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芯片短缺的另一解讀,2021中國公佈“答案”(組圖)


2021年,由於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以及國際芯片巨頭的產業戰略調整,汽車芯片短缺正在成為困擾中國以及世界汽車業的難題。 1月26日,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首次正面回應了這一現狀,並提出了中國的解決方案——

在中國看來,這是市場對於之前芯片企業過分追求先進製程的一次調整,是中國芯片產進程產品研發、升級和科技攻關的契機,也是中國汽車工業進行優勝劣汰的必然進程。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美國對中國芯片產業的封鎖,其影響遠比人們預想地更為深遠。國際芯片巨頭的產業升級和壟斷進程已經被打亂。 (VCG)

在中國,受芯片供應不足的影響,中國一汽大眾、上汽大眾、廣汽本田的部分車型已經進入停產狀態。在國際上,包括本田、馬自達、豐田、日產等在內的多家日本車企也因芯片短缺出現停工或減產。美國、德國等造車企業也正向芯片企業發出緊急訂單。就連特斯拉公司(Tesla Inc.)首席財務官扎卡里·柯克霍恩(Zachary Kirkhorn)也表示,公司正在盡最大努力渡過芯片短缺的難關。

目前,芯片短缺已經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問題。輿論普遍認為,受疫情影響芯片企業開工率有所下降;芯片企業對於中國汽車產業,以及電子信息產業對於芯片需求的複蘇和快速增長估計不足,是導致芯片供應緊張的主要原因。然而,更關鍵的是一場從2018年以來興起的國際芯片巨頭之間的產業競爭。

由於“摩爾定律”的逐漸失效,以及中國等後發國家的產業追趕,國際芯片巨頭在製程精度和晶圓尺寸上的競爭越發激烈。在業內普遍攻克14納米以下級芯片製程精度工藝和8英寸晶圓規模生產之後,國際芯片巨頭不得不向7納米、5納米,甚至是3納米製程精度和12英寸直徑更大晶圓的規模化生產來發展。只有這樣,他們才能保持對於產業的絕對技術壟斷、性能領先,保持超額利潤的獲得。

然而,芯片產業發展的畸變,以及中美貿易戰的爆發和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到來,使得國際芯片巨頭的產業升級和壟斷進程被打亂。

一方面由5G通訊技術、雲數據中心技術、系統優化,以及立體封裝技術等多項技術的突破與應用,使得提高芯片性能、產品效率的方式不再僅限於對於芯片製程進度的提高。 14納米製程,甚至28納米製程的芯片,通過系統優化和雲計算的結合也可以達到7納米以上製程芯片的效果。這首先就打破了國際巨頭對市場的單方面壟斷構想。

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戰的爆發,美國政府一再對中國的高端芯片進口實施限制和封鎖。這當然給中國企業的發展造成了困難,但也同時打亂了國際芯片巨頭的市場佈局。

中國作為高端芯片的主要消費國,曾經是國際芯片巨頭們的主要利潤來源,更新的芯片配合更好的手機,不僅能再次“收割”中國市場,更可以圈佔芯片產業的份額,加深中國對於芯片的“路徑依賴”,大大抬高中國進入高端芯片產業的門檻。然而,美國政府對中國的芯片封鎖,卻使得國際芯片巨頭在中國市場的銷售大幅下滑,新開發出的新興芯片無法擴大銷售。前期投入不僅難以收回,後期的產能擴張更是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