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健康消息

臨終前最後一哩路:放下,是為心愛的人多想一點



臨終前最後一哩路:放下,是為心愛的人多想一點 1
【早安健康/陳志金醫師】

有愛才能善終,有權有勢可能是善終的障礙。

有時候,人不是馬上就離開的,心跳血壓就停在一個不上不下的地方,對家屬來說,一顆心也不上不下的。但這段時間正是家屬替自己心愛的人去思考、去想辦法完成他最後的心願的過程,同時也在協助自己「轉念」與「放下」。

陳志金醫師

一大早,我還在加護病房門口向其他床的家屬解釋病情時,救護車人員推著阿嬤的病床出來,我們醫療團隊反射性地暫時停止討論工作,很有默契地一起回頭,向阿嬤鞠躬。阿嬤的媳婦和兒子看到我們,也特別走過來向我們致謝。大家目送阿嬤最後一程,護理長則陪著阿嬤到電梯門口。

到了中午,副護理長特別跑來找我,她的神情看起來有點緊張,害我也忍不住跟著緊張起來。

「主任,我有一件事情要向您報告。」 『什麼事?』我心中不免有些擔心。 「就是早上那位往生阿嬤的媳婦。我昨天在引導她做『四道(指臨終前的道謝、道愛、道歉、道別)』時,她跟我反應一件事,她說我們醫院怎麼做事都不同步?」

這可把我急壞了。心想,早上離開時,她看起來還蠻感謝我們的,難道這之間有什麼誤會嗎。我沉下氣來,接著問。

『她是有什麼事情要反應嗎?』 「她是說,同樣是加護病房,為什麼在這裡感受到的親切、溫暖與關懷,在之前的另一個樓層卻感受不到呢?」副護理長可能也很緊張,講話有點顫抖。

『那你怎麼跟她說的呢?』聽到這,我才總算鬆了一口氣。 「我跟她說,其實大家都很關心阿嬤啊!只是我們單位是比較早投入安寧善終照護的單位,比較有經驗。目前已經逐漸推展到院內其他加護病房了,其他單位也已經有派人來學習了。」 『我覺得你這樣回答很好啊!』

「她覺得我們做得比安寧病房還要好,不只有照顧到病人的不適,也照顧到家屬的感受。還說自己父親之前住安寧病房時,因為喘,她就要求值班醫師打嗎啡(Morphine),但是值班醫師堅持給藥時間還沒到而拒絕。雖然他理解值班醫師的顧慮,但又不忍心自己父親這麼難受。這次看到阿嬤在我們單位,症狀都有被好好處理,阿嬤的餘生可以算是安詳度過。」

我想,阿嬤媳婦父親的事可能是很久以前了,目前的安寧病房應該不太會有這種防禦性醫療的行為了。醫療上,同理心是很重要的一環。因為同理,自然知道怎麼做是對的。因為同理,自然能夠感受病人與家屬所感受的。

此時,批價櫃檯打電話來給我,說「這個病人是 OHCA(到院前心跳停止),不能開死亡診斷書,你怎麼給她開了?」的確有醫師對於 OHCA 的病人一律不開死亡診斷書,這恐怕也是怕出事而有的防禦性行為。行政人員可能也怕出事,才好心提醒。

到院前心跳停止( OHCA)解釋

我告訴批價櫃檯的同事,說「這病人是因病而發生到院前心跳停止。我看不出來有任何『非自然死亡』的理由,死亡診斷書我當然要開啊!」因為如果我不能開,就表示我必須要通報「司法相驗」,由檢察官來開立死亡診斷書。在此同時等於是告訴家屬:我懷疑病人是意外或被害死的,並非自然死亡或病死的。這樣對家屬來說,情何以堪。

