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超市抵抗互聯網(圖)


互聯網的浪潮,在衝擊線下零售的時候,遇到了一塊很不好啃的硬骨頭,那就是小超市。

小超市包括社區超市、便利店、雜貨店、小賣部等形態,也叫零售小店,有別於大型商超、批發市場等線下零售形態。

據阿里巴巴零售和奧維分析數據顯示,當前線下傳統商品零售渠道大約有630萬家小店,超過75%集中在三線及以下城市。這些分佈廣泛的零售小店貢獻了國內快消行業40%的出貨量。

“規模越小的小店,對互聯網的依賴越小,相應的抵抗力也越強。比如,眾多的夫妻老婆店,除了收款二維碼與互聯網相關,幾乎不受互聯網的影響。”業內人士賴永華介紹,反倒是傳統連鎖超市或便利店,受影響比較大。

事實上,規模越大的線下零售,受互聯網的衝擊越大,也更需要互聯網的加持。比如,新華都、三江購物、銀泰商業、百聯集團等企業背後有阿里;步步高、永輝、中百、沃爾瑪、家樂福等企業背後則是騰訊。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大型連鎖商超經營壓力巨大,與互聯網的合作更迫切,因為體量、資金和規模都比較大,合作時也有一定的話語權,但只有幾家門店的微型連鎖商超,與互聯網的合作就謹慎得多,“人家是大象,我們是螞蟻。”雲南某小型連鎖超市老闆付松說,由於體量規模懸殊巨大,這注定是一場不平等談判,不是迫不得已,就不會倒向互聯網。

在賴永華看來,小超市抵抗互聯網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方面是因為規模懸殊使這場談判不對等,小超市有失去控制權的風險;另一方面除設備提供、系統接入外,互聯網在供應鏈上對小超市的助力有限。

對於小超市來說,人、貨、場是高度統一的。他們門店不大,即使有連鎖店也不多,但大多都是當地零售市場的深耕者,對當地消費者的需求洞察非常透徹,也有相對固定的供應鏈資源。比如,目前零售市場上在供應鏈建設上也形成了一些組織聯盟,如專攻生鮮供應鏈的九州兄弟聯、開發自有品牌的螞蟻商聯、區域型組織齊魯商盟、黑龍江連鎖經營協會等,足夠滿足小超市的需求。

互聯網巨頭的技術支持也許更有效用,但一個動輒投入千萬資金、高則以億為單位的數字化信息系統,對於年銷售額在10億元以內的腰部商超都是難以承受的,對於小超市而言,更是遙不可及。賴永華表示,只有極少數的小超市開始了數字化進程,比如,做了小程序與公眾號,或者,組建了微信群,但也還處於起步階段,大多數的小超市連數字化基建都未搭建完成。

在接入線上配送等低成本合作模式上,小超市也非常謹慎,一方面是擔心線上訂單只是存量轉化而非增量,另一方面更擔心當顧客養成在平台下單的習慣後,門店培養的目標客群就成為了巨頭的平台用戶。

“大廠所謂的為小超市賦能實則在閹割他們的未來,互聯網利用數字化系統建立自己的在線商城,賣實體零售的貨,下單、送貨、交易都在他們平台上完成,把實體零售當作商品供應商,當市場培育起來後,要么提升抽成,要么自己建倉配送。到時,消費者就不跟實體零售姓了。”一位供應商對燃財經表示。

在很多人看來,互聯網對線下零售的衝擊是一場降維打擊,但事實並非如此。馬雲在2016年提出新零售的概念,隨後阿里開始大舉進軍線下,之後,騰訊、京東、蘇寧也紛紛跟進,在2018年前後,大型商超要么關店,要么投入互聯網的懷抱,一時之間,線下零售要變天的說法甚囂塵上。

但數據顯示,小超市卻在逆勢增長。以便利店為例,據中國連鎖經營協會(CCFA)公佈的數據顯示,便利店成近三年來中國銷售額增速最快的零售業態之一,年均銷售增幅達到約20%,年均門店增幅接近10%。 2019年其整體市場銷售規模已經達到2500億元以上,有機構預計,2020年的銷售額將逼近3500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