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強城市GDP:廣州逼近深圳,武漢領跑,西安掉隊


深圳前三季度增速只有7.1%,大幅跑輸了全國平均增速,比受疫情影響的南京還要低,增速在GDP十強城市中墊底。

作者:子非魚

隨著昨天深圳統計局公佈2021年前三季度GDP資料,截止到現在,頭部城市的前三季度經濟資料全部出爐。

本號根據各城市統計局的資料,梳理成了一個直觀表格。統計的城市,是24個萬億GDP之城。

截止到2020年,內地GDP突破1萬億的城市共有23個,東莞去年因為疫情影響了出口,經濟受到影響,所以未能在去年晉級。

不過,2020年年末東莞的GDP為9650.19億元。這意味著,2021年,東莞幾乎閉著眼睛都能邁入萬億GDP俱樂部,所以本號將東莞也納入了統計,合計24個萬億GDP城市。


1、上海前三季度GDP首次超越3萬億,北京逼近3萬億。

上海、北京不僅規模超大,增速同樣很快,如同大象在奔跑。

上海前三季度GDP增速為9.8%,與全國平均增速持平。前三季度GDP相較於去年前三季度,增長了3564.74億元。

上海能夠快速恢復增速,戰略性新興產業功不可沒,尤其是新能源汽車。

根據上海統計局披露的資訊顯示,前三季度工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完成工業總產值11188.39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5.9%,兩年年均增長11.8%,分別高於規上工業2.6個和5.9個百分點。

其中,新能源汽車產業大幅增長2.3倍,數字創意產業增長29.2%,新能源產業增長27.2%,高階裝備產業增長16.3%,生物產業增長16.1%,節能環保產業增長16.1%,增速均高於規上工業平均水平。

此外,前三季度,汽車類零售額比去年同期增長22.2%。其中,新能源汽車類零售額同比增長136.4%。

北京前三季度表現得更猛,在GDP規模如此大的情況下,增速居然達到了10.7%,高於全國平均增速0.9個百分點。相較於去年同期的增量為3993.5億元,增量位居全國第一。

在如此增速和增量助攻下,北京拉近與上海的距離。北京能有如此表現,一方面歸功於其規模以上工業。

前三季度,北京的規模以上工業增速高達38.7%,不但遠高於全國平均增速,也遠高於其他省市,可謂一柱擎天。

另一方面,在於北京在進行了多年疏解非首都功能之後,又開始將優質產能攬入自己懷中了。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北交所的批覆,意味著北京的金融產業將進一步做大做強。同時,北京依靠政策優勢,搶到了小米汽車。說明,北京將落後產能疏解後,現在要大力度佈局優勢產能。

延伸閱讀  恆天財富:共同富裕下的投資機會

這些東西,將進一步鞏固北京的經濟地位。

2、廣州拉大與重慶的差距,縮小了與深圳的差距。

廣州夾在深圳與重慶之間,本來是很不利的位置,一方面要避免被深甩開,另一方面又要應對重慶的追趕。

2019年重慶距離廣州只有23億元,2020年三季度,重慶反超廣州。結果,廣州在四季度猛發力,成功守住了第四城席位。

2020年,廣州GDP為25019.11億元,重慶為25002.79億元,兩者之間的差距只有16.32億元。

到目前,廣州2021年前三季度較廣州77.23億元,儘管差距仍不是很大,但相較於之前拉大一些。

深圳前三季度增速只有7.1%,大幅跑輸了全國平均增速,比受疫情影響的南京還要低,增速在GDP十強城市中墊底。

深圳之所以跑輸大盤,主要是規模以上工業拖後腿了。

深圳統計局披露的資料顯示,前三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只有4.8%,兩年平均增長3.2%。這一增速還不到北京增速(38.7%)的零頭。此外,深圳房地產低迷也有一定的影響。

製圖:城市財經;資料:各城市統計局

在這種背景下,深圳的領先優勢,被廣州縮小。

去年前三季度,深圳領先廣州2311.12億元,去年年末,深圳更是領先廣州2651.13億元。現在,縮小至1762億元。

這意味著,除了上海、北京的位置比較穩固,第三第四和第五的席位,依然存在較大變數。

3、成都有望年底突破2萬億。

成都前三季度GDP規模高達14438.75億元,增速為10%。規模較去年同期增加了1562.25億元。

以此計算,前三季度平均每個季度完成了4813億元。一般來說,四季度都是各城市發力最猛的季度。這意味著,到年底,成都有可能會邁入2萬億,和深圳、廣州、重慶、蘇州一起,組成2萬億俱樂部。

