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組合告別野蠻生長,監管明確納入投顧業務範疇


對基金組合的規範是勢在必行的,業內早有預期


文|《財經》記者 黃慧玲 張欣培

編輯|陸玲

近年來,隨著基金市場的蓬勃發展,基金組合的隊伍也迅速壯大。基金組合的形式類似於投顧業務,主理人負責管理組合,基金投資者可以追隨主理人,一鍵跟投。

不過,此前業內對於基金組合的定義和規範並沒有明確界限,許多組合的主理人來自民間,並沒有基金投顧的資格。《財經》記者獲悉,未來基金組合將被視為基金投顧業務,納入監管。

11月1日,廣東證監局向轄區內基金公司和基金銷售機構下發了《關於規範基金投資建議活動的通知》(下稱“通知”),通知內容包括對基金投資組合策略建議活動的業務界定,以及相應的規範整改安排。11月3日,上海證監局亦向轄區內機構釋出了通知,內容基本一致。

“對基金組合的規範是勢在必行的,業內早有預期。”業內人士稱。

新規將產生哪些影響?綜合受訪業內人士的觀點,新規對基金組合規模較大、並且還未獲得投顧試點資格的機構來說影響較大。另一方面,利好持牌機構,投顧牌照價值大增,相關機構將加速申請程序。

此外,對於大V組合來說,或也將受到較大限制。“所有非投顧機構從事‘基金投資建議服務’都會受到限制,也包括大V從事基金組合業務。”盈米基金副總裁、且慢負責人林傑才表示。

延伸閱讀  國盛證券:警惕11月海外市場4大風險風險點一:11月4日,美聯儲和英國央行分別公佈議息決議。美聯儲宣佈Taper基本無懸念,預計對市場的衝擊程度明顯小於2013年,但仍會引發資產價格的波動,對加息的表述需重點關注。英國央行可能啟動首次加息,將帶動英債收益率繼續走高,由於利率聯動效應,美債收益率也可能跟隨上行。

投顧試點規範對試點機構以及試點機構推出的投顧組合策略服務都有非常嚴格的要求,而形態類似的基金組合業務一直處在這套管理體系之外。“把基金組合與基金投顧拉平到統一的監管標準是必然會走的一步,這對行業長期規範發展是很重要的環節。”林傑才表示。

證監局明確基金組合業務規範

根據多位業內人士向《財經》記者提供的廣東、上海證監局通知檔案顯示,其中明確規定,提供基金投資組合策略建議活動為基金投資顧問業務,應當遵守《基金法》《關於做好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試點工作的通知》,關於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資格管理、行為規範等有關要求。管理型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與非管理型基金投資顧問業務是基金投資顧問業務的兩種形態,均應遵守上述規則。

通知中要求,基金銷售業務附帶提供基金投資建議活動,應當遵循基金銷售業務基本法律關係:

一是業務開展主體為基金銷售機構;二是標的基金為基金銷售機構代理銷售的基金產品;三是服務物件限於該機構的基金銷售業務客戶;四是不得就提供基金投資建議與客戶單獨簽訂合同;五是不得就提供基金投資建議服務單獨收取費用;六是不具有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資格的機構不得提供基金投資組合策略投資建議,不得提供基金組合中具體基金構成比例建議,不得展示基金組合的業績,不得提供調倉建議。

通知強調,各機構不得新增開展不符合《試點通知》的提供基金投資組合策略建議活動,包括不得展示或上線新的基金投資組合策略,已上線的基金投資組合策略不得新增客戶,不得允許存量客戶追加組合策略投資。同時,還應當以顯著方式提示存量客戶:正在對提供基金投資建議活動進行規範整改,後續存在不能持續提供服務的風險。

通知要求,各機構應於11月10日前報送業務整體規範整改方案、存量業務情況。基金投資顧問機構應當於今年12月31日前將存量提供基金投資組合策略建議活動規範為符合《試點通知》的基金投資顧問業務。不具有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資格的基金銷售機構應當於明年6月30日前將存量提供基金投資組合策略建議活動整改為符合前述法律關係的基金銷售業務。

新規將產生哪些影響?

《財經》記者從基金業瞭解到,目前廣東、上海證監局已將通知下發至各機構,而深圳、北京地區尚未有相關通知反饋。如果新規在全國範圍內推行,將產生哪些影響?

首當其衝的是尚未獲得投顧試點資格的第三方機構。

“對於基金組合規模較大,並且還未獲得投顧試點資格的機構來說,本次新規的影響相對會大一些。”林傑才對《財經》記者表示。在他看來,此類機構有兩條遷移路徑:一是與具備投顧資格的試點機構合作,為客戶提供符合規範的基金投顧服務;二是將現有的組合業務在整改期內迴歸本源,變更成為基金銷售關係。

延伸閱讀  江蘇交易電價上浮19.94% 邁出電力市場化改革第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為止僅有三家第三方獨立銷售機構獲得該項業務試點資格,分別為螞蟻基金、騰安基金和盈米基金。而三家試點資格獲批的時間還是在2019年。《財經》記者瞭解到,一些第三方銷售機構在積極等待試點資格獲批。

而在尚未正式獲得投顧業務試點資格的第三方機構網站上,組合銷售專欄中均有大量的民間組合,人氣最高的組合有超五百萬人關注。

此外,對於民間大V組合來說,即使在有投顧資格的第三方平臺做組合,也會受到限制。“新規下,所有非投顧機構從事‘基金投資建議服務’都會受到限制,也包括大V從事基金組合業務。”林傑才表示。

那麼,非持牌組合有沒有可能轉化為真正的持牌投顧組合呢?“比較難,投顧產品的稽覈非常嚴格。”一位第三方機構人士告訴《財經》記者。

在林傑才看來,新規是基金投顧試點工作持續深化必然要完成的步驟。“隨著基金投顧試點工作的深化,將更加有利於行業的規範執行和專業分工,並且由於基金投顧強烈的買方屬性,將基金組合業務納入基金投顧統一規範之後,可以讓更多機構將關注點放在客戶的利益身上。”

根據中國資本市場標準網披露,截至目前,已經有59家機構獲得基金投顧資格試點的備案函,包括24家公募基金,29家證券公司,3家,3家第三方獨立銷售機構。基金和券商成為絕對主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