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稅潮來了?專訪稅籌專家:主播如何繳稅,偷稅漏稅是否為個例


近日,薇婭、雪梨等頭部主播先後被傳出涉嫌偷漏稅款,隨後兩家主播均向南都記者否認了這一傳聞。在此之前,鄭州市金水區稅務局追徵一名網紅600多萬稅款的話題一度衝上微博熱搜,同時也將網紅主播、帶貨主播的稅務問題推到了大眾眼前。

國家稅務總局於今年9月曝光的一批高收入未如實申報納稅典型案例中,有兩名網路主播偷逃稅款,涉稅金額較大。9月18日,國家稅務總局辦公廳釋出《加強文娛領域從業人員稅收管理通知》,將進一步加強對明星藝人、網紅主播的稅務監管。

雙十一期間,薇婭、李佳琦一夜帶貨近200億,他們是如何交稅的?主播們是偷漏稅還是補稅?偷漏稅是個例還是普遍現象?針對上述外界關注的問題,近日,南都記者獨家對話了從業5年,曾給不少頭部主播、網紅提供稅務籌劃的專家John。據他透露,到目前為止,其瞭解到的所有主播都是補稅,叫更正申報,而不是罰款,有些可能會涉及一點滯納金。


主播工作室以企業、個體戶的方式繳稅

南都:現在國內的主播一般和平臺、MCN籤的是什麼性質的合同?能否從合同性質上避稅?

John:他們主要籤的是內容提供的合同。這是有別於演員籤的那種經紀約的,他們的合同沒有明星經紀約那麼明確,但是在合同裡也會露出他們是做主播的這件事。這種合同下,主播和MCN、平臺肯定不是僱傭關係,他們籤的是合作協議,或者是作為內容提供。

具體主播籤的合同其實是千變萬化的,但是理論上來說現在很難從合同上去做手腳。主播利用合同去避稅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查稅肯定是通過平臺,只要主播在後臺有所體現,就一定能被查到,查稅只需要讓平臺交出流水就可以了。

南都:一般主播怎麼繳稅?

John:理論上主播應該繳個人所得稅。但有一個問題是,有些主播是一個人,很多主播是團隊在運作。所以現在大部分主播都是以工作室的形式,按照企業或者個體戶的方式來繳稅。即使是簽約MCN的主播,MCN相當於是一個小平臺,主播往上籤一層一定也是以工作室的名義,也就是說跟MCN簽約的是主播工作室。

南都:那按照個體戶的方式繳稅,具體的稅率是怎樣的?

John:首先個體戶一年的收入不能超過500萬元,在500萬元以下,增值稅稅率是3%;扣除增值稅以後,個體戶還要交所得稅,所得稅有一個五級累進稅率,按照這個繳所得稅。

從核定徵收方式變成查賬徵收

南都:今年對主播查稅後,為什麼會出現有主播要補稅六百多萬這樣的案例?

延伸閱讀  中金:滯脹環境下的全球大類資產及股市表現呈現六方面特徵展望未來,從當前到2022年,隨著上游價格壓力緩解,股市配置逐步往中下游傾斜,中國股市中期勿悲觀,關注階段性和結構性機遇、重成長。當前情況與1970年滯脹略有差異,疫情後各國超常需求刺激面臨暫時供應約束,放大了物價上行壓力;一旦需求回落,也會加劇下行壓力,加劇資產價格波動。若外圍通脹持續超預期,相比當年日本,中國內需潛力大且同處轉型升級、製造業競爭力逐步增強階段,新能源等產業鏈在全球已經相對領先,表現可能相對佔優。

John:到目前為止,我知道的所有的主播都叫更正申報,而不是罰款。可能會涉及一點點滯納金,但這並不是罰款,罰款會到(稅金的)3倍左右。從稅法的角度來說,是可以去補稅的,可能原來主播申報稅款的方式被認為是不合理的,所以現在要重新申報並補稅。

國家對於個體戶和個人獨資企業都是有核定徵收政策的。核定徵收是合理合法的事情,但是現在覺得核定徵收政策對主播不適用,要求主播按照查賬支出的方式繳稅,就會導致要補的稅很多。

