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英俊:一朵小紅花(組圖)


趙英俊走的那天,人人影視字幕組亦卒。如果他還在,會說什麼?肯定會說點什麼。多年前採訪過他之後,爆炸頭音樂人成了朋友圈的過客。此人總是興致勃勃,捧朋友或亮自己時必定自謙,自我定位是個“俗逼”。只有講到搖滾,主要是當代中國搖滾的種種,比如搖滾綜藝,他才會語帶嘲諷。大概是真愛過,所以責之切,格外嚴厲。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訃告全文

趙英俊是東北撫順人,混跡京滬多年,江湖氣不改。那次在酒店大堂跟他聊完,他說自己還得在這兒乾嘛幹嘛,“就不管你了”。稀奇,記者還要採訪對像管吃管玩?五年前的採訪,內容基本忘光。只記得他說自己“爛命一條”,什麼都乾過,但不會給你渲染他摸爬滾打之艱辛與光輝。還有就是言談之間,對於我溫室植物、文藝青年的天真口吻見識經常做出“你還太年輕,以後就不會這麼想”的明示暗示。社會青年和傻瓜記者,並沒有真的聊到一起。一個應差,一個交差。當時他根本沒想做採訪,是因為剛簽進好兄弟徐崢的公司,徐崢好心,要替他做宣傳,才找的媒體。

再往前一年,趙英俊為四部電影寫了歌——《港囧》的《清風徐來》,《唐人街探案》的《唐人街》,《煎餅俠》的《煎餅俠》,《萬萬沒想到》的《大王叫我來巡山》和《萬萬》,人也在電影裡露了幾把臉,被稱為“票房吉祥物”。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萬萬沒想到》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