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ian和Lucid兩大勁敵合圍,特斯拉能否繼續穩坐釣魚臺?


剛剛過去的10月,圍繞特斯拉的新聞有三件。

一是其市值在三季報後正式衝破1萬億美元,並繼續狂飆;二是特斯拉電動皮卡的最大對手Rivian正式遞交IPO申請,並將於下週登陸納斯達克;三是在業務上直指特斯拉腹地的Lucid Motors宣佈10月30日開始交付,其市值於10月28日一夜暴漲137億美元,一舉超過了小鵬、理想、法拉利等車企的市值。

合起來看,電動汽車行業的格局或許不會輕易改變,但在特斯拉一家獨大之外,微妙的變化已經產生了。

被馬斯克“嫌棄”的兩家車企

如果給Rivian和Lucid找一個共同點,它們大概都具有很強的“馬斯克不友好性”。

因為高估值的同時交付量極低(甚至無交付)這兩家公司都被馬斯克在社交平臺上暗諷過。另外,Rivian曾和特斯拉因為人才跳槽問題在去年對簿公堂,而Lucid有近半數工程師也是從特斯拉“挖”來的。


不過,這兩家公司的性質與出身決定了,與特斯拉的一戰必然發生。

Rivian創立於2009年,原本是平價跑車生產商。但2018年的洛杉磯車展上,Rivian推出兩款純電產品——SUV R1S和皮卡R1T,瞬間走紅市場。於是,自2018年至今,Rivian完成了總額超過105億美元的天價融資,僅2021年內就超過50億美元,亞馬遜和福特都成為核心投資者,貝索斯還親自為它宣傳。這推動它的估值躥升到外界流傳的600億美元。而由於與特斯拉產品的錯位競爭,它也被認為有能力在特斯拉之外率先佔據新市場主導權。

相比Rivian,Lucid的經歷更為傳奇——Lucid的CEO Rawlinson曾經是特斯拉的總工程師,負責監督Model S車型的開發。創始人之一Bernard Tse,曾是特斯拉前副總裁兼董事,現任硬體工程副總裁Eric Bach 、供應鏈管理副總裁Peter Hasenkamp 、銷售總監Doreen Allen都來自特斯拉。可以說,這是一家在特斯拉的眼皮底下長出來的新秀。

在它發展早期,中國北汽曾是投資主體之一,而後在撤資離場時將部分股份轉讓給了賈躍亭,賈躍亭為了解決法拉第未來的資金問題又將這部分股份出售。2018年,沙烏地阿拉伯主權基金“公共投資基金”超10億美元投資Lucid Motors,給了它大展巨集圖的機會。

不過,真正讓馬斯克忍不住出言迴應的,恐怕兩家對手車企身上的那些“確定性”,尤其是它們都已經開啟了交付行動。

延伸閱讀  價格上漲不低於20%、款到發貨,電池全面漲價潮已至

挑戰特斯拉,Rivian和Lucid的底氣很足

Rivian暫時定位於電動suv和電動皮卡,Lucid則是在資金壓力得到緩解後開始交付2016年就釋出的車型Lucid Air,他們都有著各自的依仗。

對Rivian而言,皮卡一直是美國消費者最愛的車型之一,2020年美國汽車銷量分車型排行榜中,前三名福特F系、雪佛蘭索羅德和道奇RAM全部是皮卡。J.D.Power研究公司分析師Jominy表示,近年來SUV和卡車一直在美國市場發展良好,兩種車型佔10月份美國汽車銷售總量的80%左右。


在新能源浪潮下,電動皮卡毫無疑問是美國車市下一個引爆點,但目前多家車企計劃多,實物少,通用汽車計劃在今年秋季上市GMC Hummer EV,福特和Lordstown Motors也計劃在今年內上市電動皮卡,而原本早早宣佈了Cybertruck的特斯拉把生產交付一拖再拖,推到了2022年底,甚至直接不再做相關表述,進入“難產期”。

對比之下,Rivian在提交給SEC的檔案中披露,截至今年 9 月,已有近 5 萬位客戶預訂了 R1T 和 SUV R1S,9月已經下線首臺電動皮卡R1T並開始交付,12月則要開始交付7座SUV R1S和商用物流車EDV——後者是Rivian另一張王牌,它來自最堅強的後盾,亞馬遜。

自Rivian第二輪融資開始,亞馬遜參與了總計四輪融資,截至9 月30日,亞馬遜持有的股權投資“包括 Rivian Automotive 的優先股,約佔 20% 股權”。亞馬遜高階副總裁皮特·克拉維克是Rivian的董事會成員,今年7月,貝索斯的太空之旅進行前,乘坐的就是Rivian電動車。

