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對夫妻的離婚旅行看哭無數人:多少人的婚姻,毀於看不見對方


在知心話的留言區,知妹經常會被問起:

一段婚姻如果沒有溝通、沒有溫存,該怎麼繼續下去?

很多時候,婚姻不是一下子就出了問題。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一言一語的交鋒,一個一個心結不解,一次一次的期待和失望,讓原本親密的兩個人慢慢閉上心門。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最近,國內一檔熱播的綜藝《再見愛人》讓很多人感同身受,節目嘉賓是3對已經離婚或者將要離婚的夫妻,試圖用18天朝夕相處的旅程,尋找自己的婚姻癥結。


(來源:《再見愛人》官微)

而冷靜之後的夫妻,是選擇再見,愛人;還是再,見愛人呢?

朱雅瓊和老王這對夫妻,很像我們生活中那些“三觀不同”的婚姻,更像“打擊式婚姻”。

兩個人相差10歲,朱雅瓊在19歲的時候就和老王戀愛,相愛相殺了整整19年的時光。

他們離婚的原因,是老王沒有任何儀式感,很少有情感的交流,從來不會鼓勵別人。

他們的結合沒有婚禮、沒有戒指、沒有紀念日,就連平時朱雅瓊想要讓老王抱一分鐘,他都會計時60秒。

到了時間後,拍拍她告訴她可以走了。

更可怕的是,老王眼中的朱雅瓊好像沒有任何優點。

朱雅瓊想念老王的時候給他寫了一首歌,老王說聽了沒有什麼感覺。

結婚登記那天,朱雅瓊精心化了妝,老王卻說“很醜”。

節目組在節目裡特地讓朱雅瓊穿著婚紗出現,她也一直問老王,自己漂不漂亮,想尋求一次肯定。

朱雅瓊決定離婚了,她說:我發現在這段婚姻中,我變得越來越差。

一個人把你貶低到泥土裡,你為了迎合他不斷調整自己的方式和需求,最後發現你依然不能令他滿意。

為什麼兩人的關係走到今天的地步呢?

比朱雅瓊大10歲的老王是如同父親般的存在。在反思自己與妻子朱雅瓊的關係時,王秋雨說,父親對自己是“天才式教育”,以重壓、批評、挑刺為主,因此他把這種關係複製到了婚姻中。

本質上看,老王和朱雅瓊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老王不善交際、少言、工作狂、實用主義,而朱雅瓊直到40歲還保持著小女孩一樣的天真浪漫。

兩人的相處模式或許在朱雅瓊19歲的時候是融洽的,天真的朱雅瓊很容易接受一個父親的設定,而老王沒有考慮到的是小女孩也有長大的一天。

朱雅瓊曾在一次採訪中提到了電影《婚姻故事》。

延伸閱讀  北京昨日新增1例京外關聯本地確診病例

女主角娜拉被困於另外一個意志,因為另外一個意志在決定你的什麼,你會覺得你的生命沒有生命,你沒有存在。

(來源:《婚姻故事》)

朱雅瓊如同當代的娜拉,她生長出了自己的獨立意識,終要擺脫“父親”的羽翼,尋找自己的價值了。

正如節目中說的:“結婚的人是不是為了幸福我不知道,但是離婚一定是為了幸福。”

佟晨潔和KK這對夫妻,在很多時候都是很甜的。他們根本不像一對要離婚的夫妻,經常比熱戀的情侶都要甜。

他們走到離婚邊緣的核心問題是,KK想要一個孩子,但是佟晨潔覺得KK總是酗酒,沒有達到合格父親的標準。

而佟晨潔不想要孩子的另一個原因是,KK自己也是個需要她關心的大孩子,甚至缺乏基本的生活能力,遇到任何事情都讓佟晨潔來解決。

KK甚至還有一段名言,“她說我從不做飯,是因為我做了她就沒事幹了,我是給她愛我的機會。”

在關係中,KK一直是那個索取的孩子,是一個“媽寶”兼“妻寶”,至死是“少年”。

節目中,KK和佟晨潔的母親都來到新疆,她們盯著佟晨潔的肚子聲淚俱下,而KK坐在一邊,置身事外。


生育的壓力全部壓在了佟晨潔身上,誰來和她分擔這個壓力?