要完成這個目標,成都四季度需要實現5600億的GDP目標。這很難,但也不是沒有可能。

京滬深從1萬億到2萬億,用時6年。廣州、重慶用時7年。去年剛躋身2萬億俱樂部的蘇州,從1萬億到2萬億用時9年。

延伸閱讀  海通證券:黃金坑凸顯 為節後股指的反彈奠定了良好基礎海通證券指出,週三市場借外盤大跌影響和國慶長假效應再次出現殺跌,近期連續的下跌使得累積的獲利盤進一步得到消化,市場風險得到集中釋放,回踩和洗盤動作在節前做得比較徹底,黃金坑凸顯,為節後股指的反彈奠定了良好基礎。建議投資者多加關注低位低估值品種,尤其是以上證50為代表的大藍籌板塊,指數最新估值僅13.36倍,整體估值水平較低,近期技術形態逐漸走強,有望引領大盤率先企穩反彈。

成都2014年邁入萬億GDP俱樂部,如果年底能夠晉級,用時和廣州、重慶一樣。

4、武漢增速領跑,南京保住前十。

武漢增速領跑,所有人都不會驚訝,畢竟去年武漢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經濟下跌最多,經濟基數變小,增速自然就大。

南京有點讓人意外,因為第三季度,南京受本土疫情影響,很多人覺得前三季度南京會被天津超越,掉出前十。

但結果南京最終還是保住了前十的位置,也足可以證明南京這座城市的經濟韌性。

四季度,南京將猛力衝刺,已經不會再給天津機會了。

5、青島增速亮眼,挑戰北方第二城寶座。

青島前三季度GDP增速高達10.7%,兩年平均增速6.3%,在24個城市中,增速位居前列。

在這種速度之下,青島縮小了與天津、寧波的差距,並擴大了與無錫的差距。

青島其實和廣州的位置很像,自從被寧波超越後,青島一方面要追趕寧波,另一方面又要避免被後面的無錫迫近。

為了應對這種尷尬局面,青島對症下藥,決定提振工業。青島當年本就是以工業立市。所以,年初青島就打算來一場尋根之旅,也即提升製造業的比重。

青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前三季度,青島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7.9%,快於規模以上工業6.6個百分點,兩年平均增長8.1%。其中,電子及通訊裝置、醫療儀器裝置及儀器儀表製造業同比分別增長20.9%、28.0%。

在這些資料助攻下,青島將與寧波之間的差距,從去年前三季度的22.75億元,微微縮小至22.54億元。同時,將與無錫之間的差距,從去年前三季度的42.1億元,擴大至281.34億元。

最關鍵的是,將與天津之間的差距,從去年前三季度的1355.84,縮小至現在的1100億元。按照青島目前的增速來看,未來五年內,青島有望超越天津,成為北方第二城。

6、鄭州、西安失速,東莞加速。

鄭州失速很正常,畢竟又是洪水又是疫情,嚴重影響了河南的經濟發展。這種背景下,鄭州被長沙擴大了差距。

西安前三季度GDP增速只有5.7%,遠遠低於全國平均增速。

這一資料讓西安奪得了多個倒數第一,增速全省倒數第一,24個萬億GDP城市中倒數第一。

延伸閱讀  四川省地震局致歉!

何以如此?從西安統計局披露的資料來看,主要是兩方面原因,第一是工業增長放緩,第二是固定投資失速。

西安統計局資料顯示,全市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8%,這一增速和深圳有的一比。

此外,前三季度,全市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下降5.6%。

再看東莞。東莞因為是外貿型城市,對外依存度非常高,位居全國第一,比蘇州、深圳的對外依存度都要高。正因如此,去年疫情期間,外貿影響較大,所以東莞去年全年GDP增速只有1.1%,錯失了晉級萬億GDP的機會。

進入2021年,隨著外貿出口快速增長,東莞也得以快速恢復。去年年末,東莞經濟位列全國第24位,現在前三季度GDP超越了福州、西安,位列第22位。

從增速來看,9.1%的增速,說明東莞還未完全恢復。要知道,2019年年末,東莞的排名是第19位,從目前的形勢來看,想要超越合肥、濟南,重新奪回第19位,比較難。

Scroll to Top