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外祖父是立陶宛的民族英雄,但他也是納粹(圖)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我在冷戰期間的芝加哥長大,父母教導我要尊敬我的立陶宛文化傳統。我們唱立陶宛歌曲,朗誦立陶宛詩歌;週六,立陶宛學校放學後,我會吃立陶宛風格的土豆煎餅。

我的外祖父喬納斯·諾雷卡(JonasNoreika)是我家族故事中一個特別重要的人:他是1945年至1946年反蘇起義的策劃者,後來被處決。他穿著軍裝的照片掛在我們的客廳裡。現在,他不僅是我家的英雄。有街道、匾額和一所學校以他的名字命名。他被授予立陶宛最高的追授榮譽維蒂斯十字架。

2000年,母親臨終時要我接手為她父親寫書的任務。我熱切地同意了。但是,當我翻閱資料的時候,我偶然發現了一份1941年的他簽了名的文件,從此,一切都變了。我外祖父的故事比我所知道的要黑暗得多。

我了解到,我所相信的那個二戰期間竭盡全力營救猶太人的救世主,實際上下令圍捕了立陶宛他所在地區的所有猶太人,將他們送進一個猶太聚居區,在那裡,他們遭受毆打、飢餓、折磨、強姦然後被殺害。立陶宛超過95%的猶太人在二戰中喪生,許多人是在鄰居的積極配合下被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