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個“群體免疫”的城市,如今再度面臨崩潰(組圖)


去年9月,一項研究指出,巴西的馬瑙斯市在有66%的人受過新冠病毒感染後,可能成為首個實現“群體免疫”的城市。但就在不久後,夢想破滅了。從10月起,馬瑙斯市的疫情迅速反彈,嚴重程度甚至超過第一輪。馬瑙斯“群體免疫”失敗的原因是什麼?被動等待群體免疫,等來的將會是疫情的平穩,還是新一輪的猛烈反撲?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馬瑙斯市下葬新冠死者的墓地(來源:視頻截圖)

馬瑙斯位於亞馬孫雨林腹地,雖然是亞馬孫州首府以及巴西第八大城市,但由於被雨林環抱、交通相對閉塞,這座人口200多萬的城市保留了相對原始的面貌,也很少受到外界的關注。

但在疫情之下,這座在去年9月被認為可能被動實現“群體免疫”的城市,一度成為全球焦點,也似乎為一些疫情防控不利的地區點燃了希望。

作為全球新冠確診人數第三多的國家,巴西的防疫工作一直飽受質疑,而馬瑙斯也未能倖免。去年3月13日確診了首位新冠患者後,馬瑙斯的病例數迅速上漲。到4月末,因為新冠疫情,當地居民的超額死亡率是19年同期的4.5倍,醫院內擠滿了新冠患者,醫療系統近乎崩潰。一個清晰的對照是,即使只統計確診的新冠患者(更多疑似死於新冠肺炎的居民未被列入),即使因為年輕人比重較大,當地的致​​死率只有0.17%~0.28%,但馬瑙斯的每百萬人新冠死亡人數,也幾乎達到了美國、英國的兩倍。

然而,與其他地區不同的是,在經歷了這段難熬的時間後,馬瑙斯的病例數卻從5月開始突然減少了,這一趨勢一連持續了好幾個月。 4月末疫情最嚴重時,當地每天有120人死於新冠肺炎;但到了8月,這一數字幾乎降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