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藍航線修會(3)


識別基因組中

正在進行虹膜掃描

進行靈魂組分分析

允許通過。

歡迎閱讀,指揮官大人

*本資料已向帝國提供原件

*這一資料允許碧藍航線修會內部傳閱,詳見碧藍航線修會保密協定。

您是否已閱讀碧藍航線修會保密協定?

【確定】|否認

++本文系碧藍航線修會集體創作,故未標出作者。++

++這是一段圖樣文字,如果該文字在您的檔案中顯形,表明該文章由於某些原因已損壞,請立即退出!++

“早在那些最初的歲月,碧藍航線的使命便是駛向帝國從未到達的深空。”——鐵血修會冠軍 提爾皮茨。

在統一戰爭時代的初期,碧藍航線修會的領袖們就意識到了,為了保證修會的高效性和可持續發展,必須存在一個緊密的組織結構,將整個修會聯絡在一起。經過了不斷的修訂與整改,碧藍航線修會的組織結構,最終得到了確立。大約在大遠征開始的第1個千年,也就是m30中期,碧藍航線修會確立了自己的規章制度和組織結構。由於這一次會議在星火燎原號機械方舟上召開,故該會議又被稱為:星火決議。

按照機魂們的家鄉和不同的文化傳統,她們被分成了八個修會。鐵血修會(adeptus iron blood),皇家修會(adepta royalitus ),白鷹修會(adeptus eagle),鳶尾修會(adeptus iris),薩丁修會(adeptus sardinia),重櫻修會(adeptus sakura),東煌修會(adeptus dragon),以及北聯修會(adeptus northern_union)。這些部門作為碧藍航線修會的子修會存在,彼此之間處於平級。

修會建立了,而那些最初的領袖們也被划進了各個修會。修會建立了,但留給她們彼此溫存的時間卻沒有多少。為了跟隨大遠征的步伐,碧藍航線修會進一步被打散了,好在,那些領袖們早就想起了這些問題。她們設立了大導師——旗艦——隊長這一領導體系。通過她們長時間的考察,她們已經選定了心目中的人選。這些優秀的戰士們將會在修會力量被打散之後繼續進行指揮,哪怕修會被打散成了最小作戰單位都能最大程度上儲存戰鬥力。

修會大導師(adepta highmaster)

她們是修會之主,她們是萬機神最優秀的子嗣。也許她們不一定是最優秀的戰士,但她們遠遠比自己的姐妹們更加年長,更具有經驗和威望,更加具有領袖氣質,適合作為一名領袖而侍奉帝皇陛下。這些職位往往由修會最初的領袖們擔任。但是,通常情況下,大導師們往往不會在非正式的情況下被稱為大導師,她們的職務往往被修會中約定俗成的職稱所指代,比如說鐵血修會的大導師腓特烈大帝,往往被稱為元帥,東煌和北方聯合的大導師們被稱為書記長,白鷹和撒丁的大導師們被稱作首席執政官,而皇家的大導師伊麗莎白被稱為女王,重櫻修會的大導師被稱為神子,鳶尾修會的大導師被稱為騎士長。當然在為帝皇陛下服務的無數歲月中,這些偉大的英雄們也為自己贏得了無數光榮的稱號。

在大遠征時期,她們的作用還尚不突出,但是這些領袖所推舉的幹部們所展現出的優秀基層組織能力也體現出了這些領袖們的遠見卓識。

總旗艦(primary-flagship)

“總旗艦往往是一個大艦隊的自律機魂能夠見到的最高階別的姐妹,她負責統籌全域性,在指揮部隊的同時選擇性的獵殺敵軍的高價值目標,甚至作為進攻矛頭和最後手段被投放在地面戰場上。請注意不惜一切代價的保護總旗艦,因為一旦總旗艦隕落,帝國所承受的損失不可估量。”

——《第一版碧藍航線修會聖典》

總旗艦有著可怕的算力以及驚人的戰鬥力。正因為她們並非凡人,而是行走於世間的半神,她們的指揮技藝更是達到了大多數凡人無法到達的水平,也許只有那些星際戰士們最卓越的領袖們和他們的父親基因原體們,才可能在這一點上超越這些偉大的機魂。

