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達摩院:一個中國科創的新樣本(組圖)


“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武功出達摩。”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在武俠小說中,達摩院的任務不是幫少林看家護院,更不是稱霸武林,而是研究天下武學,為少林功夫奠定基礎。

大概三年多前,阿里巴巴宣布成立達摩院,劍指科技創新。這不是一個輕率的決定,在阿里巴巴創立初期,馬雲堅決反對成立研究機構,他認為自己和企業都沒有準備好。 2017年,阿里已創辦18年後,馬雲才覺得準備好了。

彼時的世界有個熱詞—-人工智能:AlphaGo打敗圍棋世界第一柯潔,再掀高潮;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AI成為國家戰略。它是個像徵,也像個預言—-2017年成為分水嶺,中國科技創新圖景,正加速重構。

此後,被諾基亞收購的老牌研究院貝爾實驗室,退出最引以為傲的半導體領域,再無水花;被譽為中國AI“黃埔軍校” 微軟亞洲研究院著手研究麻將,可研究成果卻始終不如“業界明星”亮眼;而研發出沃森(Watson)的IBM中國研究院,更於最近關門大吉。

硬幣的另一面,是來自中國的新型研究機構異軍突起。短短三年,達摩院已搭建完整的“科學―技術―產品”研究體系,在AI、芯片、自動駕駛、量子計算等多個領域實現突破;達摩院不但在國際摘得60多項科技世界第一,發表千餘篇國際頂級會議論文,還成功孵化兩家高科技企業—-平頭哥半導體公司和小蠻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