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片場再出意外,悲劇可以避免嗎?


10月22日,電影《鐵鏽》(RUST)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的拍攝現場發生事故,主演兼製片人亞歷克·鮑德溫在使用道具槍射擊時,意外殺死攝影師哈利娜·哈欽斯,並傷及導演喬爾·蘇扎。隨後,該片一位製片人表示,劇組以演員及工作人員的安全為重,拍攝已經暫時停止。調查人員仍在確定道具槍是如何走火的,以及發射的是哪種子彈。


亞歷克·鮑德溫在當地事發片場外接電話

自默片時代起,好萊塢片場就有嚴格的槍支安全準則:拍電影時使用的槍支絕不允許裝載實彈;不允許將實彈帶入任何製片廠的場地或舞臺;所有槍支必須看作已經上膛(道具空包彈同樣能致命)。

但在《鐵鏽》片場的悲劇事件發生後,好萊塢關於片場槍支安全和誰應該負責的問題再次浮現出來。

布萊恩·W·卡朋特(Bryan W.Carpenter)是好萊塢資深軍火技術專家,精通裝甲和武器領域,有超過30年從業經驗,曾參與過《南方女王》《權欲》《俠探傑克:永不回頭》《海軍罪案調查處:新奧爾良》等有大量槍戰戲的影視劇製作。此外,他還擔任過11年的專業教員,給相關機構和特技演員培訓如何使用槍支。

卡朋特強調,在拍攝電影和電視劇時,如果要用到槍支,有一些基本的安全準則是絕對不能違反的,而且這些準則也適用於現實生活:“第一,總是把所有的武器都當作上了膛的武器,而不要把它們當作道具;第二,在沒有做好開槍準備前,不要把手指放在扳機上,更不要扣動扳機;第三,永遠不要把武器指向任何可能受傷或受損的人或物;第四,要時刻注意你所瞄準物體的前後左右。”他認為,如果《鐵鏽》的劇組遵循了他所說的第一和第三條,就不會有人受傷。

目前,美國警方的調查記錄大致提供了這起誤傷事件的經過。根據當事人和目擊者描述,槍械師在一輛推車上擺放了三把道具槍,助理導演將其中的一把槍交給了鮑德溫,並告訴他這是一把 “冷槍”,也就是沒有裝載實彈的槍。但警方記錄顯示,這把槍裡裝載的是實彈,當鮑德溫扣動扳機後,哈欽斯中彈身亡。站在這位攝影師身後的導演喬爾·蘇扎(Joel Souza)也被子彈擊中受傷。

延伸閱讀  《披荊斬棘》喜愛度排名變天,張晉反超張智霖,GAI人氣嚴重下滑


卡朋特並沒有參與《鐵鏽》的製作,但這位彈藥專家在採訪中反覆強調,“永遠不能把武器直接對準任何人,切記切記。”

據美聯社報道,《鐵鏽》的劇組槍械師名叫漢娜·古鐵雷斯(Hannah Gutierrez),簡歷網站上的個人資料顯示,她居住在亞利桑那州,職業身份是攝像師;但她列出的最近一份工作是今年3月至6月在美國蒙大拿州的黃石電影牧場擔任槍械師,職責包括 “用尺寸合適的空彈裝槍”,以及“確保拍攝現場的槍支安全,並指導演員如何使用槍械”。

漢娜的父親是好萊塢資深槍械師西爾·裡德,曾參與過《好萊塢往事》《決戰猶馬鎮》《父輩的旗幟》《邁阿密風雲》《史密斯夫婦》等知名影片的製作。

《鐵鏽》劇組的另一位主演詹森·阿克斯(Jensen Ackles)透露,當時自己正與一位女演員對戲。不過事發後不久,一段有關阿克斯的視訊出現在網路上,這段視訊拍攝於10月15日,當時他參與拍攝《鐵鏽》已有兩週時間。阿克斯在視訊裡詳細介紹了他是如何得到角色的,並透露主演西部片是他一生的夢想。他還提到,“早上6點,我接到電話,說當天要拍攝一場大型槍戰場面。他們讓我選槍,問我想要什麼槍?我回答我也不知道。然後,槍械師說:‘你有槍支經驗嗎?’我說:‘多少有點兒。’然後,她就說:‘好吧,好吧,子彈是這麼裝的,我們就是這麼檢查槍支並確保安全的。’槍械師告訴我,她在槍裡裝上空彈,我可以朝附近的山頭打上幾發,感受一下。我很輕鬆地完成了。”這段視訊隨後被刪除,但已被廣泛分享。