總旗艦們是大艦隊之主,負責指揮一支支從各個修會分出的大艦隊(large fleet),以皇家修會冠軍劍士厭戰女士舉例而言,她就是皇家修會第01大艦隊的總旗艦。

延伸閱讀  會員遊戲:深沉之火

與此同時,旗艦們還具有可怕的戰鬥力,她們有著比一般的獸人老大更可怕的巨力和遠超於絕大多數艾達的驚人速度,她們中的佼佼者甚至能夠使用近戰武器將空中飛行的爆彈一分為二。在戈戎戰役的分戰役中,鳶尾修會的02大艦隊之主,也是鳶尾修會的冠軍——讓.巴爾,僅憑一己之力用重甲歐克老大們的屍體堆出了高逾30米的血肉金字塔,撕裂了防線之後,在帝皇陛下的手諭下成功突圍。時隔多年之後,阿巴頓終於明白了,那些強悍的戰士並非荷魯斯之子的一員。。。

更為重要的是,總旗艦們的本體都是超越十公里的巨型主力艦(更加罕見的甚至超過了20公里,比如說上文曾提到的讓.巴爾和厭戰)她們強大的火力使她們成為了艦隊戰中重要的火力支援平臺和進攻矛頭。

然而,一艘總旗艦永遠無法勝任一個大艦隊的工作,當姐妹們需要治療與維修,需要指導與知識,需要借用靈能力量來達成目標,她就不再是無所不能的,所以,她需要一些姐妹來與她一起控制這個由數百艘(甚至更多的)鋼鐵巨獸組成的龐然大物。

因此便有了更多姐妹們負責協助他們來完成這一系列的工作。

藥劑師

在戰場上藥劑師往往是機魂們的第二條命,沒有了藥劑師的庇護,任何軍事行動都有可能承受不可接受的損失,隨著時間的流逝,任何難以癒合的傷痛都會成為奪命的鐮刀。藥劑師不僅是戰場上機魂姐妹們的醫療兵,在緊急情況下甚至可以為她們修理艦裝等戰鬥裝置和武器。她們大都擁有著出色的戰鬥技藝,完全可以在圍追堵截中救出自己的姐妹們。更重要的是,在戰場之外的廣闊空間,她們也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最初的指揮官們就是經由她們之手來到這一支神聖的隊伍。舉例而言,鐵血修會的歐根親王藥劑師就曾負責過最初的血之誓言的指揮官改造手術。當然,沒過多久,這一神聖的職責就被交予了血之誓言修會的聖血牧師長沃爾夫榮格負責。藥劑師們依舊會聽從那些更加年長的藥劑師姐妹們的建議,因為年長者往往更有經驗。

與此同時,藥劑師們還負責保證修會的心智魔方(mind cube)的純潔性,一旦心智魔方的純潔性遭受破壞,修會將不可抑制的走向衰敗直至死亡。與此同時,她們也同樣承擔著將亞空間中的機魂姐妹們接引到現實世界中的重任。

藥劑師的職階

新晉藥劑師(也被稱為隨軍藥劑師,跟隨戰鬥小隊進行醫療作業和艦裝維修)

藥劑師(大艦隊藥劑師,往往不直接參與戰鬥,而是在實驗室中負責檢疫和除錯心智魔方,研製新的藥劑和維修技術。)

首席藥劑師(理論上來說每個修會有且只有一個,負責主持以上所有工作。)

智庫

即便碧藍航線修會的自律機魂們是整個本地星系最致命的一支力量,有的時候她們依舊會力不從心。當她們需要一些超自然的力量來保護自己,殲滅敵人時,智庫便應運而生了。她們的這些對靈能及其敏感的姐妹們成為了智庫們。相比於銀河系人類帝國來說,碧藍航線修會這個流散在外的人類遊子使用的靈能更加穩定,在碧藍航線修會迴歸帝國之後,一些帝國學者認為應當將這些智庫們命名為異能者(phsycer)而不是靈能者(psyker)。和導航者一樣,在碧藍航線修會缺少超光速航行的時代,她們同樣也能作為一名導航員存在。不過更優異的身體結構和對亞空間侵蝕的極強抗性使得她們能夠輕而易舉的同時為數個姐妹進行導航作業。

