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蔡向陽,一位80後基金經理是怎麼走的?



文/麥田

親愛的讀者朋友:

今天,我想起了三個字:我還在。

今日,收到一份噩耗。

蔡向陽,一位年僅41歲,管理著近500億資金的明星基金經理去世了。

同為80後的我,差點為這個不相識的人留下眼淚。

一個生命,竟似乎走得如此突然。

想起這幾日,市場哀鴻遍野,泥沙俱下。

想起,曾經逝去的一些風雲人物。

難道,瘋狂的市場先生,狂風暴雨、風聲鶴唳時,就會有無比珍貴的生命隨風而逝?


蔡向陽先生的倉促離開,似乎並不是沒有徵兆。

雖然,7月份,他仍參加華夏基金的中期策略會。但自8月份以來,華夏基金相關的資訊中,基本上沒有看到蔡向陽先生的身影。

華夏基金APP中的“基金經理說”欄目,蔡向陽先生在8月份之前,基本每週都有更新內容。然而,自8月之後,就無更新了。

延伸閱讀  北八道集團操縱市場案宣判,實控人林氏父女被判刑

華夏基金公司出了一份特別公告,對蔡向陽先生為公司、基金持有人的貢獻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公告沒有告訴大家,他離世的具體原因。

我們可以對比,前段時間,另一位令人惋惜和悲痛的公眾人物,貝殼的創始人左暉先生。清晰而明確的資訊。


這個事件可能是倉促的,亦或者是即刻發生的。

然而,在缺少大家最關注資訊的公告下。有些話,不說,其實也就等於說了。

2007年,一位香港中年男子,在巴士上教訓提醒自己打電話小聲點的年輕人,“你有壓力,我有壓力”,大家都有壓力。


三五個字的釋疑,或許是對於近500億基金規模的持有人,更好的解答。

當然,企業也可能是為了想照顧到大多數人的感受。

不知道真相,比知道好。

於我,在惋惜、悲痛之餘。更願意相信他是積勞成疾,而非其他。

剛剛,華夏基金公司再次更新“致基金持有人的一封信”。

華夏基金公司表示,陽琨先生、鄭煜女士將會牽頭組成投資管理團隊,接管相關的業務。陽琨、鄭煜兩位基金經理,都是已在華夏基金十幾年的“老人”了。都是管理著“長壽基金”的長壽經理。鄭煜女士更是從中信基金時期就已是基金經理。她一直管理著的華夏收入基金成立於2005年。


在一個特別公告之後,再一封致基金持有人的信。

延伸閱讀  上財報告:結構性牛市預期仍然存在 第三季度上海市機構投資者信心指數上揚

可以想見,近500億基金規模的持有人是多關心這件事情。

我自開始基金投資以來,就一直跟隨著華夏回報。

感謝蔡向陽先生為我帶來豐厚的回報。

我也相信,在陽琨、鄭煜兩位基金經理的帶領下,投資人的利益將會得到很好的保障。

逝者已矣!我們還是不要去想,怎麼了?

去做最好的準備,去應付最壞的結果。

唯有如此,才能感知到:我還在。

多重要。

波濤洶湧,起起伏伏。

不要悲觀!無論前路多艱難,都要走下來。

蔡向陽先生,一路走好。


(完結)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麻煩點下“贊”和“在看”,我會加倍努力。

延伸閱讀  60萬股民跌懵!光伏巨頭隆基股份一天蒸發500億,又是美國下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