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逃離了美國,在東方找到了基本的自由(組圖)


在這篇文章中,描述了中國在疫情前期對國民的控制,再到中後期防控得當、人民安穩生活的描述,非常的詳盡。同時也批判了其他國家,在疫情防控的關口,放縱國人自由散漫,導致現在全球疫情的不可控制。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在文章中鄧肯・克拉克表示,自己在美國和法國待了9個月後,回到中國。這是他自1994年搬到北京以來離開中國最久的一段時間,在疫情期間回到中國後,他發現了以前他從沒發現過的自由、安全,他甚至可以看到到處人滿為患的飯店和酒店,會議以及商務合作根本就不需要藉助遠程視頻電話,這種極度安全自由的環境,讓他深刻地感受到,在這個疫情混亂的世界裡,最先受到波動的中國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之一。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疫情最初在武漢爆發的時候,國外的媒體、領導人都在批判中國對國民的約束,認為這是侵犯人權自由的舉動,但國外人眼中的“自由”與中國人民的理解中是不同的,中國利用一刀切的方式,來最大程度上控制疫情蔓延,從而在最短時間裡控制疫情生長態度,於是中國人民雖然有著極為短暫的閉戶時期,但是人民群眾、包括生病住院、外出隔離人員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全部由國家承擔,中國人民並沒有因此喪失最基本的生活,相反在國家帶領下,一起眾志成城,抗擊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