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胎媽媽的最後七天:生下第五個女兒就去世了(圖)


1992年媽媽因難產去世時,“小咸”12歲。課上到一半,她被老師叫出來,得知五妹出生了,但媽媽夜裡沒了。么舅帶她和三妹星星回奶奶家,二妹小微在家等她們。那是電影《媽媽和七天的時間》裡的1992年,也是導演李冬梅和她的二妹李麗的1992年。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2018年,寫《媽媽和七天的時間》的劇本前,李冬梅反复想起26年前么舅到學校裡找她和三妹的情景。他們坐在么舅的小貨車後車廂,車開上山路,顛簸地路過荒野和田埂,趕回村里。那個夏夜,伴隨著五妹出生,12歲的李冬梅失去了自己的媽媽。

李冬梅家住在巫山附近的一個村莊。全村幾乎只有他們家沒有兒子。好早以前,爸爸對她們說,李家三代單傳,到爸爸那斷了,“(他)會覺得好像是祖宗的罪人……”李冬梅描述。爺爺給家庭施加壓力,爸爸也想要個兒子,“他出去有面子。”在李冬梅的成長期,等待弟弟出生是一件習以為常的事。媽媽有次和人產生摩擦,對方罵媽媽“半邊戶”。沒有兒子在那裡是可以被羞辱的把柄。每次媽媽懷孕,對男孩的切盼無時無刻不在老人面上流露。

當年村里有錢有門路的人家在女人懷孕後會找醫院查孩子性別。李冬梅家沒有找過,就這樣有了二妹、三妹、四妹。

那個年代那個地方,女人都在家生產, 臨產時就把接生婆叫去。媽媽第五次臨產時,四妹才1歲,還在親戚家養著。媽媽去世時二妹李麗8歲,她也知道家裡一直在求男孩。 “農村里耳濡目染的,就听到說誰家有男孩有女孩了,大環境都是這樣子的。”李麗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