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寂靜中的吶喊」被指涉及歧視聾啞人!專欄作家認為遊戲該「畢業」了


羅PD團隊招牌節目《新西遊記》至今製作已經八季,每一季不斷推陳出新的遊戲,不論是成員們,或是在《出差十五夜》參加遊戲的演員、歌手,創造過不少爆笑場面,特別是韓綜經常出現的遊戲「寂靜中的吶喊」,P.O 的烏拉圭、鄭敬淏被「찐이야」洗腦,完全無法集中等,全都笑到飆淚。不過,近期有聲音指出「寂靜中的吶喊」涉及歧視聾啞人,更有專欄作家認為這個遊戲是時候「畢業」了。

《亞洲經濟日報》表示人氣遊戲「寂靜中的吶喊」和「殭屍遊戲」,可能會因為涉及歧視聾啞人而引起爭議。有人批評,這是與遊戲意圖無關的過度解釋,但另一方面媒體不斷提出醜化聾啞人。

「寂靜中的吶喊」進行方式分為出題者和答題者,最大的特點是,爲了不讓玩家聽到周圍的聲音,必須戴上音響效果較大的耳機,回答者要只能依靠出題者的嘴型來理解問題,並答對正確答案。

在遊戲進行過程中,因無法理解對方而做出莫名其妙的回答或鬱悶的樣子,誇張嘴脣的動作或高聲說明的樣子,引發了觀衆們的笑聲。 在 YouTube 上搜索「寂靜中的吶喊」的話,點擊率達到 1,000 萬次的影片就會出現,該遊戲成爲了綜藝節目中經常使用的「笑容作弊器」。

但是,不斷有人指出,「寂靜中的吶喊」醜化聽覺殘疾人在溝通中遇到的困難。 因爲不能依靠聲音,所以沒有考慮學習唇語進行溝通的聾啞人的立場。 聾啞人在「寂靜中的吶喊」中指出,節目中的笑點與自己在實際溝通中經歷的困難相似。

聾人 Youtuber 通過「直觀的聾人視角 – 寂靜中的吶喊篇」影片指出 △對不理解語言的對方發脾氣;△每個音節誇大嘴型說話;△大聲說話等在遊戲中被描寫成搞笑的行爲,因此受到傷害。 有自稱是聾啞人的網友指出:即使沒有不好的意圖,對聾啞人來說也是傷害的因素,非殘疾人輕視了這種傷害。

相反,部分網友則反問:「那麼蒙着眼睛捉人的殭屍遊戲是貶低視力殘疾人的遊戲嗎? 如果這樣算的話,一切都是問題」,或者「這不是爲了貶低而製作的遊戲。雖然也有聽覺障礙人不這麼認為,但不能無條件地說是厭惡」,要求不要歪曲理解遊戲。 一位網友說:「遊戲雖然不是特定的聽覺障礙,但是有一種意識認為從日常生活開始就聽不懂話很可笑。 遊戲只是遊戲,平時不能對聽不懂的人發火或用幽默來消費」。

延伸閱讀  金宣虎通過舞台劇找回笑容:是我人生中最幸福、最治癒的公演

對於「寂靜中的吶喊」關於厭惡殘疾人的爭論擴散,高麗大學國文系教授申智英(音)強調:「遊戲本身不是特定殘疾人,那麼參與者在遊戲中是否考慮了殘疾人,脈絡和態度很重要。如果有人說了不舒服,與其生氣,不如採取思考爲什麼不舒服的智慧態度。

韓媒 huffingtonpost 近日一篇文章也提到相關問題,該位專欄作家以 2018 年世界盃為例子,當時墨西哥人慶祝韓國戰勝德國隊,SNS 上出現墨西哥人感謝韓國為題的自拍,「用手拉長眼角、做出眯眯眼」(歧視亞洲人),當地電視台主持也做出相關手勢,事件傳開後引起爭議。

事後得知,原來大部分墨西哥人都不知道手勢有歧視亞洲人的意思,墨西哥人一邊道歉一邊說,「只是模仿了亞洲人外貌特徵,沒想到有這樣的意味,我們完全沒有侮辱的意思」,確實從事件來看感謝韓國人,有什麼必要包含貶低的意思呢?但與意圖無關,如果亞洲人感到侮辱,那就不是好的行為。

文章表示,有些人不能笑着看這個遊戲。 從數年前開始,每當看到「寂靜中的吶喊」時,就會想起因聽不懂話而成爲嘲弄和嘲笑對象的經歷,聾啞人反覆指出這很痛苦。雖然聽到錯誤的單詞後,周圍的人捧腹大笑,這些都是在玩遊戲的 3 分多鐘時間裏暫時經歷。但是對於聾啞人來說,是每天都要忍受的不便和痛苦。

每當反覆指責時,不僅沒有好轉,反而變本加厲。 最近《Biong Biong地球娛樂室》成爲話題後,再次出現質疑「寂靜中的吶喊」的專欄和報道。 即使沒有貶低和嘲弄的意圖,但如果因爲某種行動的結果,對方受到傷害和侮辱,那不是應該中止的事情嗎?在生氣地之前,是不是可以理解一下對方抱怨不便的立場呢?

笑容是與儘可能多的人分享時力量會變大。 以 2021 年爲基準,韓國的聾啞人人口數約爲 34.2 萬名。 如果不排除他們,就不能一起分享笑容嗎? 相信,對於韓國的綜藝人來說,有能力創作出這樣的節目,我們也能成爲反省我們內部無意中的歧視和厭惡的力量。現在是時候應該從「寂靜中的吶喊」畢業了。

延伸閱讀  姜棟元太帥!IU 自曝眼睛不受控,總是忍不住望向他

 

來源:asiaehuffingtonpost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