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女子電競RWE經理劉苓明:電競真的不只是打打遊戲



劉苓明(右三)率RWE征戰王者榮耀女子公開賽。受訪者供圖

劉苓明在電競行業已經摸爬滾打9年了。她除了做職業選手,還做過遊戲主播和賽事解說。隨著經歷不斷豐富,那些因為女性身份而在電競行業遭遇的困窘讓她萌生一個想法——組建一支女子職業戰隊。

組戰隊、打比賽,說起來輕鬆,實際執行中卻經常面臨各種意想不到的狀況。日前,RW王者榮耀分部女隊RWE經理劉苓明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專訪,圍繞隊伍組建、隊員選拔、參賽心得等方面,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作為職業選手的劉苓明(右)曾隨隊伍獲王者模擬戰冬冠邀請賽冠軍。受訪者供圖

理想

決心組建女子職業戰隊

在成為RWE經理之前,劉苓明的身份是RW電子競技俱樂部的職業選手,她的ID叫納蘭手手。憑藉賽場上極強的操作能力和甜美的面容,劉苓明收穫了許多關注和喜愛,熟悉她的觀眾親切地稱她手手。從2013年加入SMG.girls戰隊成為Dota2職業選手至今,她在電競行業已經摸爬滾打近9年。

9年間,她除了做職業選手,還做過遊戲主播和賽事解說。隨著經歷不斷豐富,那些因為女性身份而在電競行業遭遇的困窘讓她萌生一個想法——組建一支女子職業戰隊。

由於受關注度低,女子電競選手的職業道路舉步維艱,組女隊更是難上加難。因此,劉苓明的組隊想法被擱置了很長時間。直到2020年,TGA騰訊電競運動會王者榮耀女子賽的成功舉辦讓劉苓明看到了希望,恰逢她所在的RW俠王者模擬戰分部解散,心中的想法再也按捺不住,“就覺得女子電競的東西,我一定要想辦法去做。”她決定為自己以及更多想成為職業選手的女孩邁出這一步。

說幹就幹,剛過完春節,劉苓明就著手準備。發招募令,組選拔賽,線上、線下試訓,一個多月後,一支7人小隊初步成型。

隊伍為何取名RWE?劉苓明表示,組建之初設想的女隊就是一支具有女俠風格的隊伍,“我們俱樂部也是以‘俠’為中心,所以作為一支女隊,我們首先就想到了峨嵋派,那‘E’其實可以看作是‘峨嵋’的意思。”

不僅隊名,女俠的風格也延續到了隊員的ID上,婉清、王將、星辰海這些極具古風氣息的ID都經過了劉苓明和隊員們的精心挑選。除了呼應隊伍風格,劉苓明也希望她們能慎重對待ID和職業生涯,“因為有一些選手年紀比較小,不知道ID可能是要伴隨她整個職業生涯的,所以也是想讓她們考慮清楚。”


劉苓明還做過遊戲主播和賽事解說。受訪者供圖

管理

延伸閱讀  KPL秋季賽紅榜出爐:eStar制霸S組,詮釋補強?XYG連斬2大豪門

晚上兩點前必須交手機

組戰隊、打比賽,說起來輕鬆,實際執行中卻經常面臨各種意想不到的狀況,選手線上試訓代打、不聽指令等問題更是層出不窮。對此,劉苓明有自己的堅持,原則性問題決不容忍。

RWE招募流程的第一步是由報名選手填寫基礎資料,劉苓明設立的門檻是巔峰賽分數最低要達到2300,“新賽季的話,至少是前5000名,這是最低要求。”初試合格的選手將進行一到兩週的線上試訓,通過後,劉苓明還會對其進行線下考查,判斷能否融入團隊。

提到選手的選拔,她有些欲言又止:“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也不知道說出來會怎麼樣,但我們確實發現存在著問題,就是很多女選手的賬號都是別人代練或者代打的。”

劉苓明表示,這些選手的共同特點就是線上試訓時,賬號分數特別高,“但她們的真實水平跟這個差距是很大的。”為此,她和教練組不得不花費更多心思來驗證選手的真實操作水平。

入隊考核只是最簡單的第一步,對於進入RWE的女孩,劉苓明制定了規章制度。由於多數隊員之前都沒有接受過系統的訓練,加上每個人對於遊戲的理解不同,很多選手入隊之初會出現不聽從指揮、不接受批評、不承認錯誤等問題,反駁是她們最常用的表達方式。


