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美國大選:我們不會屈服,不會忘記(圖)


經過四年的持續政變試圖破壞川普的總統職位,華盛頓的建制派現在希望我們這些可悲的人坐下來,閉上嘴,接受大選被竊取。我們不會的。這已經不僅僅是確保贏得大選的唐納德川普繼續擔任總統的問題了。這個問題更加深刻。這已經攸關維護我們的共和國,攸關要求真正的問責和公平。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當我聽著眾多民主黨、共和黨、媒體和矽谷科技巨頭譴責任何敢於發聲挑戰11月3日選舉舞弊的川普支持者的假意憤怒的嚎叫時,我沒有忘記也不會忘記他們的謊言和沈默。

當黑命貴(BLM)運動和Antifa組織在過去9個月裡肆虐我們的一些大城市時,這些小丑沒有譴責騷亂、搶劫和暴力。他們撒謊說是和平抗議。但美國沉默的大多數親眼看到了他們對雕像的褻瀆,對守法公民的攻擊,對小企業的破壞。

當心懷不滿的民主黨人和好萊塢精英堅稱“川普不是我們的總統”時,媒體並沒有譴責他們是”起義者”。當麥當娜呼籲炸毀白宮時,只有川普的支持者表達了憤怒。其餘的建制派則打著哈欠慶祝。當凱西-格里芬,一個低級的、沒有天賦的喜劇演員,斬殺了一個唐納德-川普的模型時,媒體又把這當作無關緊要的事情來推脫。

這雙重標準、巨大的偽善令人震驚。華盛頓當局希望我們像老年癡呆症患者一樣,不記得早餐吃了什麼?不,我們記得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