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特朗普時代的中美攻防,北京“合縱連橫”占得先手(圖)


在2020年的倒數第二天,廣泛認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中歐投資協定》正式簽署。這份歷經7年艱難談判而達成的協議,讓準備尋求修復盟友關係的、即將上台的拜登(Joe Biden)團隊感到了不安。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2020年12月30日,中歐領導人共同宣佈如期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這於美國而言並非利好消息。 (Reuters)

相較於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特立獨行,以“美國優先”不斷退群招致盟友的不滿,拜登傾向於平衡和修復與傳統盟友的緊張關係,但《中歐投資協定》似乎讓中國在中美之間“爭取第三方”的對決中占得先機。

拜登在競選美國總統時表示,他將支持美國同盟,特朗普已經嚴重破壞了這些同盟,他還提出要建立反對中國的統一戰線。在中美走向全面對抗的局勢之下,歐盟自然是中美共同的“拉攏”對象。

中國與歐盟達成投資協定,無疑讓拜登建立“反對中國的統一戰線”意圖受到影響。在此之前,中國已與亞太地區14個國家達成貿易協定,還承諾與其他國家一道應對全球變暖減少碳排放,美國媒體《紐約時報》認為,“美國遏制中國面臨困難”。這被認為是中國在外交上的一大勝利。

《中歐投資協定》簽署背後,是中國重要性的體現,在中美競合中這一點至關重要,彼此利益的交融和相互依賴,是中國能夠與世界各國進一步合作的基礎。這對於選擇遏制和打壓中國政策的美國而言,自然不是利好。美國政界感到不安和“震驚”,也在情理之中。

《南華早報》12月31日報導,拜登過渡團隊一名發言人30日對此回應聲稱:“拜登政府期待與歐盟進行磋商,以協調一致的方式應對中國’不公平’的經濟行為和其他重要挑戰。”而特朗普政府的副國安顧問波廷傑30日向“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稱:“歐盟正致力於在美國新政府上台前夕達成一項新的投資協定,美國兩黨和政府領導人對此感到困惑和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