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奧運會的霸道總裁,美國人謝他,他謝中國(組圖)


1.644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041億元。

這是去年年底,東京奧組委發布的東京奧運會舉辦經費預算計劃第五版。

根據牛津大學的報告,東京奧運會的費用將超越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成為有史以來最貴的夏季奧運會。

如此巨大的花費面前,奧運會到底是怎麼賺錢的?略懂體育的人都知道,從1896年第一屆開始,奧運會就被很多國家視作“賠錢買賣”。

一直到他的出現,才真正意義上讓奧運會開始賺錢。 !

時間回到1956年的墨爾本奧運會前夕,美國國家水球隊的選拔賽,一個19歲的白人少年落選,錯失奧運資格。

對於職業選手,輸掉一場預選賽再普通不過,但這種悵然若失的後勁兒,只有當事人自己心裡清楚——

大學主力得分手、訓練中曾五次鼻子受傷、憑藉出眾的技術和身體條件入選國家隊……種種細節,放大了這種“失之交臂”的痛苦,卻也在二十多年後,成了他再次與奧運結緣的誘因。

1979年的秋天,美國第一大獵頭公司科恩-費里接到一個超級大單,需求方是洛杉磯奧組委,替他們尋找一位奧運會主辦人。客戶開出的條件乍一看也沒那麼棘手——

年齡在40歲至50歲之間

在洛杉磯地區生活過

愛好體育

具有從經濟管理到國際事務等多方面的經驗

過濾了近千名候選人,資深獵頭諾姆·羅伯茨最終圈定了主攻目標,制定了精細的遊說計劃,在一個午後,伺機出動。

沒人知道那天下午發生了怎樣一番唇槍舌劍,諾姆最終拿下了這個大單,而戳到“獵物”痛點的,就是那場水球奧運選拔賽。

昔日19歲的落選少年,已經成了坐在老闆椅裡的商界巨頭,北美第二大旅遊公司的CEO;那場比賽,被經驗老道的諾姆演變成了致命的攻心話術——

“既然不能參加奧運會,那就去主持奧運會吧。”

嗅覺靈敏的諾姆還捕捉到了另一個近乎玄學的巧合:這人的生日正是“奧林匹克之父”顧拜旦去世那天,連時辰都一樣。

這種“冥冥之中早已註定”的心理暗示療法,也起了不小作用。

這個“天選之子”就是彼得·尤伯羅斯。今天我們已經習慣性地把他和顧拜旦相提並論,最常見的一句評價是:顧拜旦開創了現代奧運會,而尤伯羅斯挽救了奧運會。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尤伯羅斯出生在商人家庭。小學畢業時,老師給他的評價是:一個不喜歡熱鬧、不愛當主角的學生。他收到評語後,在下方回應:這是個不喜歡熱鬧,但喜歡看熱鬧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