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健康消息

最後25分鐘,聽爸爸轉播最後一場籃球!傅達仁兒子:我不再自私,只要他走的無憾



最後25分鐘,聽爸爸轉播最後一場籃球!傅達仁兒子:我不再自私,只要他走的無憾 1
【早安健康/魏怡嘉、黃子明等】

傅達仁安樂離世,沒有遺憾的選擇;看著父親受苦,家人決定放手

資深媒體人傅達仁遠赴瑞士,同樣選擇自己要的方式,在家人的支持下結束生命,得到了他所要的安樂善終。

2018 年6 月7 日資深媒體人傅達仁遠赴瑞士,以安樂方式為自己的生命畫下尊嚴的句點。

傅達仁的遺孀鄭貽說,一年後,她與兒子傅俊豪都夢到了傅達仁,夢中的傅達仁看來大約40、50 歲,身上都是肌肉,神采奕奕,與臨走前的骨瘦如柴判若兩人。經過一年的沉澱,對於傅達仁選擇安樂善終,她與兒子都沒有遺憾,更堅定當時做了對的選擇。

◎對嗎啡過敏,受盡折磨

鄭貽說, 傅達仁一開始是膽管阻塞, 之後又在大腸發現瘜肉,半年後再追蹤,竟發現罹患了胰臟癌,醫師說,如果開刀做化療,有50%的機會活兩年,若都不做,生命只剩下3 ∼ 6 個月,傅達仁覺得自己活到84 歲,已經很夠了,決定放棄治療,選擇安寧緩和醫療照顧。

傅俊豪說,爸爸原以為選擇安寧,就可以不痛,至少每天可以正常吃飯,但事與願違,每天仍受到病痛的折磨,爸爸覺得這樣下去是浪費國家醫療資源,家人也跟著受拖累,於是在2017 年11 月決定到瑞士去成為陪伴自殺組織「尊嚴」(Dignitas)的會員,並通過第一次面談,獲得能夠執行的「通關綠燈」。

鄭貽說,那次去瑞士,是全家人被傅達仁押著去的,於是一邊哄著傅達仁「不是要出書嗎?」希望傅達仁打消念頭回台灣,但傅達仁卻說,怕真病重時就到不了瑞士,「要回去你們回去,我一個留在這裡」。這時候家人才感覺到,傅達仁的念頭是這麼地堅定。但人算不如天算,傅俊豪生病了,愛子心切的傅達仁被迫回到台灣。

回到台灣後,家人以為這件事可以暫時不用再提了,傅俊豪說,為了止痛,爸爸貼上了嗎啡貼片,沒想到爸爸對嗎啡貼片過敏,貼上去沒多久,就上吐下瀉、翻白眼,跟著像做仰臥起坐一般地坐立不安一整夜;經過這樣的折騰,爸爸的狀況更差了,他一直都記得,那是在2016 年的12 月,由於嗎啡不能用,醫師決定只用點滴,能不能拉得回來,就看爸爸自己了。

◎不想再自私,陪父解脫

傅俊豪說,其實當時心理也有些準備,但他仍不死心想激起父親求生意志,於是在爸爸耳邊說「我們去瑞士吧」!爸爸竟然點了頭,後來乾脆說他要結婚,爸爸竟然從嘴裡蹦出一句「真的」!但一直到隔天早上,爸爸的狀況仍沒有起色,家人甚至已準備連絡葬儀社,萬萬沒想到,接下來,爸爸竟奇蹟似地慢慢好了起來。

「看到爸爸無憾的走」,不捨同時更是安慰。下一頁看更多


經過這次瀕死的經驗,傅俊豪說,他問了爸爸這是什麼樣的感受?爸爸告訴他,他可以聽得到聲音、知道誰來了,但就是無法說話,像是想活活不了、想死也死不了。他突然覺得自己好自私,為了讓爸爸多陪他,卻忽略了爸爸所承受的痛苦。之後全家便支持爸爸赴瑞士完成安樂善終的心願。

2018 年的6 月傅達仁全家再次到了瑞士執行安樂善終。傅俊豪說,在「尊嚴屋」內,爸爸的心情看來很好,不時地開玩笑說,等一下喝下去後,可以開個Party。由於喝下第一杯止吐藥後,要等25 分鐘後才能喝第二杯,在這25 分鐘裡,爸爸甚至轉播了一場籃球,「騎馬射箭、中華隊贏了!」時間一到,喝下了第二杯,之後便平靜地睡著,當時我覺得爸爸只是睡著了,直到第二天到了殯儀館看到遺體,才驚覺爸爸真的離開了,但看到爸爸無憾的走,內心縱使不捨,也有著些許的安慰。

前體育主播傅達仁2018 年6 月7 日在瑞士「尊嚴(DIGNITAS)」機構執行「輔助自殺」,當他在家人陪同下,準備喝下「尊嚴」給他的麻醉劑「硫噴妥鈉」前,與家人共同吟唱「奇異恩典」歌頌主耶穌。(黃子明攝)

前體育主播傅達仁2018 年6 月7 日在瑞士「尊嚴(DIGNITAS)」機構執行「輔助自殺」,當他在家人陪同下,準備喝下「尊嚴」給他的麻醉劑「硫噴妥鈉」前,與家人共同吟唱「奇異恩典」歌頌主耶穌。

前體育主播傅達仁2018 年6 月7 日在瑞士「尊嚴(DIGNITAS)」機構執行「輔助自殺」,當他在家人陪同下,準備喝下「尊嚴」給他的麻醉劑「硫噴妥鈉」前,與家人共同吟唱「奇異恩典」歌頌主耶穌。

本文摘自《樂活一生:有尊嚴又快樂的活一輩子》/魏怡嘉、黃子明等/時報出版

原文引自:最後25分鐘,聽爸爸轉播最後一場籃球!傅達仁兒子:我不再自私,只要他走的無憾

延伸閱讀:

>>立即加入早安健康LINE好友,週週抽​【健康好禮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