核定徵收和查賬徵收的區別主要是對成本計算的方式不同。利潤就是收入減成本,而查賬徵收的利潤計算方式,需要有成本依據,要提供相應的成本發票;核定徵收不需要提供相應的發票,由國稅機關來認定成本的百分比。主播哪來的成本發票呢?所以查賬徵收就必然導致繳稅變多。

南都:從核定徵收變成查賬徵收,對主播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John:主播的稅基變了。比如一個主播今年賺了100萬,那在核定徵收下,應該交多少稅?首先有三個點的增值稅,那就要交3萬塊錢的增值稅、三千塊錢的附加稅。還要再交收入所得稅,如果是按照原來核定徵收的方式,就是100萬乘以核定的應稅所得率,如果核定的應稅所得率是10%,那繳稅的基準就是10萬,然後拿這10萬照著五級累進的稅率繳稅。

如果是查賬徵收,應該怎麼繳稅?首先也還是3萬塊錢的增值稅、三千塊錢的附加稅,然後剩下的100萬全都按照五級累進稅率繳稅。也就是說,把這100萬全都算成是主播的收入了。除非主播能提供有效的成本,比如打車的成本、化妝的成本等。主播確實是有這些成本的,但是主播收入高了以後相應的成本比率就低了。

總結來看,按照查賬徵收方式,應稅所得額=收入-成本;而按照核定徵收方式,應稅所得額=收入應稅所得率。

南都:那帶貨主播也要按照這種方式來收稅了?

John:查賬徵收說的是服務費,貨物本身是不會去收稅的。貨物一定是有成本、有發票的,不管主播是進貨賣,還是代賣,一定都是有能證明貨物成本的發票的。

主播偷稅漏稅是個例還是普遍現象

南都:主播的收入來源很複雜,有帶貨收入、打賞收入、廣告收入等,那如何準確核定主播收入呢?

John:這幾項收入其實都是沒有關聯的。打賞的收入一定是平臺結算給主播的,廣告收入是廣告公司給主播的,代言也是品牌給主播的,如果要查稅一定是通過發票來控制。付錢的人付出去,一定會有發票給回來,是這樣去查的,不是從主播這裡倒著查。

除非極少數,爆出來的案例,需要從個人這裡反著往上追溯,但所有正常的追溯都是自上往下的。

延伸閱讀  又打壓!美撤銷中國電信美洲公司在美業務授權,須60天內停止服務

南都:之前我瞭解到有一些直播給商家帶貨,是不給商家開發票的,這種情況普遍嗎?

John:這種現象很少,主播很難不給發票的。比如商家付給了主播100萬服務費,如果主播不給商家開發票,就意味著商家需要自己承擔這個成本。如果只是幾千上萬不開發票也就算了,上百萬不開發票,商家是扛不住的。商家也是要根據發票來納稅的,要被查賬的。

南都:其實外界還是會對主播的收入有一定疑問,頭部主播的收入可以到達什麼程度?逃稅確實是存在的嗎?

John:國內的頭部主播年收入可以到一億以上。真正的高收入主播對待稅收其實是很認真的,大家認為的那種通過合同、轉換收入方式來避稅的情況,只可能存在極少數小主播中,大主播是不敢這麼幹的。其次,我們這些給主播做稅籌的人更會小心,肯定不會幫主播去偷稅漏稅,這是犯法的。

南都:現在主播繳稅方式出現變化,對行業會有什麼影響嗎?

John:我們國家過去繳稅以流轉稅為主,現在向所得稅轉換。對於個人來說,以前大家對所得稅沒有明確的認識和想法,現在對所有人來說,這個概念越來越清晰了。我們通常對主播的建議是,這個本來就是你該交的稅。對行業,我覺得主播會幹活更賣力,因為他們錢賺的比以前少,但是這個產業的其他鏈條都沒受到影響。

出品:南都商業資料新聞部

策劃統籌:甄芹 田愛麗

採寫:南都記者 汪陳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