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財險前三季度虧損1.57億 民生信託 “以物抵債”獲二股東之位



近日,亞太財險披露了2021年第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報告顯示,今年三季度,亞太財險核心、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255.32%,較上季度末下滑近20個百分點,保險業務收入16.5億元,淨虧損1.09億元。若結合今年前兩個季度的資料簡單來看,截至三季度末,亞太財險共實現保險業務收入43.8億元,淨虧損1.57億元。

另外,亞太財險近日還在中保協官網披露關於變更股東有關情況的資訊,新華聯控股持有的亞太財險2.7%股權因一拍流拍,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裁定相應股權抵償給民生信託。據此,民生信託以一拍保留價,通過“以物抵債”的形式取得亞太財險2.7%股權。

前三季度虧損1.57億

資料顯示,亞太財險的前身為1982年在深圳設立的香港民安保險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2005年獲准改建為全國性綜合財產保險公司,即民安保險(中國)有限公司,2011年,經原保監會批准,海航資本控股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聯合受讓公司100%股權,並更名為民安財產保險有限公司。2015年11月,新華聯聯合泛海等公司一同拿下民安財險100%股權,成為民安財險新的控股股東,次年1月便正式更名為亞太財險。

從更名之後亞太財險的經營狀況來看,2016年淨利潤同比虧損幅度增長360%達到4.47億元后,該公司即進入盈利通道,近四年該公司分別盈利0.14億元、0.34億元、0.43億元、0.61億元。不過,今年前三季度,亞太財險淨利潤虧損1.57億元,該公司全年淨利潤能否延續盈利,則主要看四季度的表現。

相較於業績,更令外界關注的是亞太財險的股權問題,10月29日,亞太財險公告稱,新華聯控股持有的亞太財險2.7%股權因一拍流拍,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裁定相應股權抵償給民生信託。據此,民生信託以一拍保留價,通過“以物抵債”的形式取得亞太財險2.7%股權。

交易完成後,民生信託對亞太財險持股比例將從17.3%提升至20%,仍為亞太財險第二大股東,而新華聯則將退出亞太財險股東之列。

值得一提的是,民生信託目前所持亞太財險17.3%股權,亦是通過“以物抵債”方式從新華聯手中所得。

回溯來看,2019年底,因與湖南出版投資控股集團財務有限公司城交的兩筆3億元線上同業拆借業務發生逾期,被提起訴訟。其陷入流行性危機的情況也被正式曝光。

2020年初,民生信託對新華聯尚未到期的26.8億元信託貸款申請了強制執行,新華聯持有的巨集達股份、科達潔能、北京銀行、賽輪輪胎、遼寧成大五家上市公司的全部股份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

延伸閱讀  菜鳥認繳16億元入股中國貨運航空 加碼全球物流網路佈局

2020年12月,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將於2021年1月3日對新華聯集團持有的亞太財險17.3%股權進行拍賣,評估價共8.51億元,但最終起拍價定為6.81億,與估價相比折價2成。

根據拍賣資訊,新華聯集團所持有的部分亞太財險股權被分成三部分進行拍賣,分別為3.8%、5.4%、8.1%,評估價分別為18693.89萬元、26565萬元和39847.5萬元,拍賣價分別為14955.112萬元、21252萬元和31878萬元。

但一拍流拍,隨後,2021年1月,亞太財險公告,根據法院裁定,新華聯控股持有亞太財險17.3%股權抵償給民生信託。1月14日,該筆“以物抵債”交易辦理工商登記手續,並完成過戶。

股權大面積質押凍結藏隱憂

本報記者注意到,亞太財險大部分股權均處於被質押或被凍結狀態。

目前,亞太財險共有五家股東,分別為武漢中央商務區股份有限公司、民生信託(暫未取得監管批覆)、億利資源集團有限公司、重慶三峽果業集團有限公司、新華聯控股,持股比例依次為51%、17.3%、15%、14%、2.7%。其中,除了尚未取得監管批覆的民生信託所持17.3%股權處於正常狀態,其他股權全部被質押或被凍結。

亞太財險第一大股東武漢中央商務區是泛海控股旗下控股子公司。泛海控股作為一家地產企業,在2014年提出轉型策略,由單一的房地產上市公司向涵蓋金融、房地產等業務的綜合性控股上市公司轉型。2015年,泛海控股斥資20億元拿下亞太財險控股權;斥資41億元投資民金所、泛海融資擔保、泛海基金、泛海資管等四家公司;持有鄭州銀行0.17%股份,廣西北部灣銀行6.32%股份,大連銀行4.41%股份。2016年,“泛海系”斥資27億美元收購美國大型綜合金融保險集團Genworth。

終於,2020年1月,經證監會核准,其行業分類由房地產變更為金融業。如今,泛海控股金融業務已形成以民生證券、民生信託、亞太財險為核心,涵蓋證券、信託、保險、網際網路金融、期貨等金融業態的金融板塊佈局。

但大手筆的金融佈局外加自身大體量的專案開發,泛海控股的資金壓力開始凸顯,期間不斷通過發債以緩解財務壓力,但隨著償債期的到來,泛海控股已經需要出售房地產資產和其他流動性資產、引入戰投等舉措兌付債務以及支付運營成本。

10月28日,泛海控股釋出關於境外附屬公司債務相關情況的公告,承認目前兩筆共計25.65億港元的發行票據,目前已經逾期,且抵押物被強制執行。

延伸閱讀  主營產品價格上漲 金瑞礦業前三季度淨利潤同比增逾137倍

泛海控股稱,根據上述兩個票據的股權抵押協議的約定,在發生違約事件時,抵押物可以被強制執行,而抵押權人有權在抵押物可被強制執行的情況下指定接管人。

如今,泛海控股旗下子公司武漢中央商務區所持亞太財險51%股權已經被悉數質押或凍結,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中國保險與養老金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朱儁生曾表示,股權質押本是一個正常的商業行為,一般而言,國有保險公司的股權質押相對較少,而民營保險公司的股權質押更普遍,因為民營企業融資渠道相對較窄,保險公司股權是質量相對較高的押品,融資比率比較高,質押融資是很多企業的選擇。但如果個別股東有過於激進的質押融資行為,會加大自身流動性風險,進而危及險企股權結構。

“股權質押對股東沒有多少風險。要看股東的還債能力和債權人的資質,如果到了債權人要執行股權質押之時,保險公司的股東可能會非正常的變更或者無法變更而擱置,影響公司穩定。”中國社科院保險與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曾說道。

從過往經驗可以看到,若股權出質用於融資後無法及時償還債務,債權人將可能通過司法手段處置質押的股權,這將被迫造成亞太財險的股東變動。如今新華聯所持股權已經發生變更,其他股東所持股權又處於質押或凍結狀態,對亞太財險而言,無疑暗藏隱憂。一位保險法學教授曾向本報記者表示,一旦保險公司大股東出現變動,勢必會影響經營管理,包括公司的董事、監事以及相關高管都有可能出現變動,甚至還有更名風險。

責任編輯:孟俊蓮 主編:冉學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