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疑雲重重,上海流調報告為何不提染疫源頭? (圖)


上海市目前有沒有趕建方艙醫院,在中共掩蓋下暫時仍是個謎。不過上海當局最近在疫情發布上卻一反常態的低調。而記者獲得的上海內部防疫文件披露了中共在疫情防控上疲態盡顯,向境外甩鍋也失敗了。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上海疫情持續嚴重,最新確診病例已從黃浦區延伸到長寧區。圖為1月21日黃浦區昭通路居民區的情況。 (STF/AFP via Getty Images)

近日網傳上海市浦東新區正在緊急修建大型方艙醫院,上海官媒隨即“闢謠”,稱網傳視頻是浦東公租房的工地畫面;之後1月28日又有視頻對話流出,視頻中工地工人稱是在建隔離醫院。

1月30日上海當局通報疫情稱,本輪疫情中確診的18例本地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都是有關聯性的”。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上海市政府未能披露本輪有關聯的本地疫情,其感染源到底是什麼,也未像以往那樣宣稱是“境外輸入”。

記者獲得的上海近期防疫文件則洩露了中共在疫情防控上已經黔驢技窮,不但找不到感染源,甚至連推責境外的伎倆也不好使。

內部文件洩上海多個病例流調報告雷同

上海靜安區疾控中心2021年1月22日上報的一例新冠病毒(COVID,新冠病毒)疑似病例流行病學調查(簡稱“流調”)處置報告顯示,巴西回國人員余某興在歸國前5天內一共做了三次新冠核酸檢測,結果都是陰性,但在浦東國際機場入境時檢測為陽性。該病例的流行病學調查表明,其歸國前的經歷簡單、和外界基本沒有接觸,發病前14天也沒有任何暴露或接觸病毒的歷史。

1月22日,余某興鼻咽拭子標本新型冠狀病毒PCR核酸經上海市靜安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檢測為核酸陽性,肛拭子陽性,IgM抗體陰性,IgG抗體陰性。這一結果表明,余某興之前並未感染過新冠病毒,只能是最近染疫。

《流調報告》顯示,余某興發病前14天“待在家中,很少外出,即使外出也會全程佩戴口罩”,“病例否認期間參加過聚會聚餐,否認接觸過野生動物”;而且其在飛行過程中,除進食、飲水外均佩戴口罩。

《流調報告》還披露說,該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判定如下:“截至目前,初步判定暫無密切接觸者”。

《流調報告》在“可疑暴露史調查情況”中強調了巴西確診病例“累計已有904,845例”,但未能找到余某興可能感染病毒的任何線索。

靜安區疾控中心2021年1月18日對奧地利回國確診病例季某燕所作流調的結果,同病例余某興的報告類似,同樣是強調了奧地利“疫情嚴重,處於國家緊急狀態”,但未發現病患染疫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