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包書記”引熱議,是否涉關係案人情案還需調查(圖)


因為一句“草包書記”就被“跨市行拘”,貴州任女士的經歷引發了全網熱議。雖然目前行政處罰被撤銷,涉案的派出所所長和辦案民警已停職接受調查,是否涉及關係案、人情案,已經在調查之中,但仍然有很多問號需要拉直。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1月26日畢節市公安局的警方通報稱,被罵的社區支書“前夫趙某系七星關分局民警,已於2014年7月10日離婚”。但是婚姻關係存續與否,並不是判斷是否有關係案、人情案的關鍵。試想,如果報警的人不是社區支書,也沒有“警察前夫”在公安局,派出所會大費周章把吐槽者“捉拿歸案”嗎?據媒體報導,社區支書早前還曾辯解,丈夫雖然在公安局工作,但她回家從不說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丈夫並不清楚自己報警的事情。從媒體報導看,關於丈夫、前夫的前後說法並不一致,事件的問題、性質就可能不同,關係案、人情案的板子要打清楚。

更有必要追問的是,是什麼原因推動“跨市行拘”的進行? “前夫”是普通民警還是領導幹部?如果只是普通民警,有沒有這麼大的能量導致“跨市行拘”的情況出現?這背後或許還能牽出更大的瓜。如果存在選擇性執法、濫用執法權處理個人糾紛,辦理關係案、人情案的問題,無疑是違法違紀的,應該依法嚴肅處理。公安機關所掌握的強制性權力是國家公器,要服務於人民利益,而不能淪為個人私器,甚至是某些領導幹部的“打手”“家丁”。此外,任女士所說的物業方面的糾紛問題究竟出在哪?從這起事件的源頭來看,任女士與社區支書的糾紛源於不滿小區物業及其相關工作。據媒體報導,任女士質疑小區業主委員會不按規定召開業主大會,擅自與業主們普遍不滿意的物業公司簽訂正式聘用合同。對此,社區支書劉某卻說“開不開業主大會,怎麼開是業委會的事”。目前,又有媒體爆出業委會挪用數十萬。真實情況究竟如何?社區支書是不是直接站在了物業公司一邊,業委會的指導、監督單位是否存在不作為、亂作為等問題,同樣有待進一步的調查。

可以說,這起糾紛中,不滿一句“草包”就報警,濫用公權力報復群眾是典型的濫權、耍官威,而業委會背後是否涉及利益輸送等腐敗問題,更需要權威調查。公眾都在等一個明明白白的答案。

最新的消息是,任女士表示,她已經在行政復議申請中提出了國家賠償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