KK在旅行快結束的時候,終於意識到他一直以來的喝酒,並不是真的工作需要,而是為了排解焦慮。

KK原來在湖南臺是個小有名氣的主持人,但到了上海變回了一個普通人,酒精不過是一個逃避事業不成功的工具。

其實在這段關係裡,佟晨潔並不介意付出更多,她兩次提到一個詞,“領情”。

“做人,要懂得領情。”

只要KK不要把她的付出當做理所當然,他們的親密關係還是有望走上正軌。

愛是承擔責任,愛是不僅自己好,也要讓對方過得好。

這對夫妻最典型的問題,就像我們生活中很多“無愛無性無交流”的夫妻。

社會學裡有一個詞叫“社會時鐘”,意思就是,我們要跟著社會的節奏進行,社會會提醒你,到了什麼年紀,該做什麼事。

他們在合適的年紀結了婚,沒有太多的愛與激情。

郭柯宇說:“我的世界他進不來,他的世界我也不想進去。他想要的妻子不是我這樣的。”


章賀說:“兩個不愛的人到了一起,還折騰出一個孩子來。到了離婚之前的幾年,基本上就已經不說話。”

似乎誰也沒有愛過誰,似乎早已相看兩相厭。

在旅行中,前三天他們幾乎不說話,下意識躲避目光接觸。

延伸閱讀  參加釋出會記者被隔離:有的居家隔離,或為首次涉及媒體圈


但是慢慢的,夫妻兩個人一起活動次數多了,她會主動挽住他的手臂,他會關心她的冷暖。

在這些小的互動中,你主動靠近我,我願意關心你,你對我放下偏見,我願意給你呵護。

即使他們還在嘴硬地說,那不是愛情,就是一種習慣。

可旁觀者卻能清晰地看出來,那是愛情昇華後的產物,把愛轉換成了無意識的親密。

總有一些人,把面子看得比一切都重要。彷彿先說愛的那個人,就是輸了。

所以,郭柯宇說這幾天的相處,對章賀有一點點來電的時候,章賀非常嚴肅地說,我沒有心動,我覺得她在開玩笑。

而郭柯宇也在“36問的時候”嬉皮笑臉地面對章賀的溝通,用這種方式隔離著彼此的情感。


章賀說出最狠的話:從來沒有想過復婚。可在回去的路上,他卻一個人默默流淚了。

在感情中,敢於面對愛情,比產生愛情要難得多。

最後一天的時候,他們分別坐在了方向相反的兩輛車上。5分鐘沙漏漏完之前,回答“旅行過程中有沒有動過心”,有的話就下車,沒有就跟著車離開。

他們誰也看不到對方的選擇,卻不約而同地下了車。

郭柯宇眼淚止不住,“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章賀抱著她,“不用說,我都懂”。

他們結婚十年,離婚一年,他們用十幾天的時間,重新面對了自己。

在旅行中,他們可以直視對方,他們有了深度交流的時機,他們有了關心對方的機會。


媒體刊登了郭柯宇的訪談,其中有一段:

我們倆緣分這一場,到了大自然這麼壯闊的地方,天地間兒女情長太微不足道了。

愛情太渺小了,或者說它的層面有一點單薄。你溫暖我,我也要溫暖你,我們要有情有義的。

他們曾經在錯的關係中成長,最終在愛與幸福中被治癒。

在婚姻焦慮的今天,有人質疑,拍這樣的綜藝會不會加劇當代人對婚姻的恐懼?

其實,告訴大家離婚沒有那麼恐怖,反而是一個讓人更敢結婚的方式。

嘉賓黃執中也說,分離是保護感情的一種方式。

不管結婚還是離婚,希望大家都能過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注:全文圖片來自芒果TV《再見愛人》

延伸閱讀  中新網評:政治利益至上 誰來守護疫情籠罩的美國校園?

人生海海,

有時卻找不到一個可以訴說心事的人。

親愛的你,

是不是也有同樣無助困惑的時刻

面對一段不知進退的感情,

或是困在處理不好的關係裡,

或被難以啟齒的健康問題困擾……

現在,你大可放下焦慮和不安

將這些不快都私信告訴知妹

只要留言給後臺即可(註明:知心話欄目)

我和我的朋友們

願做你的解憂雜貨鋪。

內容製作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