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如何不再當華府棋子? (組圖)


當地時間2月1日,台媒刊登了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撰寫的“拔掉美國發動兩岸軍事衝突的引信”一文,分析華府、北京、台北三方在此後互動時,能夠如何降低軍事衝突的可能性。

石之瑜首先指出,兩岸軍事情勢並不如外界渲染之高,是因為國際專家往往從美國角度來看兩岸,而非從兩岸各自角度著眼。對大陸來說,“北京非常了解軍事衝突的代價之高,善後之難,對大陸長遠發展造成的損害之大,實在沒有理性的動機”;而對台灣來說,“台北自己也會判斷凶險,對美國察言觀色,甚至根據華府的指示適時收斂”,石之瑜強調,不論民進黨是否真心相信台獨,都不會用戰爭當工具,這不是對不對、該不該的問題,而是會不會的問題。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石之瑜認為,兩岸軍事衝突的引信雖然在美方手上,但是台灣自甘為美國棋子是根本原因。 ()

繼而他認為,關鍵在於華府的戰略佈局如何安排台灣的角色。石之瑜指出,華府如果求穩健,只要保證不會以台灣作為軍事基地或縱容台獨發展到覆水難收,並承諾在北京片面行動時介入台北一方,現狀就基本維持了,“北京與台北之間的折衝就回到’讓利—冒進—嚇阻—緩進—讓利’的周期,過去幾十年一直如此”。但是石之瑜也強調,華府與北京要回到這樣的默契,主要還是係於華府,而特朗普(Donald Trump)從這個默契撤出,“預示了下次撤出默契是遲早的事” 。他歸結道,衝突升高到不可收拾的前提,是由於華府重新啟動台灣作為對中國發動政治與軍事的基地。

石之瑜認為,目前只能靠華府的戰略自製,來控制兩岸軍事衝突重新升高,因為除非兩岸雙方執政黨為自身的權力競逐考慮而利用兩岸衝突,否則兩岸均無升高的理性,或起碼有足夠的彈性可以調整。他繼而強調,華府隻手可以控制兩岸軍事危險度的局面,並不是真的華府片面強加於兩岸的,因為這個關鍵位置是以台北對華府言聽計從、百依百順為前提的。如果不是如此,華府就不能根據自己的戰略予取予求,也不能簡單地通過收放台獨,對北京進行政治勒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