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封城,倫敦人這樣“思考人生”(圖)


從去年聖誕節開始,英國人第三次回到全國范圍的防疫封城生活狀態。與空蕩蕩的車站、行人寥寥的市區街頭相比,每家每戶的文化生活顯然更熱鬧。有英國媒體報導說,封城生活令英國人精神壓力倍增,常需要靠喝酒買醉打發時間。但對於多數英國人來說,他們在封城之下的精神生活,並不像媒體所報導的那樣糟—-不同生活背景、不同性格的英國人,其實有著不同的文化消遣。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據英國衛生部門統計,封城讓更多的英國人在家中端起酒杯,飲酒量較前年同期上升至少5%。但從積極角度看,英國人這樣做的原因之一,正是生活區域附近的酒吧因疫情關閉,人們越來越多地習慣於上網“雲喝酒”,聊天玩遊戲。 “上週末,我和三戶朋友靠這個打發了3個多小時”,家在倫敦東南區的莎麗對記者說,“其實我和丈夫只喝了一瓶香檳,主要都是在聊天”。這位在當地一家小學當教師的英國人說,其實在沒有疫情時,朋友們一起聊天就是典型的倫敦休閒模式之一。大家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如今也聊聊各自在封城期間的所見所聞。當地一些酒吧老闆們則通過社交媒體公告各種線上活動,比如舉辦酒吧問答活動,吸引數十萬人參加。在蘇格蘭,當地一些傳統酒吧還辦起線上音樂會,邀請民謠音樂家在線上分享音樂。

疫情令英國人生活大變樣的另一個方面,體現在各地劇院被迫關門。這其中,就包括英國知名音樂劇作曲家兼製作人安德魯・勞埃德・韋伯。他曾引用自己的招牌作品《歌劇魅影》中的一段經典歌詞形容,娛樂產業似乎已經被逼上“不歸路”,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韋伯認為,從經濟角度上來說,看戲保持社交距離根本行不通。為了證明劇院可以安全重新開放,韋伯去年7月出資10萬英鎊在倫敦守護神劇院舉辦一場試點音樂會演出。他原本希望證明劇院可以安全滿員開放,但為了符合政府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音樂會只能在不能滿場的條件下進行,這就意味著要空出數百個空位。負責經營韋伯在倫敦西區劇院場所的首席執行官伯頓表示,如果劇院按照社交距離的要求只能使用30%的席位,那開門經營必然賠本。韋伯的新劇《灰姑娘》原計劃去年9月在倫敦西區劇院上演,但面臨遙遙無期的等待,韋伯表示有可能把劇組搬到人們更願意幫助他的地方去—-言外之意,要離開英國到國外。但如今新冠疫情席捲全球,想找到一個理想地點,談何容易。

如此漫長的封城時間,愛讀書的英國人當然也不會放過。在英國亞馬遜暢銷書排行榜上,有關於傳染病話題的老書都很受歡迎。其中1981年出版、由美國知名作家迪恩・孔茨寫的小說《黑暗之眼》就是一本暢銷作品。另一本暢銷書則是法國作家加繆寫的《鼠疫》。英國企鵝出版社表示,與前年同期相比,這本書的銷量增長150%。

長期的封城生活,除了讓英國人有了更多的讀書時間,也開始更深入地思考人生。英國智庫“英國未來”在不同階段的封城期間進行調查發現,英國人在談到團結感時,信心變得更強。由於有了共同經歷,他們覺得與陌生人交談更有信心。一位住在蘇格蘭佩斯利的受訪者這樣說,“自從我生病以來,很多人都在門口留下卡片、包裹和鮮花……”這種新冠時代陌生人之間的聯繫,能比病毒持續更久嗎?參與者在“英國未來”的研究中提到一種願望:親切並善良地對待陌生人,才會令人們從這次疫情中真正恢復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