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做了什麼,讓保險行業如此分裂?


馬斯克在“保險行業”死磕了多年,而保險行業對這種“侵入”表現出的態度,則有著明顯的兩極分化。


出品|虎嗅金融組

作者|周舟

頭圖|視覺中國

文中劉興、吳嶽、穆潞為化名

埃隆·馬斯克,闖入了一個新的萬億市場——保險。

這位造火箭、造無人汽車、造腦機介面的男人,已經在“保險行業”死磕了至少五年。近日他的保險創新產品正式在德州上線,被人們認為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他會給這個行業帶來哪些驚喜?許多人都拭目以待。

保險行業對他的”侵入“,則表現出兩極分化的態度。

一派是以巴菲特為首的資深保險專家,他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三分之一的業務都在保險領域。他認為,埃隆·馬斯克的特斯拉可能會因冒險進入保險業務而陷入困境。“汽車公司進入保險業務可能與保險公司進入汽車業務的成功率差不多。”

許多國內的保險人士也支援巴菲特的看法。

一位財險公司的高管劉興向虎嗅表示:“不要神化’UBI車險’或者’特斯拉保險’,顛覆保險行業這種說法有些言過其實了。”

“而且中國連專門的新能源車險都沒有設立,無論在承保還是理賠環節,我們並沒有發現特斯拉和其他車企有什麼不一樣。”

而另一名財險公司高管對此有不同意見,他透露:“最快今年年底,國家將出臺細則,將新能源車險與傳統車險分開,目前新能源汽車銷售佔比越來越高,隨著資料量的提高,實時監測車主的行為資料成為可能,真有可能推翻目前的保險定價邏輯。”

“就像螞蟻金服給使用者提供小額貸款服務,它掌握了你的購物偏好和消費記錄,就能依據這些資料給你發放相應的貸款額度,特斯拉也想把保險做成‘千人千價’。”

一位行業內人士更是表示:“未來主流的保險公司(財險),將是特斯拉等車企,因為他們從車主行為裡開採出了‘數字石油’,並從中煉化出了定價的智慧。”

馬斯克到底做了什麼,讓保險行業如此分裂?

特斯拉,讓保險公司“賠穿了”

“特斯拉的胃口太大了,吃肉,連湯都不願意給保險公司留一點。”中國人保的吳嶽無奈地攤了攤手。

隨著特斯拉等新能源汽車的出現,頭部保險公司生出了一種既“抗拒”又“曖昧”的糾結心態。

一方面,所有人都知道新能源汽車是未來的主流,而特斯拉在其中“一騎絕塵”,如果保險公司能與之合作,將在未來市場的競爭中獲得“先發優勢”。

根據乘聯會最新資料顯示,2021年1-8月的新能源汽車滲透率提升至近11%的水平,這意味著在今年每銷售10輛車中便有1輛是新能源汽車。而9月甚至達到了20%,即每銷售5輛車就有一輛是新能源車。新能源汽車市場這塊“蛋糕”不斷變大,讓頭部保險公司心動不已。

圖片來源:易車

另一方面,特斯拉展現出來對整個銷售鏈條的高效控制能力,也讓保險公司在保險定價上的話語權變得更低。金融機構的本質是中介,在資訊越對稱的行業,它越是難以凸顯價值,也越難賺到錢。

吳嶽向虎嗅表示:“和傳統車企不一樣,特斯拉的線下店都是直營模式,維修點也歸它垂直管理,他們會把包括保險在內的前端後端所有東西擰在一起談,售後價格都是統一的,所以特斯拉的議價能力十分強。”

以維修為例,相比傳統燃油車,特斯拉等新能源汽車沒有發動機和軸承懸掛,可以更換的零配件不多,在這一塊想要賺保險的錢,特斯拉們把目標主要放在了噴漆和汽車框架上。

延伸閱讀  特斯拉在荷蘭開放超充,這波風暴也會席捲中國!

據一名業內人士表示,25萬的帕薩特,噴漆一塊板大概要800元;而25萬的新能源車,噴一塊漆大概需要1200元。但是噴漆的成本,包括人工費加起來僅100多元。

維修和保險費用,成為特斯拉等新能源汽車公司的一個重要“盈利手段”。

“特斯拉會幫助他們(維修點)統一把價格弄高了,弄高了之後維修點才能有穩定的利潤,這樣特斯拉從中抽取的利潤也會隨之提升,他們的利益的確更大化了,然而我們保險公司卻賠得更多了。”吳嶽表示。

此外,車主還容易陷入過度維修保養中,一位姜女士曾經想換一個門把手,維修點卻要價1.4萬元。但此後姜女士通過網路查詢得知,一些特斯拉車主亦存在門把手無法彈出的問題,僅需更換一個零售價格10.99元的零配件即可解決這一問題。而如果保險公司理賠,這些費用很容易轉嫁到“保險公司”身上。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保險公司哭著“賠穿”,特斯拉卻笑著“賺翻”。

從特斯拉第三季度的財報中,虎嗅發現“維修和保險的費用”已經成為其第二大收入來源,其財報顯示:主營業務收入120億美元,服務和其他業務(汽車維護和維修、汽車保險等)收入為9億美元,能源業務收入為8億美元。

