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健康消息

褪下職場光環,才知人走茶涼…退休CEO用2招擺脫身分焦慮,更能輕鬆自得



褪下職場光環,才知人走茶涼…退休CEO用2招擺脫身分焦慮,更能輕鬆自得 1
【早安健康/田臨斌(前外商公司總經理)】45歲那年,剛離開職場不久,有回參加前同事結婚喜宴,席間遇見生人,熱心的同事向對方介紹我時說:Roy曾經是xx公司總經理,xx公司Chairman,當對方客氣反問:那請問現在哪高就時,我趕緊插入以避免介紹人的尷尬,我說:我退休了!接下來就是一陣沉默。

退休後與人自我介紹為什麼尷尬?

這不是我第一次碰見這種沉默,與人初次見面,多說幾句話,免不了得自亮家門,曾經嘗試呼嚨 (卻不失誠實)得說:我是寫部落格的,或彈吉他的,卻顯得很沒誠意。

後來發覺要不就呼嚨,到底什麼都不說,要不乾脆老實承認退休,對方雖然疑惑卻不知該如何往下問(於是沉默),即使問了,我也不再費口舌澄清自己一沒重大疾病,二沒貪污錢財,這兩點都是回應我老丈人『善意而直率』的詢問,相信有此想法但沒說出口的人應該不少。

離開職場以來,深切感受我們是如此理所當然的將每個人,按從事行業與職位,賦予一個身份,碰上不熟的人先得搞清楚他是白領還是藍領,職員或是老闆,較熟的就更需要知道職位高低,影響範圍,甚至可能的話,收入多少,住什麼房,開什麼車等。

身份一旦確立,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與他接觸交往,至於此人平日生活是樂善好施還是愛打老婆,內心嚮往的是世界太平還是男盜女娼,通常因為沒有利害關係或興趣不高所以所知不多。

追求崇高的身份地位而產生的精神焦慮

英國人Alain De Bolton寫了本書名為『身份的焦慮』,描述現代人生活不快樂的主因是因為人是社會動物,溫飽之外需要來自外界的尊重和崇拜,別人對自己視而不見最傷自尊,而人人賦予他人身份標籤的結果,就是人人都為自己在別人眼中身份定位不斷奮鬥,因而產生焦慮。

弔詭的是,人奮鬥的目標並不是由自己,而是攀比的群體決定,原因是人所追求的,與其說是某種程度的財富地位,其實更是他人的肯定和尊重。譬如,努力工作獲得加薪令人高興,但如果加薪幅度比團隊中其他成員低,加薪反成一件令人失望沮喪的事。

同樣道理,經濟景氣,整體社會財富增加當然是好事一件,生活其中的人卻因此必須不斷挑戰更高目標,即使幸運飛上枝頭成了鳳凰,卻發現枝頭上到處是鳳凰,焦慮不但沒減少,一不小心還會掉落地面。

追求身份地位也不全一無是處,它能激發我們的才能和潛力,但太多或盲目追求禍害無窮。作者提出幾種化解身份焦慮的方法,包括尋求宗教和哲學慰藉,但對我來說,更加受用的是書中建議的另兩件事,一是旅行,二是藝術。

面對浩瀚自然,我們可以選擇到此一遊,拍拍屁股回家繼續鬥爭,也可以選擇靜靜坐下,思考個人渺小,然後回家不再計較雞毛蒜皮。接觸不同人群,我們可以選擇吃完名產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也可以選擇思索不同人事物代表的不同價值觀,做為調整改變生活方式的借鏡。

所有藝術型態都有一共同點:平等;藝術作品不會因為作者的地位高低而影響品質好壞。親自動手能將藝術樂趣帶到另一境界,全身心投入創作的過程,不但使人暫時忘記身份焦慮,也提醒我們無需受這種焦慮過度影響,因為生活中有更重要和有趣的事。

失去身份光環雖然遺憾,但走自己喜歡的路才快樂

退休前的同事和朋友,有些因為我失去工作光環而自動消失,其他也大多因為生活形態差異而漸行漸遠。現在的身份令我既輕鬆也有些遺憾。但比較起過真正想過的生活,社交圈縮小的遺憾顯得微不足道,事實上,這種狀態讓我更能體會『只有老時仍會至病榻探病的友誼才是真友誼』。

我想在我變老之前,一定還會遇上陌生人沉默的尷尬,現在的我已不再被它困擾,甚至還有點自得其樂。離開職場生活有了新追求,也因此有了新身份,有些身份被人恭維(作家),有些令人發笑(街頭藝人),但無論他人反應如何,有一件事可以確定:我再也不會像以前一樣允許外界眼光牽著生活走。

這不代表我從此不會再被身份的焦慮困擾,De Bolton說得好:理解這種焦慮就像氣象預報與暴風雨間的關係,你無法阻止暴風雨的到來,卻可因理解而將損害降到最低!

本文獲得「老黑看世界」授權刊載,
原文連結

原文引自:褪下職場光環,才知人走茶涼…退休CEO用2招擺脫身分焦慮,更能輕鬆自得

延伸閱讀:

>>立即加入早安健康LINE好友,週週抽​【健康好禮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