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文化輸出!中國廣場舞入侵韓國,韓國人受盡折磨引發民怨


中國大媽跳廣場舞不論早晚所造成的噪音影響別人休息,再加上倚老賣老霸佔場地等行為,連中國人自己也忍受不住。怎料這種跳舞風氣,竟然蔓延至韓國,讓當地居民苦不堪言,即使報警勸告稍微停止,在警察離開後又馬上捲土重來。加上各種因素,讓韓國年輕人對中國反感比其他一代更為強烈。

據 MBC 報導,近日夜間有十多名中國大爺大媽聚集在首爾九老區某公園中用音箱播放中國歌曲跳廣場舞,這一行為已經影響到了周圍居民的日常生活。

雖然九老區在公園內掛出了「禁止跳舞」的橫幅,但是這些中國大爺大媽毫不理會,依然我行我素。

九老區居民在面對記者採訪時表示:「即使報了警,警察來了勸他們不要再跳,也只是暫時性的停止,只要警察一走就會繼續」。

據悉,在中國人聚集的九老區跳廣場舞的大媽群體並不在少數,並且不分晝夜。中國朝鮮族張某表示:「在我上班之前,大概凌晨 5 點半左右就能看到跳廣場舞的人,下班後晚上 8 點也能看到跳廣場舞的,韓國人一般都繞著走」。

今年 6 月,韓媒 No Cut News 也報道了首爾永登浦區大林洞一帶中國朝鮮族居民跳社交舞引發周圍居民民怨的新聞。據報道,每天下午2點左右道林川橋洞附近都會聚集十多名中國朝鮮族居民在這裡跳社交舞。

這些中國朝鮮族居民的年齡普遍在 60 ~ 80 歲之間,其中部分已經取得了韓國國籍。他們在下午2點左右來到道林川橋洞,伴隨著韓國、中國音樂翩翩起舞,時長大概在兩個小時。

除參與跳舞的中國朝鮮族居民外,還有大概 30 多名的中國朝鮮族進行圍觀。雖然有時會有路過的市民表示好奇,也想參與進來,但是更多的是抱怨吵鬧、要求政府對其進行管制的聲音。

延伸閱讀  終於可以聽到粉絲應援聲!三大台音樂節目從 6 日起恢復觀眾入場

據悉,這附近的居民多次通過永登浦區政府「申聞鼓」(民意收集通道)發出投訴。附近居民認為,在這跳舞的中國朝鮮族居民影響了其他居民散步通行,並且音樂聲音也已經超出了噪音標準。

甚至還有附近居民直接採取了報警措施。 警方要求出示身份證,但跳舞者李某沒有遵從,因此以違反《輕罪處罰法》及《出入境管理法》而被捕。

對此,跳舞的中國朝鮮族居民表示:「經常有警察找過來,但我們並沒有妨礙人行道和自行車道,只是在空地上跳舞,向警察報案真的太不像話了」、「希望區廳能夠為我們解決空間問題」。

為阻止中國朝鮮族居民跳舞,道林川橋洞掛上了「禁止跳舞」的橫幅,同時相關空地也被用橙色帶子圍了起來。

跳舞活動被迫中止後,中國朝鮮族居民們抱怨道:「除了道林川橋洞和公園以外,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聚集了。跳社交舞的大多是高齡層,雖然大林洞一帶有老人們可以聚集在一起的敬老院,但是是為韓國人服務的,我們去不了。」

「之前有三名取得韓國國籍的中國朝鮮族去了韓國敬老院,但是被排擠,只去了一天就回來。當然也有中國朝鮮族聚集的區立敬老院,但是也是只收取得韓國國籍的,並且人數已經超了。」

據悉,在中國朝鮮族聚集的敬老院裡老人們也是每天都會跳社交舞,敬老院為他們準備專門的地下一層的空間。在九老區和永登浦區這樣中國人聚集的地方,因為文化差異鄰裡之間產生矛盾的情況時有發生。

首爾大學亞洲研究所研究教授具基淵(音)表示:「韓國社會被束縛在包容他者性的社會。從種族主義的觀點來看,中國人具有排他性的一面」,「因爲對文化多樣性的包容性較低,所以有必要提高對其他文化的感受性和理解度」。還指出:「雖然廣場舞在中國很普遍,但是他們也有必要一點一點地配合在這裏一起生活的方法」,「進入多文化社會後,在需要一起生活的地區如果沒有讓步,只會產生矛盾,這樣的話對今後生活的兩個集團來說都是一種損失。」

高麗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金允泰(音)表示:「首爾這座城市不是只有韓國人才能生活的城市,而是全球城市,多種文化共存具有重要意義。 但如果有人想在公共場所休息或感到不便,應該各讓一步,尋求協調等妥協方案。在此過程中,不能過分排斥外國文化,也不能對中國人產生歧視。 需要相互尊重」。

另外,上個月韓國調查公司以 1000 名 18 週歲以上的人爲對象「韓國周邊國家好感度」輿論調查結果顯示,中國以 23.9 分(滿分 100 分)最低。這一數值低於北韓(29.4分)、日本(29.0分),特別是 20 歲以下(10 分)人群的討厭中國的情緒尤爲嚴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