特斯拉第三季度財報(汽車維修和保險等業務毛利率)

從上圖可見,近年來,特斯拉在“維修和保險”這一塊的毛利率持續上升,這表明其業務競爭力不斷提高。而相對應的是,虎嗅從多個信源獲悉,因為新能源汽車險還未推出,許多國內保險公司在這塊的業務仍是賠本的。

當然,這樣的情形只是暫時的。

“最遲在今年年底,國家就會推出專門的新能源汽車險。”吳嶽向虎嗅透露這一訊息。“按照銀保監會一貫的實踐方式,年底推出後,明年6月份之前還要做一個半年總結,判斷一下1.0版本新能源車險會不會引發重大的風險、保險公司是否能獲得可持續性的利潤,如果確定可行,還要再出改革方案。”

一箭三雕,馬斯克的保險“生意經”

如果新能源車險出臺,勢必將改善目前保險公司“賠本賺吆喝”的處境,然而也相應地抑制了特斯拉的“強勢地位”,這無疑會影響到特斯拉在保險和維修這一塊的收入。

馬斯克會同意嗎?答案是:NO。

在美國、歐洲、日本這些國家,早已推出了新能源汽車險。這些國家的新能源車險普遍比傳統汽車車險要高。對此,馬斯克也早已實施了新的方案。

特斯拉想到了一個“釜底抽薪”的方法:與保險公司合作推出一款新型UBI車險——“實時保險”(Insurance based on real-time driving behavior)。

UBI車險(Usage-Based Insurance),基於使用量而定保費的保險。它可以通過車聯網、智慧手機和OBD等聯網裝置將駕駛者的駕駛習慣、駕駛技術、車輛資訊和周圍環境等資料綜合起來,從而給保險定價。特斯拉保險在本質上屬於UBI車險,或者可以稱為是UBI車險的進化版本。

然而和傳統保險公司的UBI車險不一樣的是,“實時保險”是一種基於使用者的實時駕駛行為的一種保險,它無需OBD裝置來收集駕駛資料,而是通過特斯拉車輛本身所搭載的感測器與安全評分系統來收集使用者的實際駕駛情況。

以國內車險市場為例,目前普遍推行的是“年化保險”。即每年支付一次保費,保費根據信用、年齡、性別、索賠歷史等駕駛記錄。前安心保險總裁、車車科技聯席CEO鍾誠告訴虎嗅:“保險公司沒有客戶的駕駛行為的實時資料,它只能用結果資料,比如闖紅燈等違章紀錄以及過往的出險次數,這也是為什麼UBI車險或者特斯拉保險在國內還難以落地的原因之一。”

而特斯拉的“實時保險”,則根據車主的駕駛行為每月支付保費,車主的保費是根據所駕駛的車輛、提供的地址、駕駛的次數、選擇的保險範圍以及車輛每月的安全評分來確定的。

延伸閱讀  電動車技術在進步,為什麼電動車卻越來越不耐用?行內人透露原因

特斯拉在官網中表示:相比傳統車險,一般的司機可以節省20%到40%,最安全的司機可以節省30%到60%

特斯拉官網:“安全評分”越高,繳納的保險就越低

馬斯克認為,如果特斯拉的“UBI保險”可以做到同等情況下比傳統保費更低,那麼自然會吸引到更多車主投保。

值得注意的是,並不是每個人的保費都降了。特斯拉“UBI保險”的演算法,決定了安全評分越高的人,即駕駛汽車更穩定的人保費會降低,而那些危險駕駛的車主將會面臨更高的保費。

這和支付寶的“芝麻分”很像,芝麻分越高的人,即信用越高的人可以獲得更多的“貸款”,反之只能獲得更低的“貸款”。

假設市面上只有兩種保險產品:特斯拉的“UBI保險”和傳統的“年化保險”。那麼可以預測的是,那些駕駛次數少、駕駛行為穩定的車主將選擇“特斯拉保險”,而那些危險駕駛或者駕駛風格激進的人將選擇“年化保險”。

馬斯克的計劃,可謂“一箭三雕”。

一:“UBI保險”以特斯拉的資料為“根基”,在與保險公司的合作中,特斯拉將重新獲得強勢地位,並以此增加收入

二:通過“UBI保險”,特斯拉將對如何經營保險產品更加了解,為未來經營更多的金融業務做鋪墊

三:通過保險資料,篩選出駕駛行為良好的車主,進一步提高無人駕駛的智慧水平

然而保險公司卻在這次合作中,可能會相對失去主動權。如果沒有監管機構的介入,金融機構很難與科技公司在創新產品上同臺競爭。以螞蟻集團為例,“螞蟻集團一開始會和頭部保險機構合作,然而弄懂保險產品的研發和銷售全流程之後,把我們一腳踢開,單獨自己做相關業務。”劉興向虎嗅說道。

八年了,UBI車險仍未落地

“早在2013年,人保、平安、太保,就已經開始UBI車險的嘗試,2018年,大概7家保險公司向保險行業協會上報了UBI產品,實際上通過了,然而上報監管之後沒有獲得批准。”一名接近保險監管機構的從業人員穆潞向虎嗅表示。

