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需要擔心達賴喇嘛流亡政府和美國再搞西藏議題嗎? (圖)


2021年新年伊始,在印度小城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進行了新一輪換屆選舉。此次1月3日的選舉為第一輪,共選出90位議會議員,及第二輪角逐政府領導人職位–司政的兩名候選人。第二輪投票在今年4月進行,到時將選出西藏流亡政府的新司政。而自2011年起擔任兩屆流亡政府司政的洛桑森格,會在今年5月屆滿後離任。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隨著西藏的迅速發展,藏民生活日漸富裕,達賴喇嘛的影響力逐漸衰退。 ([email protected]

這是洛桑森格在2011年接替達賴喇嘛執掌西藏流亡政府後,第一次出現政府領導人更迭。新的司政會不會延續洛桑森格的政策,還有待持續觀察。不過隨著新領導人產生,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有可能遭遇新的挑戰。

到今天,北京與達賴喇嘛的談判已經中斷十多年,這說明達賴喇嘛的路線或許已經走入死胡同。而新一代的流亡藏人期待對中國藏區施加影響,他們的思想和行動也似乎更為激進。以藏青會為代表的新一代,對達賴喇嘛的路線早有微詞,現在新司政即將產生,達賴喇嘛的路線又毫無進展,不排除流亡新政府會採取不同以往的新措施。

特別是美國在2020年底又通過了《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有意加強對西藏流亡政府的支持。該法案正式承認“藏人行政中央”是反映全世界西​​藏人民願望的合法機構,並承諾為藏族團體在可持續經濟發展、文化保護和教育等領域提供資金;同時它強調,美國支持藏人及藏傳佛教信眾自由選擇和認定藏傳佛教領袖的繼任與轉世的權利,反對並追責中共以任何形式指派未來的第十五世達賴喇嘛並以此干涉西藏宗教事務。且拜登(Joe Biden)上台後,有可能再次會見達賴喇嘛,對中國西藏政策提出更多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