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界法官 D 社出手!採訪 20 同學&老師賭上職業生涯,力證南柱赫沒有霸凌


「演藝界法官」 Dispatch (D社)終於出手了!每當人氣藝人捲上爭議後,D社的調查報導起到關鍵作用,如此前金宣虎私生活事件,幸得D社的詳細採訪才得以平反。而這次陷入霸凌疑雲的南柱赫,先後有兩人同學指控他強迫跑腿、毆打等霸凌行動,而另一位同學則發文反駁沒有這回事。爭議發酵近一個月,D社今(5)早公開訪問了 20 位同學和老師的報導,一致證明南柱赫沒有霸凌。

開篇D社講述收到霸凌舉報後的行動,單靠受害者片面陳述,如果能夠提供校園霸凌委員會召開記錄等證據,可信度會大大提高。但如果證據只有畢業相冊,這時分析陳述的具體性很重要。

南柱赫霸凌爭議發生後,被指控 4 ~ 5 條罪行,包括供餐時間插隊、施暴、跑腿、扔鉛筆芯和手機付費結算。D社原本想透最初報導的媒體聯絡舉報者,但記者支否以對,只重覆表示舉報者的陳述是正確的。之所以想與舉報者見面,是由於D社確認的南柱赫的高中生活,與舉報者的口供有很大出入,有必要進行交叉檢查。不過這次只能跳過檢查。

以下為D社原文,採用問答形式,受訪者包括 18 位同學和 2 位老師,有部分同學更公開真名接受訪問。

① 南柱赫和不良少年成群結隊?

// 如果和(關係好的)朋友們一起出行是不良少年的話? 哈…那麼學校生活就應該一個人過啊。

// 和朋友們一起出行有問題嗎? 學習好地孩子們聚在一起,喜歡運動地孩子們聚在一起。 就是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們一起玩。

// 這是完全不了解 2012 年水一高中氛圍的話。

// 我們學校當時體罰很嚴重。 當時真的很嚴格。 沒有「流氓」的概念。 持續折磨哪些朋友? 如果老師知道的話,肯定會鬧得天翻地覆。

// 學校沒有不良文化。 如果想營造這種氛圍,反而會受到奇怪待遇的學校。 甚至同學們都(看着舉報者的主張)要求我們出面協助警方調查。

// 真的是因爲不懂學校的氣氛才說的。 如果朋友之間聚集在一起,有些人會覺得他們是”不良分子”。 但是,南柱赫並沒有被包括在內。

那麼,南柱赫是什麼樣的學生呢?

// 南柱赫不是欺負別人的人。 喜歡運動。 就算朋友們開玩笑,南柱赫也會笑着跳過,性格好,所以朋友們也喜歡。

// 南柱赫當時到處說他要當模特,朋友們都笑了。他還上過模特學院,喜歡籃球,也睡了很多覺。老師們也很信任柱赫,他很有正義感哈哈

// 老師:柱赫是孩子們一吵鬧就會說「孩子們,安靜吧」的朋友。如果有人吵架,就會說‘不要吵架’。雖然不知道舉報人有什麼誤會,但他不是那種不良少年。

② 讓同學跑腿買麵包?

水一高中的同學們反問了幾次「麵包跑腿是真的嗎?」

// 我可以斬釘截鐵地說這是謊言。 看到舉報報道後,我感到非常無語,所以想親自在論壇裏寫文章。

// 我經常和柱赫去小賣部買麵包吃, 我們親自在小賣部買來吃的。

// 我們那時候是男女分班。 小賣部是看人的地方。 萬一柱赫讓別人跑腿,從學校的氛圍來看,孩子們應該是先遠離了柱赫。

// 柱赫喜歡去小賣部。 雖然彼此有一半不同,但是在休息時間經常見面。 當然,我不能什麼都知道。但是如果他讓別人跑腿,傳聞肯定很快就傳開了。在我們學校反而會被孤立。

延伸閱讀  《換乘戀愛2》金泰亦曾出演《醫療船》,原來與李孝利同公司:正在討論今後活動

// 或許舉報者們說的是這個吧? 誰去小賣部的時候「(小賣部)順便也給我買個吧?」然後拜託你。 因爲這種東西很常見。 也有人拜託柱赫給買麵包。

③ 強迫當沙包群毆

第二位受害提到過「如果拒絕南柱赫的請求或是那群人看我不順眼的話,就會指定當陪打對象,被包括南柱赫在內一群人圍成一圈毆打。」受害者因為不想要一直打架,所以選擇單方面捱打。

// 承認陪打對象的存在,但否認南柱赫有參與。 他斬釘截鐵地說:「這與南柱赫完全沒有關係」

// 說實話,強制進行拳擊訓練像話嗎? 強迫他人打架?沒有那種記憶。朋友們會在教室後面玩鬧,甚至模仿 WWE。

同學反問:「是在說摔跤嗎?」

// 在柱赫班裏,男生們一起玩摔跤。 在教室後面,但是那裏沒有柱赫,我從來沒聽說過柱赫進行過拳擊訓練。

// 文科班(南柱赫飾)和理科班的分層不同。 偶爾休息時間去文科班,孩子們在教室後面經常玩摔跤。 不是強壓性的氛圍,而是(男人之間)吵吵鬧鬧的程度。

// 記得有個叫 P 的朋友和一個高個子朋友在教室後面發生了肢體衝突。 那是 P 一直對高個子朋友挑起是非而發生的事情。

// 休息時間去柱赫班的話,偶爾會在後排一兩個人互相打鬧。 我看過P說「你出來」 然後和高個子吵架,這也是和南柱赫無關的事情。

④ 用別人的手機付費結算

確實有偷偷付費結算的人,教室鬧翻了,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件。那麼南柱赫是犯人嗎? 同學們都指定了 ③ 提到過的同學 P。

