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計劃建立民主大聯盟對抗中國,但前路充滿障礙(圖)


文章指出,隨著中美之間在許多方面的緊張關係不斷升級,拜登上台後旨在與西方民主國家結盟共同對付北京,這與特朗普(Doanld Trump)獨斷專行的做法明顯不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有同樣的想法,而且領先一步,建立了一場爭奪全球領導地位的公開競爭。近年來,他一直忙於將美國的傳統盟友拉入中國的經濟軌道。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2013年12月4日,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到訪中國,在人民大會堂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握手。 (Getty)

作者認為,華盛頓和北京於本週採取的行動,正迫使中國在拜登的議事日程上佔據更高的位置。上任後,拜登需要決定是否推翻特朗普政府最近的行動,其中包括將中國三大通信運營商從紐約證券交易所摘牌退市,禁止與支付寶支付平台等與中國相關的應用程序進行交易,以及將中國最大的電腦芯片製造商和其他公司列入黑名單。拜登還需要決定,對於北京廣泛打壓香港公民自由的行為,該如何施壓。

拜登的高級顧問在總統競選期間和之後接受采訪時曾表示,拜登中國政策的核心是他所說的民主國家峰會,該峰會將尋求建立一個明確的替代北京獨裁統治的方案。美國還將努力組織較小的民主團體來解決諸如先進電信和人工智能等具體問題。

但文章分析,鑑於巨大的中國市場的吸引力,拜登可能會面臨一段艱難的時間,說服盟友結成對抗北京的統一戰線。例如,中國和歐盟最近達成了中歐投資協定,這讓習近平在美國新政府中處於更有利的地位,也提醒美國不能把歐洲的支持視為理所當然。美國的盟友們表示,他們無法確定美國對國際聯盟的長期承諾,因為美國已經採取了4年的單邊行動。潛在的合作夥伴可能也不願與美國簽署協議,以對抗中國,而且特朗普可能會在2024年重獲總統寶座。

據中國官員稱,中國領導人將努力緩解特朗普政府期間加深的中美緊張關係。知情人士說,北京計劃在拜登宣誓就職後不久派遣中國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前往華盛頓,探討兩國如何合作。

作者指出,短期來看,有一場貿易戰要打。一個問題是,中國願意為美國提高對中國約3,700億美元出口產品的關稅付出什麼代價(如果有的話)。拜登顧問稱其不會很快取消這些關稅。拜登計劃分析徵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並在採取行動之前與盟友進行磋商。反對關稅的商業團體現在表示,拜登應該就讓步進行談判。

此外,文章還提到,2020年11月,北京與日本、韓國和澳大利亞等14個國家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隨著特朗普政府的每一次貿易制裁,北京對完成該協議的興趣都在增加。一位參與談判的亞洲外交官曾表示,即使美國繼續削弱與中國的經濟聯繫,RCEP也將促進中國與其成員國之間的貿易。

而就民主國家峰會邀請名單而言也可能會引發爭議,將台灣包含在內會激怒北京。此外,儘管政府的宗派主義日益加劇,把印度考慮在內將引發對與會者民主誠意的質疑,但把印度排除在外也會削弱任何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