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男童確診,北京漢庭酒店大山子店流調過程首次披露(圖)


“結合流行病學調查及基因測序分析判斷,從中國香港抵京的病例1為此次疫情的傳染源頭,其通過環境的污染傳播給病例2和病例3;根據現有的流調循證依據,病例4有與某包子舖確診病例相關的暴露因素,不排除與此次疫情之間的關聯。”

1月13日,在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209場新聞發布會上,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通報了朝陽區大山子地區確診病例的流調溯源情況。

簡短幾句話,勾勒出了一條明晰的傳播鏈條,給市民吃下一顆“定心丸”。而在這寥寥數語的背後,則是疾控部門工作人員不眠不休的求索和追問。

一次次的疫情通報,一根根的流調線條,向公眾傳遞著疫情形勢的走向,以“未知”預警著風險,也以“確知”安撫著人心。在詳實的流調信息背後,站著一群與時間賽跑、與“看不見的敵人”較量的人。朝陽區疾控中心疫情處置組的工作人員,就是這樣一群抽絲剝繭、撥開雲霧的病毒“大偵探”。

病例1流調:

兵分五路,圈出管控範圍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