非常有趣的是,這一能量在很多方面都和waaaaagh!能量頗為類似。比如說這些機魂智庫們會自發的產生靈能力量而不需要從亞空間吸收,比如說實戰已經證明了她們的另類靈能力量能夠干擾惡魔和亞空間的連結,比如說亞空間的侵蝕對她們是無效的等。(當然也有不少審判官因此認為碧藍航線修會是異端然後開始對碧藍航線修會的聖戰。)

“也許你可以在一些機魂的本體上找到審判官們的頭顱,開玩笑的~他們基本都被驅逐了,帝皇陛下依然需要他們愚昧的身軀。不過…也不好說呢。”——鐵血修會首席藥劑師歐根親王

智庫的職階

典記官(這些靈能力量尚未得到完全解放的姐妹們主要被委派為記錄修會歷史,機僕布里也會為她們提供幫助,在這期間她們需要跟隨智庫館長進行靈能力量的學習)

新晉智庫(她們的能力相比於典記官更加強大和穩定,她們已經可以獨當一面投入到修會的戰鬥行動中去了。)

智庫館長(她們靈能力量與使用技巧隨著時間的流逝進一步得到了提升,負責在圖書館儲存和整理修會的歷史,以及進行靈能武器的研發)

至高智庫大導師(她們是靈能者之主,負責總領以上所有工作)

(不過很有趣的是,機魂們在與寂靜修女們相處時卻感到很舒適——雖然智庫們會暫時失去自己的能力。這對於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意外之喜,她們也因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誼。然而令人唏噓的是,由於帝皇陛下的隕落,野獸戰爭和荷魯斯之亂之間的歲月,寂靜修女失去了太多記錄,新生代的寂靜修女們已經忘了自己的老朋友——好訊息是,隨著鳶尾修會換防泰拉 ,她們彼此間的友誼正在一步步加深。)



旗艦(flagship)

旗艦,也可以被稱為小隊長(skipper),她們負責指揮五到八艘姐妹投入戰鬥。她們的戰技不一定是最優秀的,但絕對居於姐妹們中的上游,至少也會處於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狀態。她們負責傳達命令,同時在與大部隊脫節時能夠利用自己較好的指揮能力和戰術來最大限度的保證安全。同時,她們也有足以應對絕大多數情況的不錯的艦體和艦裝。

根據碧藍航線聖典的規定,一個完整的大艦隊還必須包括巡洋艦,戰列艦,突擊母艦,驅逐艦中不少於兩種艦種,以及必須存在的維修艦和補給艦進行緊急搶修和戰區維護。

在科技遠征開始之後的不久,每一個子修會都擁有了自己的指揮官,正因如此,在大約m31,432時,在星火燎原號機械方舟,她們召開了第二次會議,這次會議是為了討論如何將指揮官更好的納入指揮系統。

結果是產生了指揮官修會(adeptus kommandat)和碧藍航線高領主議會的重生。

碧藍航線高領主議會是碧藍航線修會的最高階軍政部門,在修會內部,它擁有幾乎無限的權力,碧藍航線修會高領主都由大導師們擔任,每一個修會擁有一個席位。

鐵血修會大導師:腓特烈大帝

鳶尾修會大導師:黎塞留(m31-m35)讓巴爾(m36-m38)(隨後的歲月繼續由黎塞留擔任大導師)。

白鷹修會大導師:列剋星敦(m31-m36)企業(m37-至今)

重櫻修會大導師:三笠(m31-m33)天城(m34-m35)長門(m35中期-至今)

延伸閱讀  唯一沒有弱勢期的法師,1級欺負妲己,4級秒甄姬,滿級沒有剋星

東煌修會大導師:逸仙

撒丁修會大導師:維內託

皇家修會大導師:伊麗莎白

北方聯合修會大導師:阿芙樂爾(m31-m35)十月革命(m36-m39)蘇維埃羅斯(m40-至今)

指揮官修會是一個獨立部門,儘管理論上來講,它必須無條件的服從碧藍航線高領主議會,但是它能夠決定碧藍航線修會所有的軍事行動的開始與終止,也能夠改變高領主議會的任免,兩個部門的權力互為補充,互為解釋,而在此兩個部門之上,還存在著傳說中的碧藍航線修會長,因為關於她的傳說過於離奇,因此本資料不予採信。

(一些指揮官認為修會長是腓特烈大人,這是毫無理由的無端揣測!)

