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吾師(圖)


我的师傅,沈国君,又名:双喜。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第一次見師傅,是車間領導帶著準備分配到“大軍工”小組的我們五六個人一起去的。廠部培訓剛結束,大家都很期待能與自己未來師傅的第一次見面。

那個時候,7車間還沒有成立,“大軍工”小組屬於低壓車間,在廠的偏隅一角,門口是鋼板和半成品的堆料場,隔牆田野風光,不遠處是上海灘有名的“聯義山莊”,一處舊上海時期專營埋葬廣東籍人的墓地。

人還沒到,門口就圍聚著好多工人師傅,等著新人的到來。不一會,一哄而上,四五個人挨個被領走了,唯獨留下我一個,車間領導把我帶到一台車床旁,與正在幹活的一位師傅打招呼。那人頭也沒抬繼續忙著自己的事情。領導有些尷尬,依然欣欣然的說著,沒人搭理,再悻悻然的自言自語說話,就像是“阿寶背書”一樣的嘟嚕了幾句,自個就走了。

這位忙著幹活的就是我的師傅,也是我第一次見面的拜師“儀式”。呆呆站著,站得腿酸胳膊酸,站不住了,就斜靠著車床後面的頂針尾架上。或許是第一次看人“開機床”,還是蠻新鮮的蠻有趣的。

一連幾天,師傅沒有搭理過我,就是下班搽機床的活都難得讓我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