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會因政變坐牢嗎? (組圖)


1989年,在羅馬尼亞的首都,憤怒的人群衝上街頭,與紅色政權的軍隊硬碰硬。很快,總統齊奧塞斯庫被逮捕並交付軍事法庭。

“在致命的一槍之後,士兵們還在不停地射擊,把屍體打成了蜂窩”。即便顯赫一時,沒能逃掉淒慘的結局。

作為東歐劇變中,除南斯拉夫內戰之外唯一的流血政變,這一聲槍響震驚全球。

而數月前,一位複旦大學的政治學老師結束對美利堅的考察。回國之後,他把自己的思考寫成了《美國反對美國》。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如今,這句話似乎正在兌現。

由於專橫跋扈的懂王不願意交出權力,他號召民眾佔領國會山,上演了建國以來最羞恥的一幕。

首都華盛頓的一聲槍響,同樣傳遍了全世界。

如果說三十年餘前的那一發子彈,讓東歐變了顏色。

那麼三十餘年後的這一發子彈,則是調轉了方向,令全世界覺得西方式民主制度正在遭遇嚴重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