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新冠疫情初期毒株誘發的免疫力能否預防變異株感染



新冠疫情暴發後,法國一些藥店曾提供新冠病毒血清抗體檢測服務。圖為2020年7月20日,巴黎一家藥店的工作人員在被測者的指尖採血,進行血清抗體檢測。新華社發(奧雷利安·莫里薩爾攝)

新華社北京9月30日電(記者張瑩)新冠疫情初期已經感染過病毒的患者能否抵禦變異毒株的二次感染?美國一個研究團隊利用恆河猴開展的實驗顯示,新冠疫情初期分離的毒株誘導的自然免疫力,對預防阿爾法和貝塔變異毒株感染具有一定效果,但不足以完全預防這兩種變異毒株感染。

美國貝絲·伊斯雷爾女執事醫療中心等機構研究人員日前在美國《科學·轉化醫學》雜誌上報告說,他們先利用在新冠疫情初期分離的毒株(代號為WA1/2020)感染一些恆河猴,然後在第35天時將這些已感染過病毒的恆河猴分成3組,分別接受WA1/2020毒株、阿爾法毒株或貝塔毒株感染的“挑戰”。此外,還有一組從未感染過新冠病毒的恆河猴作為對照組,直接用貝塔毒株感染它們。

結果顯示,恆河猴體內由WA1/2020毒株誘導的自然免疫力,可針對該毒株的再次“挑戰”提供強大保護。相比之下,阿爾法毒株造成的“突破感染”略多,這表明在遇到阿爾法毒株時,WA1/2020毒株感染後產生的自然免疫力對恆河猴有部分保護作用。貝塔毒株的刺突蛋白受體結合域有數量更多的突變,在面對該毒株“挑戰”時,被WA1/2020毒株感染過的恆河猴也未能獲得完全保護,並且它們體內新冠病毒載量更高,病毒能更長時間地複製。

研究人員表示,這項結果為了解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如何影響抗體療法的治療效果提供了參考。研究還表明,變異毒株可能對早期感染新冠病毒後形成的所謂“群體免疫”構成挑戰,還可能降低第一代新冠疫苗的保護效力。

延伸閱讀  7名遊客自駕後在陝西確認感染 租車公司:張掖租出後嘉峪關歸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