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說紐(組圖)


雜說紐時進臘月,這是鼠年的最後一個月了。鼠年即將過去,牛年快要來到。牛年就是醜年,即將到來的是辛丑年。

什麼是醜年的醜? 《說文解字》:“醜,紐也”。於是,今天來說一下紐。

如果要讓科學網上的朋友用紐字組詞,我看十有八九首先想到的是紐約,然後可能有紐帶、樞紐、鈕扣等。

紐約當然是英語New York的音譯。我們的先人為什麼把New York譯成紐約而不是牛約?這好像是一個無厘頭的問題,誰知道當初翻譯者的心思呢!我想要現在的朋友翻譯,說不定就譯成牛約了,那牛字比較簡單。至於當初翻譯者的心思,我姑妄說之,大家姑妄聽之。

一般來說,早先的翻譯者都是讀通了中國古典至少是熟讀了四書五經的讀書人。我猜想當他們讀到New York 時首先會想到古書上的“紐約”。 《禮記》上有這樣的句子:“並紐約”。

什麼是“並紐約”? 《禮記》在這裡先說了從天子、諸侯直到學生等人在衣服外面束腰大帶的規制,而把大帶兩端結到一起,就是“並紐約”。 “紐約”就是用以扣合大帶的紐結。先人們把這個現成的古詞用到了外國地名的音譯上。

紐,從絲,本義是系的意思,也說是可解之結。

可解之結當是活結,不是死結。死結稱締。締約一詞就表明雙方不想再解約。

我們的衣著,從頭到腳需要係起來的地方太多了。用帶子系當然是最原始也是最牢靠的辦法。但是,繫帶子畢竟不很方便,弄得不好把活結變成了死結,就更不方便打開了。於是,我們的先人想到把一根帶子打成一個大結,另一根帶子的頭上挽成一個圈,那就是“鈕扣”了。一種最常見的鈕扣如下圖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