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除北京外,北方城市我們一概不投(組圖)


” 看看现在的投资环境,让我想起当年岳飞几次北伐的环境,倾南方之力去收复北方苦寒失地未果。值得吗?” 投资人沈绎感叹,”以前我们主要投向淮河北的东部沿海城市,以后也会如此。北方,除了北京之外,我们一概不投。”

想當年金軍壓境,南宋節節敗退。岳家軍僅憑一己之力收鄂州、洛陽,复朱仙鎮。然而,十二道金牌下無奈班師回朝,十年征戰毀於一旦。如今,以投資環境和岳飛北伐作比,或許並不算恰當。但從某個角度上,似乎也能尋覓到共同之處。

比如,南方” 富庶”之地吸引到越來越多的社會資本,北方愈加冷清。儘管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生存在兩個維度,但在地域投向上卻實現了趨同。

以管窺豹,在經濟下行疫情突襲的2020年,投資機構頻頻落子淮河以南,除廣西、江西、貴州、雲南外,淮河以南其餘省份企業融資事件均已過百件。淮河以北,除北京外,均寥寥幾十,甚至幾件。

投資素有” 不過山海關” 之說,如今,從實際情況看,山海關都嫌遠了。逾90% 的投資均不過淮河,甚至,有投資人紛紛調侃,”投資不過南宋版圖”。

岳飛北伐無果,南宋版圖收復拓展無力。 900 年後,社會資本集聚淮河以南,投資能否突破” 南宋版圖”?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01 淮河南北分冬夏,北上廣浙蘇猛” 吸金 “

數據是最好的說明。

據天眼查顯示,從2015 年-2020 年,全國共73914 件融資事件,融資金額共69216億元。從地域上看,北京、上海、廣東、浙江、江蘇這五地以絕對優勢領先。

其中,北京以17964 的融資事件和22020 億的融資額居於首位,其次為上海、廣東、浙江、江蘇,融資數量分別為11684件、11953 件、6938 件、6472 件,融資金額分別為11103 億、 10387 億、6880 億、4202 億。

2015 年-2020 年全國企業投融資分析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備註:截圖來自於天眼查專業版

即便是在2020 年經濟下行,疫情突襲的情況下,北上廣​​浙甦的融資事件和金額仍熱度不減,融資事件分別為442 件、322 件、390件、216 件、207 件,融資額分別為748 億、703 億、966 億、370 億、215 億。

如果仔細觀察受資本青睞和冷落的地域界限,會發現眾多投資人紛紛感慨” 投資不過南宋版圖”的原因:以淮河為界,淮河以南,除廣西、江西、貴州、雲南外,其餘省份融資事件均已過百。淮河以北,除北京外,無一過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