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習近平惺惺相惜的他能否更上一層樓(組圖)


《習近平和阮成發如此惺惺相惜》介紹了本專欄前年五月的《“領導幹部容易讀錯的106個字”本是供習總書記御用? 》一文中,諷刺了既然習近平是那樣欣賞和器重“目不識’滇’”的雲南省長阮成發,自然也會對北大的“白字校長”林建華惺惺惜惺惺……。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中共雲南省委書記阮成發

現如今的林建華雖然因為年齡原因已經不再擔任北大校長,但他的全國人大常委和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位置,至少是要坐到二零二三年三月。屆時的林建華已經是六十有八,是否還會連任一屆全國人大常委和某個專門委員會的副主任,有待觀察。

兩年多前的2018年10月下旬,林建華被正式宣告卸任北京大學校長一職之後,一篇標題為《北大校長林建華被免職的背後! 》的諷刺文章在中國內地的新浪等網站上被廣為轉載,說是“在中國這所萬眾矚目的大學,三年祭酒生涯,他(林建華)留給人們的所有記憶,似乎只有’白字事件’上的’鴻浩’演講。”

另外一篇諷刺文章《領導讀錯字是一件寓教於樂的大好事》的作者寫道:最近在網絡上看見一篇題為《最容易讀錯的106個漢字—-供領導秘書收藏》的文章,在列舉106個漢字的前面有一段話:“領導講話時一旦讀錯了字是一起嚴重的事情,想必秘書也會嚇破了膽,為此,我們梳理了106個容易讀錯的字,僅供秘書參考。”但我專門查找了領導讀錯字的相關視頻看了幾遍,並沒有看出領導有多尷尬的表情,也沒有聽說過哪個領導的秘書因領導讀錯字把膽嚇破了,倒是看了很多人幫助秘書出主意的文章,有的出主意在生僻字的後邊注音,有的說用別字代替,這些辦法真的管用嗎?若按你們說的,在生僻字的後邊注音,將“立鴻鵠志”寫成“立鴻鵠(hu)志”,誰能保證北大林校長不會讀成“立鴻號何無胡志”?將“滇越鐵路”寫成“滇(讀顛)越鐵路”,誰又能保證雲南的阮省長不會讀成“顛越鐵路”?把“鴻鵠志”讀成“鴻號志”或把“滇越鐵路”讀成“鎮越鐵路”,雖然讀錯了一個字,人們還能明白是什麼意思,真要是讀成“立鴻號何無胡志”或“鎮讀顛越鐵路”,不僅讓人聽了當場發蒙,不知領導所云何物不說,倘若事後明白過來,誰能保證不會有人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