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健康消息

50後嫁給張忠謀,同時點亮自己!張淑芬:活出生命,而不要活在角色裡



50後嫁給張忠謀,同時點亮自己!張淑芬:活出生命,而不要活在角色裡 1
【早安健康/林靜宜】

兩個世界的引路者

作畫前,張淑芬會先在家裡打坐、祈福,再到畫室,因而每一幅畫都藏有她滿滿的愛與祝福。

油畫刮刀聲與隨意擺放地上手提音響的低聲佛樂交織,在空氣裡形成緩緩流洩的共振,張淑芬創作時專注而直覺,好幾幅畫接續進行,有大有小,有油畫,有水墨,在等油彩乾透的時間,她就轉拿另一幅進行下一步的創作,或畫或點,或拍或刮,在隨機迸裂紋路的層疊底色再上新色。

現在的她已曉得一層又一層線條與色塊最終會堆疊出什麼,不同層次的新舊油彩隨時間變化,力道融合交錯,創造出幽邃無垠的空間維度。

為何獨鍾抽象?

其實,張淑芬從學畫的第三年起,就開始嘗試打破對「像」的執著,只是那時習畫年資尚淺,技法與經驗未臻成熟。無心而得的張式技法像是法器,能為她轉化內心的宇宙觀,在大千世界的物質與精神之間,抽離有形表象,探索純粹的本質。

就像她有幅紅光迷漫天際的「山之嶺」,是曾在尼泊爾山上打坐的深刻記憶。那時,她面對著喜馬拉雅山脈,看著晨曦從山稜浮現,天色由幽深漸白,而後道道紅光揮灑天際。那樣的迷漫紅光凝聚成畫作裡的宇宙心象,黝厚沉體周圍的繚繞紅光,似有氣息渾融其中,猶如夜空流動的雲體,倒映著宇宙星光也投射人間浮光,又似玄靜宇宙中道生萬物,通透天下之物生於有,有生於無的循環反復。

可以這麼理解,抽象亦是呼應她內心尋真、持善、求美的想望,以及長年內觀而悟得的空性真義。空性的智慧是了解事物都是相互依存,當因緣和合時,任何事都有可能,也會緣起性空。

人內心的永恆是明白生命是無窮盡的,知道時間如愛,既分不開,也無謂快慢,進而理解萬物以關聯形式存在、生命與宇宙合一的重要意義。如紀伯倫《沙與沫》中的詩句:「昨日我以為我是一塊碎片,在生命的穹蒼裡,不帶韻律地顫動;今日我卻知曉,我即是那片穹蒼,一切生命以有節奏的碎片在我心底流動。」

這也是張淑芬的公益領悟——當清楚明白自己即是那片生命穹蒼,就願意點亮自己,像一盞「無盡燈」,知道可以點燃千百盞燈,但其自身的光芒並不會減弱,生命會引導、啟蒙你把心敞開,懂得從每個人身上學習,而且不會緊抓著不放。

很多人並沒有活出生命,而是活在角色中,因而無法真正感受到喜悅,如果想要擁有不乏味的生命,就如佛陀所言:「點亮你自己。」一個想領悟生命的人,會對他人如同對自己一樣,升起同理心,因為知道一切沒有分別,包括自己在內,就如每個音節都是樂曲的一部分。

然而,愛豈不像宇宙,亦無窮無盡?

生命的法則就是擴展與分享。「愛與同理心是上天給予每一個人最珍貴的禮物,」張淑芬形容,自己的周圍有兩個巨大的不同世界。一個世界令人羨慕,擁有許多資源,不用太費力,就能成功;另一個世界則相反,現實條件讓他們難以靠自己的力量改善現狀,她自覺該為那些無法發聲的弱勢者做些事。

想點亮更多的無盡燈

因而,她曾中斷作畫,卻不曾在公益之路停下腳步。她就像兩個世界的引路使者,將慈悲的種子灑到台積電之後,也開始連結社會,想點亮更多的無盡燈,點燃千萬個眾生的慈悲與慈愛心。

有人形容,她的畫作總有一股正能量的氣勢,像是要傳達給世人,即使經歷過千端萬緒的磨練,仍要堅持無染地對人世抱存溫暖、希望。或許正如黑格爾所言,真與善只有在美之中才能水乳交融。

張淑芬是由姨媽帶大,從小就比同齡早熟,每當看到一片墓塚,都有繁華落盡,過近千帆的寧靜之感,「我不會因為缺少而遺憾,卻常因得到而歡喜,」她認為,人要珍惜,尊重自然,對他人與萬物賴以生存的環境要有益處,所以她推動減少資源浪費的惜食、節能節水課程,號召大家幫助弱勢的那些專案,都可見其殊途同歸的生命觀。