指揮官修會包括以下子修會(排名不分先後)

白鷹修會的指揮官來自於:

火龍之怒(adeptus firedragon‘s fury)修會(基因種子性狀與火蜥蜴高度重疊(salamander))

遠星遊子修會(adeptus farway sons)(基因種子性狀與極限戰士高度重疊(ultramarine))

皇家修會的指揮官來自於:

帝皇聖裁修會(adeptus emperor’s justice)(基因種子性狀與帝皇之子高度重疊(emperor’schildren))

雄獅之劍(也被稱為萊昂之劍)修會(adeptus sword of lion)(基因種子性狀與暗黑天使高度重疊(Dark angels))

北方聯合的指揮官來自於:

人民之鴉(people’s raven)(這些指揮官們拒絕在非正式場合下稱呼自己為“修會成員”抑或“修士”)(基因種子性狀偏向於暗鴉守衛(raven guard))

東煌的指揮官來自於:

巨龍衛士(dragonkeeper)(請不要把歐姆尼賽亞的龍衛與這些指揮官混淆)(這些指揮官們也拒絕在非正式場合下稱呼自己為“修會成員”抑或“修士”。)(基因種子性狀偏向於白色疤痕(white scars))

鳶尾修會的指揮官來自於:

正義狂怒修會(於m42迴歸銀河系人類帝國後更名為多恩之怒修會(adeptus rage of Dorn))(相比其餘的指揮官兄弟們而言,他們的基因種子更加純淨,與帝國之拳軍團時代的基因種子相似度超過了90%。)

延伸閱讀  T1世界賽出征之際,卻有工作人員確診?莫不是當年老鼠的迴應?

鐵血修會的指揮官來自於:

聖血誓言修會(adeptus blood’s pledge)(基因種子與聖血天使系差距較大,但是幾乎所有修士都擁有的聖潔羽翼和一些修士曾經感受過的紅與黑詛咒已然證明了他們的身份。聖血天使的基因種子在聖血誓言修會變異如此嚴重的原因至今未知,但是很多修會兄弟都認為這並非是一種變異,而是聖吉列斯的祝福——父親的祝福使得他們相比於星際戰士們擁有了對紅與黑的更強抗性。)

重櫻修會的指揮官來自於:

群狼之子修會(adeptus sons of Fenrir)(他們基因種子的性狀毫無疑問的指向了太空野狼(space wolf))

撒丁修會的指揮官來自於:

神聖遺物修會(adeptus holy relic)(基因種子性狀偏向於鋼鐵之手(iron hands))

在正常情況下,指揮官修會是比碧藍航線的子修會們高一級的——這是為了確保指揮官們能夠順利的接入現有的碧藍航線修會體系中去,然而,在科技遠征初期,碧藍航線修會依然出現了一個致命性漏洞——當總旗艦和自己的指揮官釋出不同的作戰任務時,應當優先服從誰呢?而當總旗艦被自己的指揮官下達作戰指令,是優先執行自己當前的作戰指令,還是更改為指揮官的作戰任務呢?這是一個不得不思量的問題。往小了說,這只不過是不同級別的指揮層缺少磨合,往大了說,這甚至可能給和和睦睦的修會佈下一個個權力陷阱,埋下一個個隱患,最終葬送掉整個科技遠征的未來。因此高領主們不得不打起警惕。最後,她們進一步細化了具體職責劃分。

“那些被總旗艦選中並賦予權柄的指揮官,以及她本船的指揮官,擁有比總旗艦更高的命令優先順序,那些普通的指揮官,無法釋出超越總旗艦命令的指令。”

——《碧藍航線聖典,第二版》

這一個勉強還符合神聖的萬機之主定義下的可堪一用的架構,就開始在遠星他鄉,暗中決定了人類命運的走向。。。

(未完待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