目前中國不做“UBI保險”,非不為也,是不能也。“車險在全國有將近7000億的市場車險市場,牽一髮動全身,他不敢輕舉妄動,而且目前信用保證險等最傳統的保險都很難監管,想要推出UBI車險或者‘特斯拉保險’這種創新保險就更難了。”劉興對虎嗅說道。

八年時間,UBI車險都未能在中國實際落地。而即使在國際上,它的滲透率也有待提升。

穆潞向虎嗅表示:“一些在國際上比較知名的保險公司,比如像美國的metromile,義大利的忠利保險公司,還有包括南非的一些保險公司,它們在整個市場的滲透率都沒有超過20%。”

UBI車險未能大規模落地,其實也體現了特斯拉等車企在進軍保險行業時,和監管機構、保險公司、消費者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難以很好協調有關。

從監管角度講:特斯拉的UBI車險是以行駛里程去界定保障範圍,以駕駛行為作為風險費率因子,這給監管機構帶來了壓力。另外,特斯拉UBI車險需要掌握大量資料,這不僅涉及個人隱私,還會威脅到國家安全。

從保險公司角度:特斯拉的UBI車險如果推出,將會使整個車險市場的份額降低,一旦發生價格戰,會進一步讓整個車險市場卷得越發嚴重。吳嶽說:“2020年9月車險綜合改革後車均保費下降27%,整個中國一年的車險保費少了1800億,相當於比西藏一年的GDP還多。”特斯拉UBI車險也宣稱普通車主可以降低30%保費,如果全部推行,對於整個車險市場規模的打擊是巨大的。

從消費者角度:特斯拉界定“安全評分”的因子有哪些?每個因子的權重是多少?人們是否對特斯拉的評分體系有比較廣泛的認可,也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對於駕駛行為被判定為高風險的車主,他的保費會非常高,甚至會出現保險公司不願意為它們承保的情況,這樣的事情發生該如何解決?

這些都是特斯拉想要在國內外普及其UBI車險,不得不考慮的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國內的車險創新環境,有了明顯的改善。穆潞表示:“隨著去年車險綜合改革的推進,我們發現車險創新在國內正一步步放開。”

隨著新能源專有車險的推出,UBI車險也有望提上日程。

金融帝國的“可能性”

投資者更感興趣的是,馬斯克能順勢再造一個螞蟻集團嗎?就像他帶領的SpaceX和Tesla一樣。

延伸閱讀  【AMV全球汽車要聞】東風日產83萬;理想被指虛假宣傳;特斯拉24萬

相較國內的保險公司,馬斯克至少已經踏出了第一步:在加利福尼亞和德克薩斯州推出了自己的UBI車險——“實時保險”。按照目前的節奏,馬斯克想要改變保險行業,要經歷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特斯拉在中國推出自己的“UBI車險”,但“年化車險”仍然是當前所有車主的選擇。

第二階段:其“UBI車險”和“年化車險“,同時存在於車險市場。

第三階段:其”UBI車險“在市場份額上打敗“年化保險”,在技術和落地實踐中被證明是“對社會整體發展最有利的演算法”。

目前來看中國仍在第一階段探索,而美國在第二階段開始了嘗試。

在全球範圍內,UBI車險的滲透率普遍不高。特斯拉如果能把“UBI車險”普及,在讓利消費者的同時,可以預料的是也將讓保險公司體驗到更深的“疼痛感”——整體保費收入的降低。當然,險企也將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換。

目前,特斯拉在中國和美國都設立了保險經紀公司,這意味著它能合法在這兩個國家代銷保險。當然想要成為又一個保險帝國,它需要證明自己能成為金融市場上的一條活蹦亂跳的“鯰魚”。

假設你是馬斯克,如果你想進軍中國的保險市場會怎麼做?鍾誠表示:“首先要跟金融監管機構有一個很好的交流,你得證明這個事兒能不能改善整個車險的效率、讓消費者得到實惠,監管部門會從整個行業的角度來看對車險有什麼影響,是正面的或者負面的,包括你能不能交更多的稅收、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等。”

“美國的UBI車險佔比也並不高,我聽一位美國專家說過UBI車險在美國的車險比例大概10%,美國的頭部保險公司Progressive佔比高點會達到30%,而他們已經在這一領域做了十幾年了。”鍾誠認為特斯拉的創新保險很難一蹴而就地改變行業。

他表示:“無論是UBI車險,還是特斯拉保險,實際上都是讓消費者豐富了保險產品的選擇,但不能說有了創新保險,年化車險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吳嶽也表示:“沒有三五年,UBI車險很難在中國真正落地。”

這一切,還要看他是否能像特斯拉佔據燃油車市場一樣,更多地佔據保險市場,馬斯克表示:“明年將把實時保險推行到更多的州。”

而在中國,馬斯克在昨天剛推出第一款金融產品。11月1日,特斯拉官網上線了全新的金融產品,消費者可以通過零首付的融資租賃模式購買車輛。

至少這個跨界上癮的男人,已經開始構建他的保險和金融版圖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