了。」

「李先生到銀行,是妳幫他開戶的?」檢察官改問理財專員。

「是的,不過,我只有幫忙開戶,他開完戶之後,我就沒有處理他的事了。」理財專員說得理直氣壯,彷彿自己一點錯也沒有。

「他的帳戶、印鑑章有交妳保管?」

「當然沒有,銀行規定不准保管客戶的存摺、印鑑章,我還要工作咧。」

雖然看護阿姨以及理財專員都極力否認自己的行為,也都推託說是李伯伯自己的理財決定,但檢察官調查過匯款流向後,發現李伯伯的美金都匯入理財專員的帳戶內,而且一匯入之後立刻就被提領一空,而以業務侵占之共同正犯為名,將兩人一併提起公訴。

法院審理時。

「被告對於檢察官起訴的犯罪事實,是承認?還是否認?」法官正色地問。

大概是眼見所有的帳戶匯款、提領等明細資料都是白紙黑字,狡賴不掉,兩個人紛紛低下頭,不發一語。

「妳們是要保持緘默嗎?刑法第336條第2項的業務侵占罪,法定刑度是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如果判決處到有期徒刑七個月以上,是不能易科罰金的,妳們可是要自己想清楚。」法官溫和說明。

兩人的嘴巴仍然跟蚌殼一樣,閉得緊緊的。

「李先生帳戶內被匯款、提領走的美金,到底去了哪裡?」

看護阿姨欲言又止,理財專員則是依然無動於衷。

法官提示銀行內的監視錄影器畫面,理財專員的手裡確確實實拿著李伯伯的帳戶存摺、印鑑章,正在填寫匯款、提款單,印鑑章還不偏不倚端正的蓋在提款人簽章處。

「我願意認罪。」被告兩人異口同聲。

只不過,口口聲聲願意賠償、請求法院輕判的兩人,早已經將錢痛快花掉大半,最後只能勉強先賠償一半。

另外的一半,因為兩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月及一年二月,得等到服刑完畢出監,才能另覓工作好好賺錢還債了。只能要回一半雖不滿意,至少目前生活不愁,李先生覺得另外那一半的錢,是幫自己以及父親,買了次昂貴的教訓。

 

法條便利貼

刑法第335條(普通侵占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刑法第336條(業務侵占罪)

對於公務上或因公益所持有之物,犯前條第一項之罪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

對於業務上所持有之物,犯前條第一項之罪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舉例來說:

70歲長者A,打算利用還走得動時出國旅遊,但擔心盤桓國外數月,家中恐遭盜竊,遂將收藏多年的青瓷花瓶交給信任的小輩B,殷殷囑咐應小心翼翼避免打破。

不料,B見青瓷花瓶在古董市場價值頗高,乃易「持有」(實際上僅幫忙A保管)為「所有」(當作B自己的),將青瓷花瓶予以侵占,還拿去古董市場販售,獲得價款200萬元,並全數中飽私囊,占為己有。東窗事發,B便會遭受「侵占罪責」之處罰。

若行為人是從事業務之人,則侵占的刑責更重。

王一是牧場的業務員,負責挨家挨戶送牛奶,月底結帳時再到各家戶收取牛奶款項,依據牧場的規定,今天收錢,明天一定得把錢交給牧場會計。

不料,王一交了女朋友,被愛情沖昏頭,總是買高價禮物送給女朋友,入不敷出,只好挪用公款,把跟客戶收來的牛奶款項中飽私囊。

王一身為牧場的業務員,負責送牛奶、收款項,就屬於從事送貨及收款業務之人。若有侵占行為,所涉即為「業務侵占罪」。

看護阿姨跟理財專員一搭一唱,誘使李伯伯同意將存摺、印鑑章、提款卡及帳戶內的美金交給理財專員代為保管,並負責投資、操作外匯等;但理財專員卻擅自匯款至自己的帳戶內,趁機占有李伯伯的美金存款,且事後與看護朋分贓款,兩人即屬侵占罪之共同正犯。

業務侵占罪,法定本刑是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有期徒刑6個月以下才得易科罰金,若法院判決刑度在7個月以上,被告就只能鋃鐺入獄。

本文摘自《失智症事件簿:法庭交鋒錄》/鄭嘉欣(宇皓法律事務所律師)/大塊文化

>>立即加入早安健康LINE好友,週週抽​【健康好禮一份​!】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