兩個女兒自小耳濡目染她助人的生命觀。尤其是小女兒吳永儀,近幾年回到台北居住,也跟著她做公益,「我們從小看媽媽就是這樣,她很喜歡幫助人,受媽媽的影響,我住在紐約時也是會拿食物給遊民,也會去做志工,對我們來說,幫助人是理所當然的事。」

在公益這條路上,達賴喇嘛的智慧對張淑芬有深遠的影響,兩人是二○○七年十一月在印度種下的因緣。

故事未完待續,請繼續看下一頁


那次,她陪張忠謀到印度開會,問人能否有機會拜見這位世界精神領袖,並把行程中的空檔日期告知對方,事後她才知道全球有不計其數的人想拜見達賴喇嘛,但都得要等上好久。

應該就是殊勝的因緣具足,他們真如所願在那天見到如溫煦暖風的達賴喇嘛。一開始,達賴喇嘛把她當成一般的企業家夫人,直到張淑芬脫口說出:「你來我的夢中教過我。」

這位心靈導師笑咪咪直視著她:「不是在夢裡,是在你的半醒之間。」

近距離的請益,像是當年夢裡所見所聞的再現,若要歸納相談精華,張淑芬一言以蔽之:「達賴喇嘛教我慈悲智慧。」這十年,她帶領台積電志工社、台積電慈善基金會團隊,都是依循用慈悲的心和有智慧的方法來行善之事,助人過程中,不造成他人的困擾,更不要讓受助者增加貪、瞋、痴。

「我們還要鼓勵他們向前走,不能因為有了幫助而變得怠惰、依賴,要因為曾被幫助而能感恩,站出來去幫助其他需要的人,我相信每個人都是一顆善的種子,」在張淑芬的發心裡,當愈多人都能播下善的種子,這個社會就有機會善緣滿布,種樹成林。

捨得與轉念

教導的因緣持續流轉著。那次會面,達賴喇嘛送了她一尊釋迦牟尼佛像,並輕聲低語:「我們的老師。」張淑芬如獲至寶,把這位「老師」虔誠供養於家中佛堂,愈看愈心生歡喜。

有天,普力關懷協會理事長張慧芳來家裡作客,久久凝視這尊佛像,張淑芬突然心生應轉送給她的念頭,當她把佛像交出去時,由於有太多不捨,不禁邊流著淚邊叮囑朋友一定要好生供奉。

起初,她照三餐關心:「你對我的佛像好不好?有沒有供水?」慢慢地,想起的次數變少,惦念的電話不似從前頻繁,難捨的情感也漸漸變淡,幾個月後,她突然發現不再牽掛,真正感覺到這位「老師」真實存於心中,名埋了何謂不拘泥於有形實相的「無」所不在。後來得知張慧芳將佛像送入高雄佛光山的佛陀紀念館地宮,心中無限感恩這個美妙的因緣,讓她更懂得,這位「老師」是來教她捨得與轉念。

「這是上天的安排,因為那麼珍視的寶貝送人了,若沒有這段的牽腸掛肚,我不會懂得什麼叫捨得,握在手中不是真正擁有。當自己走過從有到無、發現無的自在,把這個經驗套用於其他事情,就沒有什麼大不了。」

她也是這樣看待自己的畫作。二○一一年,她在佛光緣美術館巡迴展出四十九幅油畫,全數義賣用於佛陀紀念館的籌建。當初,她本來想留下幾幅鍾愛的代表性作品,卻因緣際會全部捐出。一開始對於畫作也是諸多不捨,有天打坐時,心念一轉:「如果,我創作出來的這些寶貝們,能讓別人來疼愛,還能以此護持佛陀紀念館,這樣的連結意義不是更開闊嗎?」

從不捨而能捨,是人生另一層次的學習。她也思考過人生最終的大捨,有人問過張淑芬關於死亡這件事。

她誠實回答:「一直在想,不過想開了!人死了,肉身結束了,但靈魂還是跟你同在,所以死亡並不可怕。活著時,把靈魂修好,好好對待肉身,不要對人世間有太多的捨不得。張忠謀是我唯一的掛念,所以我一定要活得比他久,萬一他走了,我也可以走了。」

做公益的朋友跟她說:「想著很多人因為自己改變了一生,變得更好,那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她請那位朋友不要那樣思考公益:「做什麼事都不要罣礙,也不要回頭去看別人有沒有獲得,因為你學習到的是自己本來就沒有的,充實你生命的並不是付出,而是感恩。」

本文摘自《引路:張淑芬與台積電用智慧行善的公益足跡》/林靜宜/天下文化

原文引自:50後嫁給張忠謀,同時點亮自己!張淑芬:活出生命,而不要活在角色裡

延伸閱讀:

>>立即加入早安健康LINE好友,週週抽​【健康好禮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