事情的始末,P某(偷偷)用老師的手機登錄了 P2P 網站。 接着,用手機現金進行付費結算。 老師後來發現了收費結算明細而被揭發。

// 南柱赫用別人的手機付費了? 反而 P 偷老師的手機付款時被發現了。 老師在早會上說「誰用自己的手機付費結算了」。

// 手機現金結算? 我想起了一個事件。 不是南柱赫而是 P 做的。 P 是男生班裏惹過麻煩的朋友。 用老師的手機進行付費結算,鬧得沸沸揚揚。

// 手機結算事件的主人公是 P。 舉報者將該事件的主人公換成了「南柱赫」。這是和南柱赫毫無關係的事情。 所以(舉報)似乎更加惡意。

延伸閱讀  太妍《Queendom 2》完結感言:我也會成爲更帥氣的歌手

// 沒有人不知道手機結算事件。 P 做的那些事爲什麼要貼到南柱赫身上? P 在1年級的時候也是(和南柱赫)同班。「長腿XX 多吃點吧」 以這種方式先挑起是非。

// 老師:那時(2011)是被允許體罰的時期。 水一高中比其他學校更嚴格地教育了孩子們。 早上會收手機。 氣氛本身就很嚴肅,所以偷偷玩(手機)很辛苦了。

// 如果使用手機被發現,將被沒收一週。 每天早上走路怎麼用熱點呢? 只有舉報者和柱赫沒有提交手機? 如果被發現,學校就會成爲大問題。

// 我想問問爲什麼說這種謊話。 把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說成事實,到底該怎麼證明呢? 大衆相信未經證實的謊言… 應該很委屈吧。

⑤ 扔鉛筆芯,吃飯插隊

舉報者主張自己遭受了 6 年的校園霸凌,後來改爲 3 年。 他說「在後面做出了扔鉛筆芯的行爲」,又更正說「鉛筆芯是其他一夥人扔的」。

對於舉報者主張的「不良少年」、「麵包跑腿」、「群毆」、「付費結算」等,在之前的①、②、③、④中可以聽到反對證詞。 那麼,最後剩下的受害事例就是供餐「插隊」。

// 因爲是男生班,爲了快點吃而發生肢體衝突的情況時有發生,男生班的午飯時間都是戰場。 這在我們班也經常發生。

// 當時沒有食堂。 在教室裏吃飯了。 是先排隊,先吃的方式。 大部分都是爲了快點吃而競爭。 沒想到這樣的會成爲校園霸凌…

// 供餐插隊? 模棱兩可呢。男生班裏吃飯快很重要。 例如,如果有反對抗戰,情況就更嚴重了。 但並不是那種推開(排隊)站着的孩子的氛圍。

當然,比起南柱赫的意圖,舉報者的感情更重要。如果舉報者 A 某因在供餐時間發生的事情而心靈受到傷害,就應該道歉。

問題是,大家根本不知道舉報者 A 某是誰。由於最初的報道媒體對 A 某三緘其口,因此兩人很有可能在警察署首次見面。

⑥ 班主任證言

Dispatch 見到了 18 名水一高中的同學,還有 2 名班主任。 對於舉報者的主張,他們異口同聲地表示「沒有這樣的事情」 (當然這也只是反對的證言,20 人的主張也不能成爲證據。)

最後,將轉達負責南柱赫的老師們的證詞。 這是一年級和三年級班主任的聲音。 2 年級的老師現在已經退休了,但是聯繫不上。

延伸閱讀  舞者HYOJIN CHOI負傷告白身體狀況「韌帶撕裂&失禁」

「我會賭上我教師生涯的自尊心。 當時是有體罰的時期,連女老師也拿着鞭子到處走。 父母還給我做了鞭子,說這是愛的鞭子。 就算是打也要給孩子們變成人啊。 至少在我教書的時期,不可能有霸凌發生」。

1 年級的班主任朴泰奎(音)老師請求說:「這句話一定要(在報道中)刊登。」

「看到了『無風不起浪』的留言,我很有同感。南柱赫是個積極進取的孩子,也有正義感。我很喜歡這一點。沒有人討厭柱赫,他不是欺負別人的孩子。我的證詞你隨便寫,因為我很有自信我說的都是真的。」

3 年級的班主任洪成萬(音)老師的評價也差不多。

「南柱赫嗎?我記得他很善良。是一個在適當範圍內很活躍的學生。 我記得他是我教過的帥氣男學生之一。 幫助了朋友們, 雖然學習不好,但在品德和人品方面還是受到很多稱讚的學生。」

老師叮囑道:「不要用任何一方單方面的故事來判斷一個人的人生。」

「缺點就是經常遲到? 每次老師都讓他走鴨步,但一次也沒有感到委屈或反抗,而是很好地聽從了指導。 到底什麼不良少年會那樣做呢? 因爲惡意地虛假舉報,我很生氣。 如果做錯了,就應該承擔責任,但是用虛假的事實埋葬一個人是錯誤的。」

 

來源:Dispatch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