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爹保費貴,因為你車技遜?


保費不降反升?保險公司能用簡單粗暴的辦法來維護自己的利益,但新能源汽車的保費風險,也不能只由車主來買單。

電動車的優勢不能單純成為一項福利了,現在它開始成為一把雙刃劍——比如,它迅猛、不需要經過變速箱載入過程的提速能力,成為了保險金額浮動時的一個神祕係數,關係到了危險駕駛、事故發生率,還結合了駕駛電動車車主的年齡段。

有報道引用一位保險業內人士的話稱,有電動車車主發現自己的保費在頭年沒有出險的情況下,反而上漲了,理由之一是保險公司認為“年輕車主開車衝動且車技較為稚嫩,加上純電車的效能,是一對事故概率較大的組合”。

就像Beyond黃貫中唱的那首《午夜流浪》一樣,都是荷爾蒙惹的禍。好傢伙,這就叫超前思維,你得為此預付款。

這裡有群體歧視的嫌疑,相信部分年輕車主一定對之前特斯拉車主、女性車主群體的遭遇感同身受了。

年輕該為“莫須有”買單嗎?

顯然它只是一種可能性而已,有機構統計過交通事故的高發年齡段嗎?

年輕群體易發生事故是個似是而非的理論,儘管新手村們對道路上呼嘯而過的移動鋼鐵有著恐懼感,但也通常伴隨著小心翼翼,這樣更不容易發生事故。


而相對活物來說,新手村與靜物們發生親密接觸的機率更大。但由於倒車影像的普及,這樣的情況正逐步減小,且與靜物刮擦的傷害較小,不易波及到更多零部件上。

另據一個“不夠權威”的機構統計說,相對於純新手,那些拿到駕照6-10年的年輕老司機們更容易因為自大而放鬆警惕,破了零事故的金身。對此大家可環顧四周,對照自身。

而新手+純電車的高發性事故組合的結論(偏見),也暗含了對於純電車效能更出色的肯定,似乎這些傢伙才是禍根。

縱然像特斯拉、蔚來ES8、高合等車的零百加速都紛紛讓一些(可能)崇拜大排量的車主,在較低的段位上就間接實現了夢想,但相對這幾個“效能頭部”,大部分電動產品的提速都比較“剋制”。

多數純電產品所謂的“快”,是基於省去了燃油車變速箱提速過程的表現,並不算絕對意義上的迅猛,且大多數純電車的發力區域,也像燃油車一樣,需要持續深踩電門才能抵達G點。

而“地板電”則與駕駛風格有關,換句話說,如果一個人開純電車就喜歡如入無人之境,那麼開油車也是同樣風格,風險係數接近。

延伸閱讀  全新本田思域TYPE R假想圖 將於2022年正式亮相

舉幾個一般類純電車的資料例子:小鵬P7的零百加速是6.7秒(20萬區間的普通版本),比亞迪漢只有在旗艦版本上才能抵達激情巔峰。而諸如北汽極狐、威馬、廣汽埃安(埃安S為6.8秒、7.6秒、9.6秒三個版本)系列都在節能和效能之間心照不宣的均勻分配著能量,畢竟續航才是電動車主們的基本需求。

至於純電車的操控難易度,廣大女司機們的口碑相信會很有說服力,大多數開過純電車的女性朋友對它們很有好感,相信無障礙的上手難度是主要因素之一,或許還找到了童年時爹媽帶自己去遊樂園玩碰碰車的回憶,只不過前者更好掌握,想碰碰反倒是不容易的。

即便是處於效能指標的第一集團,年齡段似乎也不好一概而論,作為三口之家用車,蔚來ES8說成是年輕群體的玩物,似乎有點扮嫩了;而若說年輕群體必然和效能掛鉤,那麼以往燃油車領域的效能愛好者們早該受到保險公司們的重點關注和管制了。

從硬體上來看,多數頭部品牌的輪胎和剎車裝備與效能基本配套,比如Model 3及Y系列、小鵬P7、蔚來ES8、比亞迪漢頂配均採用了前對向四活塞剎車卡鉗+高效能輪胎組合,米其林PS4,韓泰萬途仕、馬牌MC6也都是這些品牌的常規裝備。

