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北京或修改特首選舉制度,料愛國者治港成大原則(圖)


在2021年1月上旬,路透社報導,北京正考慮修改立法會選舉及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制度,以減少泛民主派對特首選舉委員會的影響。香港特首選舉將在2022年舉行,若北京決定修改選舉制度,預料香港整個政治秩序將會大變動。據路透社引述的消息表示,北京試圖出修改的原因是,認為過去一段時間對香港問題過於保守及被動,故希望一勞永逸解決開題,以確保香港“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在1月中旬,曾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的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接受香港媒體《香港01》專訪時,主動分享1985年作為《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的經驗。他指,香港現時政治體制,包括整個選舉制度框架都是在當時,至今沒有修改,當中包括《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中就特首的產生辦法。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指,歷任特首均由選舉產生,認為特首以選舉產生較協商更有效益。 (HK01)

梁振英指,《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均清楚列明,特首可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並由北京任命,認為若宣布特首改由協商產生,不但毋須修改《基本法》及進行釋法,英方都不能指責香港違反《中英聯合聲明》。

但此說法引起各界爭論,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明,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確實訂明特首可以通過協商產生,但回歸以來歷任特首均經選舉產生,認為從選舉改由協商產生特首,是退步而不是進步。曾鈺成更進一步反問,《基本法》第45條第三款列明,特首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認為完整地解讀《基本法》第45條,就不可能以協商產生特首。

港府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亦指,香港一直透過某一個類型的選舉去產生特首。如將選舉制度改變為協商制度,相信是政治上、制度上的倒退,認為不符合港人期望。而特首林鄭月娥亦指,歷任特首均由選舉產生,認為特首以選舉產生較協商更有效益。

近期,香港媒體《大公報》刊出文章《走出西式民主的迷思,協商選舉符合基本法》,認為香港特首可由“民主協商”機制產生,更指香港需要實踐屬於香港的道路,告別西方價值。社會各界對於特首產生辦法各有看法,而林鄭亦被多次問及“協商論”時,重申不想參與有關特首選舉的爭拗,並強調特首產生辦法最終需由北京委任。

日前有報導指北京考慮修改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制度,而傳出消息不久後,梁振英便提出“協商論”,有不少人好奇為何梁振英會在這個時間點提出,從而推測報導消息或有可能屬實。面對社會熱議,梁振英響應“協商論”只是舉一個個別例子,並不會討論日後是否有需要、會否修改選舉方式及製度。而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張志剛認為,梁振英主動提及屬“敏感話題”的原因,是將這番話傳遞給泛民主派及本土派聽。相信意思是,警告泛民主派及本土派,不要想任何方法“奪權”,北京是有方法例如協商產生特首,徹底解決問題。

另一方面,日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聽取香港及澳門特首述職時提及,特別提到“一國兩制”要行穩致遠,必須堅持“愛國者治港”。中國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這反映北京對香港的政策,重點已放在維護國家安全,會加強愛國愛港力量的建設,預料北京將會制定香港包括立法會和選委會等選舉規則時,會確保愛國者能主導香港的政治局面,以確保香港能維護自己和國家的安全穩定。

在日前的特首述職中,無疑將愛國者治港放在非常突顯的位置,預計這一大原則,日後會有更多落實。當然,愛國者治港本身沒有問題,但如何落實將是北京及港府需要思考的地方,如何在落實時有說服力,減少港人的不適及不安,需要認真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