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我和我的父輩


放長假了,昨天下午課間,想著晚上什麼也不準備做,什麼寫稿、備課都扔到一邊,決定去看場電影,《我和我的父輩》,豆瓣評分高達9.5分,登入網上買票,選坐表上一大片紅,好位置早被人搶了,能選的座位並不多。電影如此紅火,都到了要搶票的地步了嗎?

看之前大概看了一下電影介紹,本來對吳京是最不抱有期待的,不是對他本人有什麼偏見,而是我自己對戰爭片一向無感,不太喜歡那種血淋淋的場面,也不太喜歡硬漢的做派,所以純戰爭片我基本是不看的。

《乘風》

但是,我和我的父輩第一章節《乘風》還是一下子就抓住了我。

父與子好像永遠有著天然的矛盾,這樣的矛盾在影片中通常通過一些細節的衝突來展現(給同學們敲黑板,拍電影、寫作文都一樣,從小細節入手,如果開頭假大空,作文一下子就完了),馬仁興和馬乘風也不例外。

鏡頭拉到八十年前,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面對父親的誤解、責怪,兒子從來都不解釋,似乎在父子之間立了一道鴻溝,全因為兒子沒有活成父親的期望。然而,兒子的一次挺身而出,父親最終的舍兒救下眾多普通百姓,一切看似表面的矛盾都在兒子的犧牲中戛然而止,他終究是他最驕傲的兒子!

鏡頭中印象最深的那一幕,馬乘風倒在敵人的槍彈之後,他的坐騎跑回到了馬仁興身邊,那匹棕色的駿馬凸起的肌肉還在顫動,垂下來的鬃毛上流淌著鮮血,那是熱騰騰的馬晨峰的鞋乘風的血,鏡頭好幾次對準了吳京,透過他那微微蠕動的腮幫子,彷彿聽到他牙齒咬的咯嘣響,終於,他繃不住,跑到蘆葦地裡,任涕淚橫流,蒼茫大地上,一大片枯敗的蘆葦,像是在為馬乘風肅穆致哀。

三個月後,一場蓄謀已久的反擊掀起,蘆葦地裡衝出的“冀中騎兵團”,浩浩蕩蕩地向敵人的大部隊殺來。很多大的公眾號都寫到這個聲勢浩大的場面,用了一百多匹馬,特效自然也是最先進的,演員們在拍攝過程中克服了怎樣的困難,當吳京飾演的馬仁興手持帶刺刀的槍向日軍大佐的胸膛扎去,我身邊觀影的小男孩拍手剁腳呼喊稱快的時候,我腦海中閃現的仍舊是吳京在蘆葦地裡蹲下的那一幕……




《詩》

茫茫無際的荒漠戈壁灘裡,時不時的塵沙飛起,即便是騎個自行車,也會帶起一片沙霧,迷濛了視線。

在這偏遠的沙漠戈壁裡,默默奉獻著的人們,他們的工作,愛情,生活,在沉靜的基調下,湧動著一團火。那個先前犧牲了的父親,只露了一面,卻也深深打動人,而那個後來犧牲的父親,以他的幽默方式寫了個詩。

起名為《詩》的第二篇章,就是在純真年代的航天人用生命寫下的詩篇。

延伸閱讀  章子怡導演的《詩》放映,淚灑現場:希望女兒成為特別獨立的人

詩情畫意都融匯在那實在是簡潔不過的生活當中。更多的時候,他們都在忙著技術攻關在中公關還意味著犧牲,和平年代的犧牲,何嘗不是一首壯烈的詩?

兒子跟別人打架,回來讓他認錯,不認錯就罰不給吃飯?嗯,這場景有沒有一點熟悉?至少我小時候就經歷過,犯了錯,如果不反省,那就跪在那兒好好反省,直到打心底裡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為止,可是,面對父母,我們真的是錯嗎?假如骨子裡就是要較真,就是認為自己沒錯,卻又不願意為自己辯解,父母又是否瞭解呢?

妹妹說哥哥打架是因為同學說他爸爸會死的,正因為如此,哥哥才不認錯。所以,即便當時物質條件極度睏乏,從來都沒有肉吃,那天騙他再不來吃飯,肉就沒有了,小人兒仍舊堅持著,沒有錯,就是沒有錯,不來吃飯就是不來吃飯。

爸爸的打是虛張聲勢,媽媽的打又何嘗不是?當章子怡飾演的母親一角對孩子說出:“爸爸媽媽可能都不能陪你長大”,一瞬間就被觸動了。整個章節都是土沙黃色,到最後女航天飛天時,才有了明亮的藍白色。沒有那時候的土沙黃,哪裡來今天的藍白如此明亮?