不能說萬無一失,但從廠商的姿態上,沒什麼好挑剔的。

更進一步而言,即便年輕+純電就是一對高風險組合,如果車技人品俱佳,總該是按照燃油車的不破金身那樣獲得逐年遞減的獎勵政策才對,不降反升是說不過去的。

電動車善後之謎

無論如何,像純電車這種在駕駛難度上基本“老少皆宜,人畜無害”的產品,突然成了馬路殺手的胚胎,有莫須有的嫌疑。

而保險公司以此為理由抬價,不但有強行拔高的色彩,而且怎麼看都像是在未雨綢繆。

關鍵是一部純電車發生了刮擦程度之上的碰撞,沒人知道(指保險公司及車主)、也沒有一套成熟的理賠系統來對位,告訴保險公司應該賠付多少。

這就像是一個高檔小區建好了,卻沒有一套成熟的物業系統來配套,是當前新能源車領域的不成熟之處。

我們舉個比較極端的例子。

比如一輛純電產品發生了側面T字型撞擊,燃油車的方案是修理車門,B柱等等,但純電車的電池組安裝在底盤下面,如果發生了一定程度的碰撞,就可能不僅僅是維修這些;上游的維修廠定損時說電池包需要更換,那麼保險公司沒理由說不賠。

延伸閱讀  次條新聞:長續航特斯拉Model Y,小鵬P7、比亞迪e2上新

但電池包的價格就不便宜了。而且定損的彈性很大,話語權掌握在維修廠手裡,保險公司只能照做。

因此即便是新能源車的出險率與燃油車一樣,那麼前者這個“可操作空間”,也讓保險的出血很難控制。

如果說二手車行業的黑幕來自於車況不透明,那麼新能源車的構造、發生碰撞後的後遺症和波及面,對保險公司和車主來說也不透明。

在這種情況下,保險公司當然會選擇一種簡單粗暴的辦法來維護自己的利益。所謂車主駕駛習慣導致了出險率增高,或許多多少少存在一定動因,但肯定談不上是主要因素。

後期還會繼續升高?

據悉在8月份,中國保險行業協會公佈了一份名為關於徵求《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新能源汽車商業保險專屬條款(2021版徵求意見稿)》意見的通知,裡面明確了對於新能源車的專屬保障條款——

比如“外部電路導致車輛損毀”、“外部因素導致充電樁損毀”、“充電樁故障導致第三方傷亡或財產損失”等等,以及針對自燃事故導致的“火災事故限額翻倍險”,甚至設定了針對自動駕駛功能的專屬保障措施。

但新的險種也就意味著新的費用,尤其像“火災事故限額翻倍險”,據悉最高可賠付4000萬,那麼你交付的保費當然也少不了。

新能源這個新物種不僅僅在技術方面有新意,在周邊的配套設施上也需要量身定製。但相信繼續上漲會是暫時的,因為保險行業是在用“大家的錢幫助區域性或個體”,隨著新能源產品保有量的提高,總基數擴大了之後,相信個人提交的保費會從波峰之後慢慢下降。

這種動態調整也反映在區域性。比如最近我和一個保險業務員聊行業動態,他說近期不僅是新能源車上漲,燃油車的保費也在上漲,據他個人分析,河南、山西發生的暴雨災害導致需要賠付的車輛數額巨大,而根據保險業的原理,這部分費用就需要“大家”來共同承擔。本輪保費上調,從7月開始,到9月28日時,上漲的幅度最大。

因此對於行業,不能孤立的看待某個問題。一個系統性問題,也不能單單由車主來買單。只不過在現階段,在行業成熟的過程中,區域性會經歷陣痛期而已。只是在短期內,保費上漲對新能源車經濟性構成了挑戰。

同時也提醒廣大純電廠商和造車新勢力,在自動駕駛、主動剎車做不到萬無一失和高成功率的情況下,為了你車主的錢袋子,把被動安全、防碰撞系統搞的再堅固一點,僅僅是碰撞後不起火,不自燃還不夠,像針對燃油車“低速碰撞”下維修經濟性的安全測試專案,看來也應該對純電車嚴格實施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