劉苓明對選手職業態度要求很高。受訪者供圖

在劉苓明看來,作為選手,無論水平如何,職業態度首先要端正。為此,她要求進入RWE的女孩,在日常訓練中必須“有規矩”。例如,在賽後覆盤時不要急著說話,先聽教練的分析和總結,“就像上課一樣,老師讓你回答問題了,你再說。”

此外,由於隊員年紀普遍比較小,怕她們熬夜玩手機,影響到休息和訓練,劉苓明也對女孩們的作息進行了規定:每天凌晨兩點準時交手機,上午11點之前必須起床,11點半必須出現在訓練室。

愛之深,責之切。劉苓明的嚴要求源於對女孩們的高期待。公開賽前,劉苓明對這支新隊伍的首秀信心滿滿。但由於國家新聞出版署《關於進一步嚴格管理切實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路遊戲的通知》的釋出,此前一直參與訓練的兩名未成年選手失去了上場機會,隊伍半年的努力打了水漂,劉苓明形容自己和隊伍狀態“一下子跌到了低谷”。她坦言RWE在公開賽上的表現比預期差了很多。不過,總是保持樂觀心態的她相信,經歷了這一切,隊伍會變得更堅固、更堅強,“如果明年再來,RWE的表現絕對不僅僅是現在這樣。”

除了訓練和比賽,劉苓明平時也和RWE的女孩們住在一起,大家有空會一起吃飯或者出去玩。她自認跟女孩們“挺處得來的”。“除了面對原則性問題,我會發脾氣,會嚴厲一點,其他時候,我還是很好相處的。”她笑著說。


劉苓明(左)觀看RWE戰隊比賽。受訪者供圖

前景

“女子電競總算能看到光了”

延伸閱讀  ShowMaker妖姬開啟局面,DK完美運營擊潰T1先下一城

作為曾經的職業選手,在接受電競專業訓練之前,劉苓明最先開始學習的是如何與偏見和平共處。“當時,我想去打職業,很多人看了我的資料覺得可以,但發現我是女生就不要我了。”這樣的“特殊待遇”,她經歷過不止一次。

偏見和質疑不但沒有將她的熱情熄滅,反而成了她電競夢想的“試金石“,讓她打職業的目標更為明確。沒有專業女隊就嘗試和男選手組團,沒有女子賽事就去找不限性別的比賽打。

談起如今電競環境的變化,劉苓明喜憂參半。

喜的是,電子競技對於女性選手釋放出了越來越多的善意。尤其是今年王者榮耀女子公開賽的舉辦,讓一群心懷電競夢的女孩們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舞臺。“終於有人願意站出來,幫助女子電競邁開這一步,讓觀眾看到,女選手也不是不可以。我感覺一片漆黑的女子電競,終於有一道光了。” 經歷過沒有比賽可打的日子,眼見公開賽如火如荼地進行,帶隊參賽的她比參賽選手還要激動。

憂的是,隨著比賽程序的不斷推進,在帶隊參賽的過程中,劉苓明也發現了不少問題。面對個別選手線上比賽找代打,抱怨賽制不公平等言行,她直言看不慣,更不理解,“我覺得是因為她們打比賽太輕鬆了,所以有些不珍惜。她們不知道前面發生了多少事情,女子電競才走到今天。”說起參賽選手,劉苓明的語氣中有羨慕,也有惋惜。


劉苓明直言電競賽場很殘酷。受訪者供圖

作為前浪,她希望儘可能多地把自己的經驗和想法傳遞給選手們:“我覺得大家都應該明白,做一場女子賽是很不容易的。哪怕這個賽事最開始的時候的確不夠完善,但賽事方已經做了很多努力,它一定會慢慢變得更好。”

一定會慢慢變得更好,這也是劉苓明對於整個女子電競行業的期待。在成為戰隊經理後,她淘汰過太多不達標的選手,但她認為這也可以看作是女子電競發展向好的一個訊號,從好的方面來想,說明打職業變得更簡單了,願意打職業的女孩也變多了。

對於更多想要成為職業選手的年輕人,劉苓明直言:“我希望大家一定要考慮清楚,電子競技真的不只是打打遊戲而已,你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有可能成為無法替代的那一個。賽場是很殘酷的,除非你不渴望成績,你什麼都不想得到。”

新京報記者 趙雪

編輯 韓雙明 校對 陳荻雁

延伸閱讀  2021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合作伙伴名單公佈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