陳道明飾演的成年哥哥,鏡頭中可見的眼淚。

《鴨先知》

改革春風吹滿地,春江水暖鴨先知。

1978年的上海,藍工裝鐵飯盒,南京西路的廣告牌,街頭排隊隨時走的第一代出租“小烏龜車”,宋佳扮演的趙平洋妻子韓婧雅好看的卷花頭,帶著上海口音的普通話。

小演員韓昊霖的表演可圈可點。

不同於《乘風》中的馬乘風和《詩》中的哥哥一直跟父親彆扭著,《鴨先知》中趙曉冬與父親趙平洋配合極度默契。趙平洋要賣酒,父子倆在公交車上假裝成一對不認識的人你一言我一語說著最原始的廣告詞誇酒好,順溜而又默契。父親要偷母親的錢去做廣告宣傳,曉冬自告奮勇去跟媽媽要了家裡存錢箱的鑰匙。拍攝組要進家拍攝,曉冬又拉著媽媽去逛街,逛完街看時間還未到,再去看電影,即便是《祥林嫂》也要一遍遍地看。

好在,喜劇嘛,總會有出人意料的效果。當曉冬和媽媽終於回到家,拍攝尚未完成,媽媽也跟著加入。所以,鴨先知的不僅僅是趙平洋,還有跟他配合的他們一家人,並且在他們的影響下感染了越來越多的人。當張藝謀飾演的電視臺長一句話“我可拍過電影”,很多人都會心地笑了。



《少年行》

延伸閱讀  流量明星從央視“消失”後:3位新生代歌手被認可,都是實力派

從未來穿越到當下的沈騰,與單親媽媽馬麗相親,與馬麗的兒子小小成了某種意義上的父子關係。

這個父親好像無所不能,別的父親扔籃球一個個進,還傲驕得跟什麼似的,因為他是市二級運動員。沈騰飾演的父親閉著眼睛扔連環球,百發百中,才給兒子長臉。別人父子搭檔前行,正為走在前面而驕傲,這父子倆卻健步如飛,瞬間把所有人都甩在了身後。

可是,無所不能的父親也有他的軟肋:怕水。當看到小小為追逐掉在海里的遙控飛機溺水時,沈騰義無反顧入水救兒子。雖然身上的機器一再報警,可是,小小的生命重於一切。將來,社會是不是越來越多元化?會不會有越來越多的重組家庭?即便如此,孩子成長過程中,父母之愛仍舊不能缺失。

歪個樓,寫到這裡,想起上一屆的一位學生,我以前在公眾號上曾經寫到過她。複習可以點選這裡:閒聊|你是不是不愛我了?這位學生家庭就是重組家庭,父母離婚後,她自己和她小一歲的妹妹跟著父親生活,父親的再婚妻子也帶來一個女兒,三個年齡相近的女兒在同一年中考。這本來已經夠煩的了,偏偏父親再婚的妻子懷孕了,她的親生母親再婚後也懷孕了。昨天上班時聊到她,她的兩位母親都給她生下了弟弟,本來就覺得沒人管她,嚴重缺愛的的她,現在更缺愛了。數一數就知道她現在已經有五個兄弟姐妹,不知道她母親再婚的物件原來有沒有孩子,這是一個多麼複雜的家庭,別說是她,我只要想想,也都替她頭大。

《少年行》中講述這樣的父子關係,也切中瞭如今社會現實。

機器人沈騰,電就是他的生命源,所以他走哪兒都要充電,過去一年大火的電動汽車元素成功被引進了電影。

單親媽媽帶兒不易,單從她健身的獨特鏡頭就看出來,是個狠人。人,但凡能對自己狠,對別人也就能狠得下來。



四個章節,總體來說,打動我的是《乘風》和《詩》,一動一靜兩相宜。

吐個槽

提前看了一些介紹,瞭解到影片的片尾曲《如願》依舊是王菲演唱,所以,當我左邊的一家三口看到快結束的時候站起來離開,我原地坐著不動,以等待那空靈的聲音響起,可是,這時候影院的燈光已經亮起,人陸續散場,工作人員在提醒觀眾把身邊的垃圾帶走,歌曲沒有聽到,這個應該包含在票價當中的吧?

我的右邊,一位年輕媽媽帶著一個七八歲的男孩,那男孩大概是電影院的常客,每一個演員出來的時候他都像報幕一樣,從吳京到吳磊再到沈騰馬麗,他都門兒清。前面兩章節還好,畢竟沒有什麼歡樂的場景,到後面兩章節,喜劇爆棚,看到好笑處,他歡笑雀躍,拍手頓足,連旁邊的座椅都被他帶著搖晃起來,讓人不得安生。

孩子媽顯然也習慣了他這樣的作派,中途我提醒過他好好看,不要有聲音,可是一點用都沒有。孩子和媽媽都沒有反應,完全不覺得在這樣的公共場合,觀影需要安靜。

延伸閱讀  28歲TVB女星晒豪華彩禮,10支巨型龍鳳金鐲搶眼,下月嫁學霸男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