因為醫護人員心中有愛、患者家屬心中有愛

,這位阿嬤才得以安寧的善終。我認為,這樣的觀念不僅僅在醫界需要被推廣,也要在社會裡不斷地去宣導,如此一來,才能夠讓更多的人,不必再飽受各種臨終前的折騰。

有愛才能善終,有權有勢,可能是善終的障礙…怎麼說呢?你認同嗎?繼續看下一頁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醫師就曾經語重心長的表示,愈是有權愈是有錢的子女,經常愈是那個放不下的人,而通常旁人也不敢勸他們要放下,因此,他們的親人往往必須被折騰到最後一刻,所以「不得好死」、無法善終。有些為人子女的、為人晚輩的,為了爭產,或處理遺產、權力交接等,而必須讓親人繼續承受臨終前的折騰。

我以前就照顧過一位非常有錢的太太,她已經是癌症末期患者,卻仍住在加護病房裡,插管、洗腎、使用葉克膜、接受化療……,看了讓人不捨,卻也沒有人敢勸她先生放下。所以說,有愛才能善終,有權有勢,可能是善終的障礙啊。

有時候,可能是病人本身「捨不得」。曾經有位阿公到院前就心跳停止,救護車上EMT(緊急救護技術員)和急診人員,接連 CPR 共 30 幾分鐘,阿公才終於恢復心跳和血壓,但因缺氧過久,腦幹功能已經喪失。

腦幹功能喪失的病人是不可能長時間存活的

,死亡是早晚的事(一般是在幾天內,頂多就 2 周而已)。醫療人員和家屬開了會議,家屬都充分了解阿公的情況,也不希望阿公再急救,只希望阿公能平順的走完最後這一段路。

幾位護理師引導家屬向阿公進行四道人生(道謝、道愛、道歉、道別)。阿公的血壓在停止使用強心劑後,開始往下掉,可是掉到 40、50 的時候,就停滯了。就這樣過了一天,誰都不知道阿公的心跳何時會停止。

對於病人這樣「突如其來的踩煞車」,家屬也會不知所措,明明都做好準備了,一顆心卻只能懸在半空。這時,我們都會告訴家屬「他會自己挑選一個最好的時間。」

我覺得,對家屬來說,這段時間非常的重要。子女向患者承諾「會好好照顧媽媽,他可以放心的走。」然後,也看到多年沒有聯絡的親戚與朋友都一一出現了。有些是誤會與怨恨導致多年沒見面的,此刻都在病人的病榻前,在放聲大哭中,逐漸釋懷。當家屬替自己心愛的人去思考、去想辦法完成他最後的心願的過程,同時也在協助自己「轉念」與「放下」。

就有幾件事讓我印象蠻深刻的。有一個是

病人在外面「藏了多年」的孩子出現了

,過程中有劇烈的爭吵,結局卻也溫馨收場。還有病人的孩子和媳婦正在鬧離婚,醫療團隊居中要他們向病人承諾「會嘗試和好」,讓病人不再牽掛。有病人在子女告訴他,欠朋友的錢會幫他還後就走了。有一位女婿在我提醒下,告知一定會想辦法達成岳母與岳父合葬的心願後,病人維持幾天的血壓就突然停了。還有一個有趣的,是子女告訴父親,他藏在天花板的私房錢,他們有找到了,請他安心。

或許很多事情,對旁人來說,只是巧合,但對家屬來說,可是意義重大。後來,這位阿公是在菸與高粱酒的陪同下離開的。護理長說,那天下午阿公的家屬帶了一瓶高梁和一包香菸來,放在阿公的床頭邊,沒過多久,阿公的心跳就停止了。因為身體狀況不好,阿公已經被家人禁菸禁酒好一段時間了,趁著這個機會,家屬幫他完成最後的心願。

陳志金醫師表示,醫療人員心中有愛、家屬心中有愛,有愛才能善終

本文摘自《ICU重症醫療現場》/陳志金(奇美醫學中心加護醫學部主治醫師)/原水文化

你可能會喜歡…

延伸閱讀:

原文引自:善終不需有錢,只要有愛:臨終前的放下,是為心愛的人多想一點
>>立即加入早安健康LINE好友,週週抽​【健康好禮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