對於媒體提出的有關對道具武器的現場監督問題,《鐵鏽》劇組的代表拒絕回答,並轉而釋出了一份宣告。宣告強調,“我們沒有接到任何有關片場武器或道具安全的正式投訴,但我們將在停拍期間對我們的流程進行內部審查。”

加里·哈珀(Gary Harper)也是一位業內資深的槍械師,幾十年來一直為影視製作提供武器和諮詢服務,參與過包括《第一滴血3》《最後的武士》《父輩的旗幟》和《蝙蝠俠大戰超人:正義黎明》等影片。他表示,拍攝時,演員經常需要近距離直面鏡頭射擊,只要措施得當,這些鏡頭完全可以安全完成。他通常會要求在持槍演員和鏡頭後的拍攝人員之間,擺放一塊有機玻璃作為防護,攝影師需要穿上防彈衣或者至少佩戴眼部防護裝置。他還會要求劇組使用一種易碎的子彈,“這種子彈在發射出去後,就會碎成小塊,即便射中物體,傷害性也小很多。”

延伸閱讀  《沉香如屑》殺青在即,成毅白衣寫真上架,楊紫鐵粉吐苦水

卡朋特認為,槍支跟其他機械裝置一樣有可能發生故障,“當槍筒中產生壓力後,一旦子彈爆裂,槍筒或其他零件可能會崩飛,砸中演員或工作人員,沒人希望發生這種事情。”

哈珀對此表示贊同,他認為槍支維護和檢查不當都可能導致意外走火,“有時候,演員在拍完一組射擊鏡頭後,槍械師沒有及時清理他們的槍,等再次開槍時就容易出狀況。”

空包彈,簡稱為“空彈”,儘管有別於實彈,但仍然是存在危險的。哈珀表示,“人們對空彈有很多誤解,實際上空彈中也填裝有少量彈藥,這才能產生影視作品所追求的後坐力、噪音和槍口閃光等真實感。有些劇組為節省成本,會裝填用過的空彈。這樣的空彈的彈殼在發射過程中可能破裂,彈殼碎片發射出去同樣很危險。”

卡朋特進一步解釋,影視製作中使用的子彈通常有幾種型別:一種是空彈,即填裝少量彈藥,但沒有彈頭的子彈。根據導演想要的效果,彈藥可以裝1/4滿、1/2滿或全滿。另一種是練習彈,外表形狀看起來跟真子彈一樣,用於某些近距離拍攝的特定需要,比如想近距離展示槍支或拍攝裝彈的鏡頭。“實際上,練習彈的外觀看起來跟真子彈很像,但通常使用的是塑料製成的BB彈,而不填充彈藥。使用BB彈是為了讓觀眾聽到開槍時的震顫聲和咔咔聲。我自己擔任槍械師的時候,會自帶從可靠的渠道獲得的練習彈。在把練習彈拿給片場的導演、助理導演、攝影指導等人之前,我會先檢查。因此,在進入片場並被遞交到演員手中之前,這些練習彈其實已進行過雙重驗證。”卡朋特強調,槍械師在工作時必須格外小心,決不讓任何東西離開自己的掌管範圍,因為片場外部環境十分複雜。

卡朋特例舉了他最近在芝加哥拍攝現場的工作,有一場戲是一位女演員在樹林中追趕另一個角色。為配合特定拍攝角度,導演希望演員向攝像機的方向開槍。為了拍攝這場戲,整個片場全部封鎖,並使用遠端遙控攝像機,實拍時攝像機周圍會清場,所有人員務必遠離。“我反覆檢查,確保子彈是空彈,確認射擊距離是否合適。雖然採取了很多保護措施,但槍支彈藥這些東西終究難免發生意外。所以,劇組必須嚴格遵循安全指導原則,才能儘量避免發生《鐵鏽》片場這樣的悲劇。”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