延伸閱讀  5G冬奧初顯精彩!L4級自動駕駛等科技冬奧專案依次亮相


更重要的是,Rivian與亞馬遜簽署了客製化貨車預定合同,將在未來10年為後者提供超10萬輛電動卡車,首批1萬輛將在明年年底交付。目前,Rivian手中已經把握著15萬左右的訂單數量。上市之前就含著金湯匙,Rivian的估值直逼自己的另一個大投資者福特,福特也持有Rivian超5%的股權。

據悉Rivian決定在完善自己的主要產品線後,於2025年左右開始大規模挺進廣義電動車生產。

而Lucid一開始就盯上了特斯拉model系列,把高階作為指導原則。Lucid首款車型Lucid Air Pure起售價為77400美元,週末交付的第一個版本價格約為169000美元,賓士和寶馬的高階車型也在Lucid的對手名單上。

Lucid的核心競爭力在於一定程度上解決了“續航焦慮”,單次充電最遠可行駛520英里(EPA認證續航里程,約837公里),是美國市場上銷售的電動汽車中續航最長的車型,它原本對標的特斯拉超長續航車型Model S Plaid+生產早已取消,Lucid也因此獲得了超過1萬份訂單。

Rivian和Lucid目前的合圍之勢,近乎對特斯拉主要業務的全面“圍剿”,這場挑戰,是否能成功?

圍剿特斯拉,變數不可忽視

特斯拉的交付一直是馬斯克關注的問題,雖然佈局早,但即使擁有全球三大生產基地也無法完全解決產能問題,剛剛起步的對手Rivian和Lucid自然也要追趕產能的生死線。

目前,Rivian僅有一家位於美國伊利諾伊州的工廠,計劃產能15萬臺左右,還遠遠不能滿足當前的訂單需求。為此,Rivian計劃投資50億美元左右,在德克薩斯州建造第二家工廠,並在2027年達到20萬輛的產能,目標於2023年Q2正式投產。今年8月,Rivian還選址英國布裡斯托爾作為其首個海外產線,預計投資10億英鎊。

馬斯克則繼續調侃:“我建議先讓他們的第一個工廠運轉起來,以負擔得起的單位成本實現批量生產是非常困難的。”

Lucid行政總裁Peter Rawlinson表示,2022年生產和交付的目標是至少20,000輛Lucid Air這將會帶來超過22億美元的收入,不過,今年內的產能只有575輛左右。

交付問題帶來的風險是營收,而營收對應著現金流狀況。J.D.Power的分析師Tyson Jominy稱,為了量產,“他們可能需要從投資者中尋求更多的融資,才能夠支援前期的生產投入”。

Lucid預計當前現金狀況可以維持2022年的正常執行,但生產更多的汽車並不足夠,因此籌集額外的資金來維持2023年及之後運營是大概率事件,一年內,Lucid可能無法實現正現金流。僅今年上半年,Lucid就虧損了36億美元。

Rivian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別虧損 4.26 億美元和10.18億美元,今年上半年虧損9.94億美元。同時,由於產品下線晚,公司只有9月實現了小部分營收。長期來看,為了維持產品的優勢地位,Rivian還必須付出不小的研發成本,即使融資量驚人,這也將給其運營帶來壓力,2020年的研發投入約為7.66億美元,今年上半年的研發投入已經達到6.83億美元。

延伸閱讀  2022款寶馬M5 CS評測:行政高階人士的成熟跑鞋


而對兩者而言,充電等配套服務設施的建設還需要繼續花費資金和人力。Rivian計劃在7個州建設24個直流快速充電站,並在30個州建設145個充電站,2023年前在600個站點建立超過3500個直流快充樁,以及10000個目的地充電樁。

但是,由於Rivian目前車型的目標使用者主要是戶外運動和休閒愛好者,當前的規劃大多處於偏遠地帶,如果未來多車型並舉,還要進一步加碼城區充電設施建設。對於Rivian和注重高階形象的Lucid而言,服務體驗中心等線下站點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這關係到它們能否在特斯拉之外樹立品牌形象,這將進一步加大開支。

最後,產品可以成為依仗,也可能是最大的變數——剛剛交付的Rivian和Lucid並沒有獲得市場的大面積反饋,尚未有實際產品效應產生。對消費者而言,只有體驗才是優勝劣汰法則的決定性因素,要真正與特斯拉形成對立之勢,終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結語

無論Rivian還是Lucid,要想實現特斯拉式的發展,最終的交付與實用效果才是底氣。目前,市場更熱衷的還是前景與概念,畢竟,“特斯拉勁敵”甚至“特斯拉殺手”始終是個非常有話題性的稱號。

儘管如此,站在特斯拉一騎絕塵的背景板旁,不管是消費者還是投資者,或許都更希望有新的競爭者能跑出一個好結果。畢竟,競爭可能是產品創新和企業增長,最有效的良方之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