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西湖萌寵記|白頭鵯 徽宗畫裡飛出來千年萌寵入西湖


“已有丹青約,千秋指白頭”,在我出場前,先為大家吟吟詩,宋徽宗趙佶的名作《臘梅山禽圖》畫中題詩說的就是本尊,畫中枝頭上的就是我啦。我叫白頭鵯(bei),一千年前我就是皇宮裡的萌寵了。很高興,一千年以後,大家沒有遺忘我,惠州西湖萌寵聯盟“最老”成員前來報道嘍。


我隨意一站就是一道風景。


我膽大不畏生,大家能常常看見我。

相信大家肯定更熟悉我的“外號”:白頭翁。其實我不是老翁,只是早生華髮,“少年白”而已,我的兩眼上方至後枕為白色,“白頭”正得名於此。

安靜的時候,我自帶“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氣質。枝頭、城牆、殘荷……我隨意一站就是風景,瞬間增加一股詩意,難怪帝王將相、文人墨客都愛我,為我寫詩、為我作畫。中國傳統花鳥畫中經常有我的身影,因為“外號”有型,我被當作吉祥鳥,寓意“富貴白頭”“白頭偕老”,能成為“萬人迷”真是我的榮幸呀。

延伸閱讀  今年清邁有哪些唯美浪漫的花田?

榕樹上的果果是我愛吃的零食之一。

亭亭玉立的我,你心動了嗎?

不過,當我活潑起來時,我又如孩童般,感覺身上每個細胞都在“跳舞”。因為膽大不畏生,所以大家常見我的身影,我和麻雀、綠繡眼被稱為“城市三寶”。我和家族夥伴們常成群出現在平原區灌木叢、丘陵樹林地帶。另外,我們還“飛入尋常百姓家”,在校園、公園、庭院、行道中各種高高的電線和樹上,大家一抬頭或許就能看見我。

雖然“早生華髮”,但我神采奕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