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縮水3000億 中國中免過山車


作為免稅行業的龍頭,中國中免(以下簡稱“中國中免”)近來卻在資本市場遭受了“滑鐵盧”。在“雙11”開閘後,中國中免股價連續兩日大幅下跌,繼11月1日跌停後,11月2日最終收盤跌幅達7.75%。從2021年2月18日的歷史新高7417.45億元,到現在的4352億元,中國中免的市值在8個月內縮水超過3000億元。翻看中國中免三季度業績,淨利潤還上漲40%,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中國中免遭到資本的“拋棄”? 在不少“選手”跑步進入免稅賽道的同時,免稅“龍頭”中免能否保持其優勢地位?


連續兩日大跌

繼前一日跌停後,11月2日,中國中免股價再度大幅下跌。截至當日收盤,中國中免跌幅達7.75%。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股票跌停或許與三季報不理想有著直接關係。

根據中國中免三季度財報顯示,該公司當季度歸母淨利潤為31.32億元,還同比上漲40.22%。雖然淨利潤大增,不過,從其財報中也可以窺見,有一項核心指標資料幾乎出現了“腰斬”。 財報還指出,當季度該公司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扣非淨利潤增長主要是本期海南地區子公司享受企業所得稅優惠,以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首都機場減讓第三合同年(2020 年 2 月11 日至 2021 年 2 月 10 日)租金所致。這意味著,在中國中免三季度淨利潤構成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海南的企業所得稅優惠和首都機場租金減免。

延伸閱讀  您的“人口餘額”已不足:四大一線城市人口上限僅剩411萬

另根據廣發證券研報指出,在其三季度31億元的淨利潤中,若剔除所得稅優惠7.4億元和首都機場經營費減計11.4億元一次性的影響,估算其三季度經營性歸母淨利潤僅為12.5億元,而這一資料同比卻是下降43.9%,環比更是下降50.1%。

由此不難看出,雖然中國中免淨利潤增加了,但其免稅商品利潤卻是同比下降的。

對此,有業內人士認為,中國中免三季度業績實際並沒有達到預期,所以股票持續下跌也就不難理解了,當然股價下跌也有其他因素所在。

疫情影響業績波動

事實上,三季度業績也受到了疫情的影響。根據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披露的今年8月全省旅遊接待情況表顯示,今年8月,海南接待遊客總人數334.26萬人次,同比下滑42.8%,旅遊總收入57.55億元,同比下滑28.7%。同時在中國中免釋出的三季度財報中也顯示,該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為139.73億元,同比下降11.73%,其主要原因是8月受疫情影響,海南進島人數減少,客流量大幅下降,9月海南機場旅客吞吐量也同比下降了31.3%。

回顧2020年三季度,中國中免受免稅政策利好,業績持續大漲。據悉,2020年6月29日,財政部、海關總署、稅務總局聯合釋出《關於海南離島旅客免稅購物政策的公告》,自7月1日起,海南離島免稅購物額度從每年每人3萬元提高至10萬元,且不限次數。同時離島免稅商品品種由38種增至45種,手機等電子消費類產品納入其中。受此政策利好,當年中國中免三季度財報顯示,其當季營收為158.29億元,同比增長38.97% ,而淨利潤為22.34億元,同比大增141.9%。在財報祭出的第二天,中國中免股價一度大漲。

有業內人士認為,中國中免雖受疫情影響導致業績有所波動,也只是短期內有所影響。伴隨疫情變化以及旅遊業的復甦,疊加中國居民香化日化品類消費持續升級等因素影響,中國中免在海南的成長依舊很有潛力。

免稅“新星”相繼入局

疫情的變化也讓中國中免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但在未來,中國中免還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免稅的賽道上不斷有新的“選手”入局,未來的市場競爭會越來越激烈。

延伸閱讀  央行行長:要避免恆大的風險傳染至其他房企

近日,王府井方面表示,將重點藉助海南自貿港戰略契機積極佈局離島免稅、島內免稅、島內日用品免稅,立足北京積極發展機場免稅和市內業務,同時也盡力爭取拓展國內其他重點城市的業務。

截至目前,王府井集團已成為中國第八個擁有免稅牌照的企業,也是全國首家取得免稅經營資質的市屬綜合性商業零售集團。可見,王府井集團在免稅市場上無疑是一匹“黑馬”。

不僅如此,根據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國內還有多家企業擁有免稅牌照,包括中出服、珠海免稅、深圳免稅等。不難看出,隨著免稅“新星”的相繼佈局,免稅市場的賽道也將變得充滿競爭。

雖然競爭逐漸激烈,但廣闊的市場也將會給中國中免帶來新的機遇。據海南省商務廳統計,10月1日-7日,海南9家離島免稅店實現免稅銷售額16.1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63%;免稅購物消費者達25萬人次,較去年同期增長48%;免稅品銷售數量達158.9萬件,較去年同期增長72%。

資深旅遊專家王興斌認為,目前中國中免在免稅市場中還是屬於強勢的,但是現在因為遠端度假旅遊市場正在縮小,所以如何找到新的買家、找到新的增長點,便成為中國中免接下來需要考慮的主要問題。

“未來,中國中免不僅要順應國內市場的需求,還要在競爭對手不斷增加的情況下,在商品和經營上尋求大的突破,這對於中國中免來說也將是一個很大的考驗。”王興斌還表示。

北京商報記者 關子辰 吳其芸 葛婷婷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