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共鬥,冷戰教訓發人深省(圖)


美國《全國評論》網站發表費城“外交政策研究所”地緣政治講座主席卡普蘭(Robert D. Kaplan)的文章說,中共國是一個越來越專制集權的社會,獨裁統治扼殺了公共空間,越來越多焦躁不安的中產階級負債累累,有可能引發國內危機。蘇聯和東歐集團的例子顯示,這樣的政權不可能有善終。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拜登上台美中冷戰何去何從?

美國祇是印刷和打字機時代蓬勃發展的現代大眾民主國家,這個時代大約持續到20世紀末。這一時代主要靠報紙溝通,文章的客觀和政治中立被認為理所當然。美國特定的技術發展水平催生了堅實的中產階級體系,正是這個國家發動冷戰,戰勝了蘇聯。

但21世紀的技術環境不再相同,這樣的美國越來越不復存在。在社交媒體影響下,在“多樣性”、“包容性”和“社會正義”的口號下,難以想像的川普總統、國會暴動、電子暴徒、取消文化及隨之而來的自我審查,以及要求僵化的意識形態一致性,竟成為可能。

隨著大學文科系印刷和打字機的時代結束,意識形態的一致性繼續貶低文科,越來越多的學生被職業和其他技術學科所吸引,形成了一個西班牙哲學家加塞特(José Ortega y Gasset)稱之為“易受大眾傳媒影響者”的社會。他們都有技術技能,但對狹窄的生存空間一無所知,這使得他們的思想能夠被列寧主義的方式洗腦。也就是說,我們正在慢慢地成為臣民,而不是公民。我們認為是自己思想的主人,但那思想其實是由媒體思維模式為我們準備的。在主要媒體支持下,目前的巨變旨在摧毀西方文明和北美大陸的真實歷史和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